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没过一会,何应求和李杰一起走出了家门,马不停蹄地前往附近的卖场。
(1960年,牛奶国际公司及连卡佛的子公司大利连有限公司在香江中环开设大利连超级市场,这是香江第一家超级市场。
京城三少①:老公夜敲門 吉祥夜
很快,大利连超市就迎来了扩张,先后在各区开设分店,自80年代起,大利连正式更名为‘惠康’
所以,主角去超市买东西,很正常,不要意外)
孩子刚出生,妈妈就不见了,吃的问题必须先解决,没有‘宝宝粮仓’,只能用奶粉顶上。
除此之外,婴儿的衣服、纸尿裤、奶瓶等日常用品也得备齐了。
七十年代末的香江,经济已然开始腾飞,只要有钱,市面上有的东西全都能买到。
不过,何应求毕竟年纪大了一点,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比较差,对于母婴用品不是特别熟悉。
如果不是李杰在他身边参考,恐怕会遗漏不少东西。
卖场货架前。
何应求悄咪咪的瞥了一眼货架上的价钱,动作为之一顿。
“有求?这个纸尿裤就不用买了吧?用尿布不就行了吗?”
李杰笑了笑,拿了几包纸尿裤放进了购物车。
“大哥,尿布洗起来太麻烦了,这东西多方便,用完了就扔。”
早在20世纪40年代,瑞典人鲍里斯就发明了两件式的纸尿布,外层是塑料裤,内层是由特质的卫生纸做出的吸收垫。
这是纸尿裤1.0版本。
————
不过,由于材质原因,这种纸尿布很容易破损,碎屑会沾满孩子的屁股,但凡家里有小宝宝的人都知道,出现这种情况会多么的……麻烦。
宠妻当道
尤其是火气重的孩子。
相公請束手就擒
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1.0版本的纸尿裤并没有推广开。
直到六十年代初,宝洁公司推出了第一款商业化的纸尿裤,这款产品曾被《时代》周刊评为20世纪最伟大的100项发明之一。
这是纸尿裤2.0版本,不过在吸水量上,与如今用的纸尿裤还有较大的差距。
直到八十年代,高分子吸水材料应用于纸尿裤,吸水性能大大提升,至此,纸尿裤开始走进千家万户。
这些东西,何应求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纸尿裤价格很贵,用起来不划算,只是对于自己这个弟弟,他着实没有太好的办法。
这小子打小就特别有主意,而且随着小弟画符功夫见涨,小弟也有了小金库。
刚才进卖场之前,小弟就说过,这次买奶粉、尿布的钱全由他出,就当是送给小孩子的礼物。
所以,何应求也没有太过坚持。
他又不是没带过孩子,小弟就是他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洗尿布是什么滋味,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行吧,反正是花你的钱,你自己决定好了。”
片刻后,两个各自提着两大袋东西走出了卖场,虽说花的不是自己的钱,但一想起刚才买单时的数字,何应求还是不禁有点肉疼。
三千多块钱。
普通打工仔两个月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这小子,真是个败家子!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这么败家呢?
何应求心里默默做了个决定。
不行!
以后家里的钱千万不能让这小子掌管!
否则,万贯家财也挡不住这么花。
赶往医院的路上,何应求不由扪心自问。
来香江是不是来错了?
小弟在内地的时候可是很懂事,很节俭的。
资本主义,果然害死人!
纨绔世子妃
老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小弟这是被糖衣炮弹腐蚀了啊。
以后小弟画符的钱减半吧。
剩下的钱,我给他好好留着,眼见小弟越长越大,自己都快五十了,何家传宗接代的重任只能交给小弟了。
何应求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排的李杰,心里暗道。
‘小弟啊,大哥都是为了你好。’
‘千万别怪大哥。’
如果李杰知道便宜大哥的内心活动,大概率会付之一笑。
这点小钱,洒洒水啦。
随便出一趟任务就能赚回来了。
何况,马小玲又不是外人,给她用,不吃亏。
一路无话,兄弟二人赶到医院后,在护士的指引下,顺利的找到了马丹娜。
病房内,马小玲正呼呼大睡,马丹娜看到两人手上提着一大袋东西,轻声道。
“师弟,麻烦你了。”
重生混元道
“师姐,你这可就见外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何应求微微一笑,大包大揽道:“对了,师姐,以后如果你要出去,就把孩子送到我家来吧,有求带孩子肯定没问题。”
李杰见状心里暗笑,便宜大哥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
哪还有一丝肉疼的样子?
而且连商量都不商量一下,转头就把自己给卖了?
真是‘重色轻弟’啊。
马丹娜闻言目光一转,看向了身后站着的李杰,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嗯,也好,有求这孩子,打小就独立,孩子让他带,我放心。”
说着说着,马丹娜又想起家里的那位‘大龄儿童’马叮当。
邪王寵妻:異界煉丹師
这丫头,越长大越不让她省心,一天天的,不着家。
如果让她来带孩子,马丹娜还真有点不放心。
两人三言两语,就把孩子的问题给定下了,谁也没问李杰这个当事人的建议。
逼上梁山
虽说李杰拥有者丰富的奶爸经验,并且也愿意带马小玲,但便宜大哥这么做,明显有点不地道啊。
这是拿自家小弟来讨好‘意中人’啊。
何应求喜欢马丹娜,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但马家先祖马灵儿曾定下家规,马家的女人不可以结婚,不能为男人流眼泪,而马丹娜素来遵循马家的祖训。
正因为了解马丹娜的为人,何应求从未向马丹娜表达过个人情感。
他爱的很克制,他也不想让马丹娜难做。
所以,马丹娜并不知道何应求喜欢她,对于何应求的关心,她只当是师姐弟间的帮助。
“有求,以后师姐不在的时候,就麻烦你帮忙照顾小玲了。”
李杰莞尔一笑:“师姐,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带小孩也不费什么功夫。”
何应求眼见小弟如此配合,脸上不禁露出满意的笑容。
‘嗯,这画符的钱,还是如数给小弟吧,他这么大手大脚的,养孩子,肯定要花不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