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说话的人一身竹青色松纹捻金丝锦袍,生的虽是长眉星目,十分英气,又通身一派天家贵胄的气度,可他眉眼间却是蕴含着温柔的笑意。
比起威严的帝王、英武的鲁王,又或是比起年少的堇王和此刻一脸阴鸷的苏执,昭王苏涵瑞则是多了几分邻家长兄般的儒雅气度。
实则苏执平日在王府温柔起来,也是有一股子书卷气的,但那书卷气却掩盖不了他内里的凌厉和锋芒。
昭王是不一样的,他的儒雅是自内而外散发的。
即便是他的长相仍有一种能挽弓如满月的力量感,丝毫不显得羸弱,但他那种平和的气度却是使得他整个人的五官看起来柔和了许多。
“四哥,你可别偏帮这小子了,我看老九说得对,堂堂一个王爷,哪能见着好看的女子便喊着要娶回家去?”
苏岑开口道,他看着苏婴笑,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九哥~”苏婴又朝着苏执耍赖。
苏执却是丝毫不理会,面无表情道:“有这个时间跟我讲条件,便是二十声嫂嫂也该叫完了。”
说完,苏执一甩袖子,撇下身后的苏婴径直朝着沈落走过来。
苏岑自是高兴看到这场面的,哈哈笑了两声便朝着鲁王府的位子走了过去,而苏涵瑞见劝解不成,便也只朝着苏婴无奈笑了笑,去了昭王府的位置。
“十四哥……”苏婴不死心,转头昂首看着一脸淡定的苏景佑:“陛下救命!”
依照往常的情形,苏景佑大约是要和苏执唱反调的,但今日苏景佑却只是摇了摇头,说的话和苏执方才说的一般无二。
“你也是该受点教训了。朕平日事忙,无暇每日查问你的功课,今日朕却是看清了你平日都是个什么德行。”
雪夜不再來 花語珊
说着,苏景佑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九嫂嫂,九嫂嫂,九嫂嫂……”
半晌后,园子里头响起了少年一遍遍重复‘九嫂嫂’的声音,而苏执此时已经走到了沈落身旁。
鲁王昭王大约进宫时便先行拜见过裕太妃,此时见了面,并未着意上前同太妃说话,只等坐定后,在各自的位置上起身,朝太妃行了常礼。
待行了礼落座,苏婴也刚好受完了罚,这才怏怏不乐地快步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苏婴的身后跟着两个小太监,踩着碎步连忙跟上,只等苏婴同裕太妃行了礼坐下,便忙不迭在他耳边悄声劝慰。
方才先是苏婴的一番话让沈落吓了一跳,随后她立马又被苏涵瑞吸引了目光,此刻才仔仔细细打量起苏婴来。
苏婴看起来不过十一二的年岁,与空泉差不多大,却是比空泉的个子要矮些。
不过苏婴的体型和脸蛋却比空泉圆润,与其说是俊俏,倒不如说是可爱更多些。
此时被身边的两个小太监哄着,苏婴仍是一脸委屈,微微嘟着嘴,衬得他的脸蛋越发圆润了几分。
青春陌影绘之是昔流芳
加之他常年待在宫中读书,少跟外头复杂的人事往来,他的眼神极为纯澈,肌肤也是白嫩嫩的,那脸蛋,越看越像是一个圆滚滚的雪花团子。
再见Boss:助理别逃
“越休。”苏执的声音忽然在沈落身侧响起:“你去吩咐人,把本王和王妃的位置挪到堇王边上。”
“啊?”越休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被苏执看了一眼,这才连忙应下:“是是是!”
众圣之门
不仅是越休惊讶,沈落也是有些吃惊,她瞥了苏执一眼:“干嘛非要坐过去?”
苏执却是不答,转而说了别的:“你和万贵妃一起来的?”
沈落点点头,下意识看向万沛儿。
此时的万沛儿已经在苏景佑下侧最近的位置坐下了,虽是神情有些扭捏,但好歹已经和苏景佑说上话了。
“走吧。”苏执伸手将沈落的手握住,拉着她一齐朝着堇王边上走过去。
实则沈落的目光还落在万沛儿身上,哪知越休的动作竟这么快,已经将摄政王府的位子挪好了。
正在苏执拉过沈落便走的时候,万沛儿一转头正与沈落四目相对,便看见沈落和苏执拉着手。
鬼丫头的桃花师兄 风浅浅
暖香
万沛儿朝着沈落挤眉弄眼,沈落只得尴尬地笑了笑。
苏执拉着沈落到了堇王边上,自然是苏执挨着堇王坐着。
在这空当,鲁王妃不知何时也出现了,正走到了鲁王身边,两人耳语了几句,模样甚是亲昵。
鲁王妃身材娇小,尤其在身形高大的鲁王身边,乍一看去显得格外小鸟依人,但仔细一看,鲁王妃却是长着一张美艳的脸。
微尖的下巴,红艳的嘴唇,一双眸含秋水的凤目,堪拟春半桃花。
所谓瑰姿艳逸,想必说的就是她这样的美人吧。
你是我的幸福吗
似是察觉到了沈落的目光,鲁王妃忽而朝着沈落看过来,两人四目相对,鲁王妃先笑了笑,随即转开脸去同太妃说话了。
沈落常年在南戎王室,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但在中原,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瑰艳的女子。
比起暮江以南的异族三国,中原自然不乏美人,但是中原的美人大多只是姿色出众,风情却是平平。
像鲁王妃这样贵为王妃的女子,她却是没有寻常中原美人的拘谨,反是有种魅惑,这在中原着实是罕见的。
想来是因为她常年与鲁王一起在外游玩,两人无拘无束惯了,便没有了皇城中人的那种拘泥。
这样想着,沈落收回了打量的目光,一偏头,却是正好看到了苏婴。
NBA之后卫无敌
槿年蜜恋 墨小槿
虽是隔着一个苏执,但苏婴的身子前倾,一双手肘搁在桌上托举着脑袋,如此,便正好与沈落打了个照面。
苏婴的脸猛然一红。
大约是经历了方才的事,此刻的他看见沈落,便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然是没有地缝可钻的,而苏婴好不容易平复了心境,抬起头想偷瞄一眼苏执的神色,却是正好看见苏执的手指落在沈落的唇上摩挲着。
“吃东西也不知道矜持些……”苏执无奈道。
实则方才是沈落与苏婴对视,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便拿了一块点心喂到了嘴里,却不知怎么竟是留了些碎屑在唇上。
正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苏执的举动有些过于暧昧亲密了,苏执便移开了手指,不等沈落说话,苏执却是说了一句更孟浪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