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
我心头咯噔一下,不妙的感觉愈发浓重,龙盟主这反应真的不太正常。
“虽然是我自创的,但因指法的诞生时间不长,且偏重于细节掌控,难度太高了些,我目前只是小成罢了,但估计数十年后能大成……,应该吧?”
盟主到底是回答了,话说的有些不自信。
我看不见自家的脸,但知道一定是锅底般的黑!
“还能换拳法不?”
试探的问了一句。
人體詭話系列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
“男子汉大丈夫,言而有信是基本原则,岂能出尔反尔?姜堂主是要让本盟主看不起你吗?”
龙盟主眼神严厉起来。
暗中大骂他混账,但也知道铁板钉钉了,没得反悔。
“那好吧,我还选指法好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这样才对嘛。”龙盟主语气轻快了不老少。
“你那拳法可是大成了?”
我不甘心的问。
諜血青春 孤舟無槳
“当然,区区拳法难得住本座吗?”
龙盟主傲娇的很,下巴微昂。
“那你修行拳法和指法的时间是否接近?”我带着期盼的追问。
“同时修行的,没有先后之分。”龙盟主眼神中都是戏谑。
这话瞬间证明了一件事,那劳什子的指法比拳法可要难参悟的多了。
欲哭无泪是我此刻的心情,还不能表现明显了,真来气。
“你个天赋异禀的怕啥?世上能有你参悟不了的东西吗?喏,这东西你藏好了,千万不要遗落,都记住后就一把火烧掉,要是外传了出去,我可是要追责的。”
龙盟主才不管我是否沮丧呢,将不知从哪翻找出来的东西塞到我手后大笑着踏步前行。
我下意识接过,低头一看,是本薄薄的书,封面上干巴巴的写着两个字:指法。
“盟主,你就这样起名的吗,就叫指法啊,没有什么霸气点的名头吗?”
我急急追过去,满心不解。
“不瞒姜堂主说,我起名总是达不到预想效果,就像是魔王獠牙目前被称为散修联盟,其实我万分不满意这个名头,以后一定要想个霸气的名号来替换掉。
魔王獠牙够霸气,但臭名远扬的,我不想继续使用了,借着异界入侵正好洗白了它,不说变成正派吧,也不能是人人喊打的存在,哪怕做邪派也成。
夜凉欢:邪王的冷妃 叮雨叮蓝
这名号吗,等我想好了就公布出去。
至于指法啥的也是一样的缘由,我暂时没想好名称,等想好后一并更名吧。”
龙盟主一解释,我倒是说不出啥了。
只感觉这人奇葩的厉害,行事风格不可捉摸、变化无常。
“得,人家保留命名权,我没什么意见,那就等以后他想好名头时再更名好了。”
我将不起眼的薄书塞进衣襟口袋中。
眼下不是参悟时机,我们还被困在阵法之中呢。
随着龙盟主到了法具影像出现过的位置,装模作样的找寻一番,果然一无所获。
就说嘛,对方不会傻到等着我们循迹而找。
一无所获的转了回去,龙盟主示意没有发现。
白牙堂众人配合着演戏,齐齐表现出失望神色来,其实他们心头明镜也似,找阵眼是幌子,单独和我这个新任的白牙堂主说话才是目的。
没谁傻得点破这层窗户纸,包括气哼哼的姜照筒子。
她传音询问于我,被我一句‘佛曰不可说’怼的老大不乐意。
一年追杀期满之后,就得转为五十年成就大战了,我得有多缺心眼才会如实相告?
禦雷重生:第壹戰神公主 火柴很忙
姜照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了吧?
再度修整了半个小时,龙盟主开始暴力破阵。
指挥着白牙堂所属结成法阵,帮着他轰击禁制阵法薄弱处。
轰轰的爆炸声将人震的头晕目眩,但眼看着禁制壁垒松动了,尤仙子四位大能闪现出来,蓄势好的大招轰向龙盟主和白牙堂法阵。
得,刚有点起色的破除工作被打断了。
刑偵壹隊之人皮面具 蝦小飛
人家也不恋战,无视龙盟主的怒骂,从禁制门户钻了出去,禁制内重新陷入平静。
这是软刀子杀人,太阴毒了!
这作法气的龙盟主暴跳如雷,但还没有什么好办法应对。
但他不甘心啊,如是,再三试验。
每一次欲要见到曙光时,就被对方出手打断进程,从而回到原点。
即便龙盟主发狠的施展出几个大手段再度打伤了尤仙子他们,用处也不大,人家就是这种困敌之法,任你功参照化也得生受着。
时间就在拉锯战中飞逝着,转眼间,两整天过去了。
这期间我们尝试过多种方式,但都无功而返。
又是一次集结式暴力轰击,这次完全不一样了,‘咔咔咔’的声响密如连珠传来,强悍不可破的超级禁制只挨了一下就碎裂了。
“什么情况?”
龙盟主愣在当场,但其实我心头早就有数了。
因为,代表李穆滨和筐婆婆的红点,早在五分钟之前就向着远方遁飞而去了,看方向,正是异界巨坑那边儿。
他们使用定位功能追杀于我,因着此功能只能使用一次,所以,此刻起只有我能定位他们了,他们没法再度定位于我了。
可是,他们还能定位姜照。
反而是姜照失去了定位我们三个的能力。
她驰援来此的行动等同消耗了定位我们仨的功能,这是无奈之事。
即便我早就晓得对方已经撤走了,也不能提前出声,没得引发盟主更多的怀疑,那就得不偿失了。
禁制碎裂后,阳光普照大地,眼前正是沐浴在下午阳光中的福狮县。
相比两天之前赶庙会的热闹,此刻的福狮县大街上除了我们一行人之外,只有巡逻的士兵。
突然发现我们这些人,士兵们如临大敌的举起武器,用喇叭喊话,让我们抱着头趴在地上,敢反抗就要杀无赦。
我无语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龙盟主对着那边的装甲车勾勾手,示意某军官上前说话。
但人家又不傻,哪会靠近?
反而是装甲车前方作战孔挪开金属挡板,重机枪透出,对准了这边。
这是一言不合就开火的架势。
“至于吗?”龙盟主不悦的嘀咕着。
“至于啊。”我心里话了:“福狮县发生了这么恐怖的事件,军队如此行动再合理不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