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千恨,你真该死!”
无根生越是见到千恨这副风轻云淡、漠不关心的模样就越是愤怒,情不自禁地爆发出磅礴的咒力。
他双拳握得极紧,全身弥漫着咒力光辉,竟然比与天一战斗时的气息还要强出一截。
“无根生,你迷失了自我。”千恨微微摇头,精致的小脸露出一丝惋惜,轻声道。
文娛大崛起
她是堕渊第一个无秽生,是看着无根生成长为一位强大的无秽生的。
可以说,她曾对无根生抱有期望,可无根生最终没有成长为她期望的存在。
无根生释放出的咒力碾碎了桌子与椅子,气势汹汹地道:“是你迷失了自我,我们被局限于堕渊无法前往其它世界,除非将其它世界化为我们堕渊的一部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整个堕渊!”
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千恨,身为最为古老的无秽生,居然也帮助无垠天的人,而且帮的还是无垠天最强者。
千恨笑吟吟地朝后方飘出几米,略有深意地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等那个家伙复苏不就行了。”
青春如歌
她的这句话一出,堕渊中出现无尽暗红闪电,将天地撕裂,有着血雨洒落。
“切!”
无根生离开了,带着愤恨与不满。
只差一点,就能看到血堕天一与无垠天的生灵自相残杀,可这一切都被千恨破坏了。
现在的天一,比起之前与他战斗时更强,经历血堕而回归自我,就相当于进行了一次脱变与升华,算是一场大机缘。
“无根生……何必追逐路尽,路尽之后未必是你想象的那般美好。”千恨的目光有些黯淡,自言自语。
她的目光又透过了无尽时空,观看着无垠岛上的变化。
……
无垠岛,天一右手持着长剑,目光冷淡地盯着罪。
至于魔殇,被他无视了,反正是一剑秒杀的货色。
“罪,之前我想停战你不干,现在我们无垠天的最强者回来了,你再想休战怕是不可能了。”仙主笑眯眯地迈步,从另一边走来,挡住了罪的去路。
之前他想和平收战是因为战局不利,而现在天一回来连斩四个无秽生,当然不能让剩下的两个无秽生安然无恙地离开。
崛起主神空间 你可以叫我老金
罪开口威胁:“真要拼个鱼死网破,你们也不会好过,至少无垠岛会成为废墟!”
他素来冷静镇定,然而此时却有些慌张,甚至后背都是冷汗。
轰!
就在此时,一颗阴阳点在无垠岛上空出现。
无根生从中走出,目光森寒地盯着天一,沉声道:“你还真是好命,居然被千恨那个混蛋救了。”
他到现在一想到辛辛苦苦设计的谋划居然被自己人给破坏了,就恨的要炸。
天一手中的长剑握得更紧了,杀机毕露:“无根生,你还敢出现,就不怕我斩了你吗?”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剑就已经挥出了数万次。
金牌寵妃
瞬息之间,数万道无形剑气斩出,穿透空间袭向无根生。
“真以为侥幸活了下来就能对抗我?天真!”
无根生冷冷开口,弹指间咒力弥漫,挡住了所有的无形剑气。
身形一闪,他就出现在了天一身前,右手抓向天一的脖子。
他要捏碎天一的脖子,让无垠天最强者死在他手中。
“葬灭!”
天一轻轻开口,无形之力释放。
明明他与无根生的距离很近,然而无根生的手却无法抓住他。
他与无根生的距离变为了无限远与无限近,处于一种特殊的极点。
无根生察觉到了异常,刚想后退,却是被周身的无形之力吞没。
億萬婚約:拖油瓶誤惹神秘首席
他反手一掌轰出,破开了无形之力与混乱的时空。
简单的交手后,天一与无根生的距离徒然变远了。
“多元剑灭!”
天一单身持剑斩出一剑,终于出现了一道剑光,以斩灭一切之势瞬间欺身到了无根生近前,斩向无根生的脖子。
莎士比亚悲剧喜剧全集·第二册:李尔王·麦克白·雅典的泰门
然而,无垠岛上的空间却没有破碎,只是无根生的头颅与身体直接分离了。
“涉及到了多元与多维的一剑。”仙主瞳孔微缩,自语道:“多元宇宙与多维时空的极尽之力融于一点,又以虚与实结合,最终化为了这惊艳的一剑。”
从这一刻开始,他终于知道了自己与天一的差距。
不愧是天一,世间最强之名当之无愧!
“明明看上去是毫无力量的一剑,为何能将无根生斩首?”十二神将中的一个神将感到很疑惑。
在他的感知中,天一刚刚斩出的一剑威能极弱,没有丝毫的能量泄露出来,连空间都未曾斩碎,按理来说随便一个诸天至高存在就能抵挡才对。
公子无齿:诱捕爬墙小娘子 凌凌七
无戟开口呵斥:“蠢货,这一剑已经超出了你的理解,达到了你无法想象也无法其及的程度,所以你才看不出真正的强大。”
其实他也难以理解天一斩出的这一剑,然而他却近乎直觉似的感觉到了那一剑的真实威能足以斩杀多元宇宙与多维时空的一切生灵。
无视多元、多维、超多元、超时空、超次元的一剑,是他凭生所见的最强之力。
在无垠岛无数人惊诧的目光下,无根生的头颅与身体连接到了一起,很快就恢复如常,面色复杂地看着天一道:“竟然走到了这一步,看来血堕之后回归自我让你真正成了气候。”
他明白,以后再也无法和之前一样轻易玩弄无垠天了。
魔主焚天
因为无垠天也诞生了一个领悟了多维、多元、超次元等,也就是说领悟了路尽之力的人。
我的兒子是只公
天一已经和他处于同一层次!
“滚吧!”
天一开口喝道,双目中的杀意丝毫没有变弱。
可他也明白自己杀不了无根生,领悟了路尽之力就相当于半步路尽级,是不可能被同级别的存在杀死的。
除非,真正的路尽级出手!
“走!”
无根生朝着罪和魔殇开口,而后转身进入了阴阳点消失不见。
罪和魔殇见状连忙冲入了阴阳点,随后阴阳点消失,意味着这次无秽生对无垠岛的袭击落幕。
然而看着几乎半废的无垠岛,所有人都高兴不起来,这场战斗失去了太多,没有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