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萨拉多夫最可怜的是他根本没得选,因为谁也别想让叶罗辛改掉那一身贵族臭毛病,这个家伙总是要不自觉地彰显自己的高贵,总是要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哪怕是会搞砸工作也在所不惜。
反正萨拉多夫觉得第三部一点儿都不专业,如果他是奥尔多夫公爵肯定第一个就要撤掉叶罗辛之类货色的职务,太外行了,就这么搞情报能搞到什么。
【难怪在国内第三部总是抓不到那些真正的叛党,连最基本的伪装都不懂,还能干啥!】
萨拉多夫一边咒骂着不给力的上级,一边慢悠悠地转回了在布达租下的小公寓,在公寓里打了一个转转,重新换上了另外一套衣物以及去掉了脸上的伪装之后,他才叫了一辆公共马车返回佩斯。
是的,萨拉多夫并不住在布达,这也是他这几年工作的经验。没到一处新的工作地点,他总是尽可能地多安排几个窝点。这样就算暴露了也不会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
亲爱的小朋友
【如果那个混蛋肯把上头拨下来的钱多下发一点,而不是贪墨掉用来维持那一身所谓的行头,老子的工作要轻松得多!】
一想到上级拨下来的经费都被叶罗辛花费在了奢靡的服装、车驾和住宅上萨拉多夫就觉得痛心疾首。那些钱如果能给他,不!哪怕只有一半能到他手里头,那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啊!
而现在全都被一个猪猡给挥霍掉了,根本是一点价值都没有。萨拉多夫很是痛心疾首,不住地咒骂着不靠谱的叶罗辛以及更不靠谱的上级们。
就这么兜兜转转,萨拉多夫终于返回了佩斯,这年头因为塞切尼桥还没有建成的关系,要从布达到佩斯还真是麻烦,还等等船渡河,往返一趟,基本上一个上午或者下午就泡汤了。
当萨拉多夫赶回到佩斯的国防委员会时,已经是下午两点,这已经是上班的时间了,作为国防委员会的小秘书之一,他的主要工作就是伺候国防委员们,其实就是打杂,帮着端茶倒水,帮着跑东跑西,反正是个挺磨人的工作,因为不管在哪一国老爷们总是比较难伺候的。
“亚当,你终于来了,快点!费奥罗先生正在找你呢!”
萨拉多夫赶紧向同事道谢,这得益于他良好的交际能力以及不差钱的收买人心能力,同事们都喜欢这个出手大方嘴巴又甜的同事,每每能给他传递信息或者打圆场,帮他解决了不少因为叶罗辛的不专业带来的麻烦。
“谢谢了,丹尼尔,下班了请你喝酒!”
招呼了一句之后,萨拉多夫赶紧往办公室主任的办公室跑,那位费奥罗先生正是办公室主任,其实就是管着他们这群打杂的小兵兵的一个稍大点的小兵兵,说白了也是个大号的打杂的。
霸道厂公
不过萨拉多夫听说过这位费奥罗跟科苏特有点关系,好像是当年资助过科苏特参加选举,算是科苏特的心腹之一。虽说这个费奥罗因为能力有限只能干点打杂的工作,但是就算打杂那也不是一般的打杂,是打杂中的战斗机。
好吧,这有点扯远了。反正萨拉多夫是极为重视费奥罗,平日里不仅仅是恭敬有加有求必应,甚至都有点谄媚的意思。只不过么,这个费奥罗并不是怎么看得起萨拉多夫,所以哪怕是萨拉多夫一路跪舔人家也看不上,都不稀罕搭理他。
最后萨拉多夫被逼得没办法才只能另辟蹊径设法勾引了贝尔塔兰的心腹利克里奇的女儿,走吃软饭的路线才换了一个更靠近核心和机密的岗位。
超级护花保镖(全能保镖) 笑笑星儿
“费奥罗先生,抱歉,中午有点事情耽搁了。听说您正在找我?”
誰的青春不荒蕪
费奥罗其实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心里对萨拉多夫是一肚子的邪火,换做是以前肯定是好一通训斥,给这个耽误自己时间的小崽子教训个一头一脸。
但现在不行了,因为之前利克里奇已经走通了关系,调令都给他发过来了。虽然利克里奇不过是贝尔塔兰的狗腿子,而他是科苏特的心腹。但是吧,狗腿子和心腹也得看能力。
利克里奇是贝尔塔兰的助理,而他不过是国防委员会的办公室主任,平日里也就是管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真正跟科苏特说话的时间都少。相比之下,贝尔塔兰跟科苏特更加亲近,而且贝尔塔兰的职权更大,所以利克里奇这个狗腿子也就比他这个心腹有牌面,连带着他也得给对方几分面子。
费奥罗虽然看不上萨拉多夫,但谁让利克里奇看得起人家,准备收人家做女婿呢?所以他多多少少也得给萨拉多夫一点面子,至少不能像以前那样呼来喝去抬手就打张嘴就骂。
—————
“干什么去了!”不过费奥罗拿腔拿调还是有一手的,他依然教训了萨拉多夫几句:“不知道我们的工作就是服务各位委员吗?你这一走一上午,人影都见不着,还怎么提供服务啊!”
无极剑主
萨拉多夫赶紧陪着笑脸解释道:“抱歉,主任。是利克里奇先生吩咐我去做一些事情耽误了,以后我一定注意,请您息怒!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利克里奇这个名字让费奥罗有点吃味,心说你小子这就是拿老丈人来压我啊!一步登天翅膀硬了干呲牙了是吧!今个儿我还就告诉你了:“行吧,下不为例吧!准备准备,立刻跟我走一趟吧!”
很显然费奥罗这也是个吃软怕硬的主儿,他是一点儿都不敢得罪利克里奇。
萨拉多夫先是一愣,继而问道:“主任,去哪儿啊?”
费奥罗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道:“你小子不是法语挺好吗?外交部那边的法语翻译临时有事腾不出人儿,今天就由你来客串一下翻译!”
庶出狂妃
萨拉多夫点头哈腰地问道:“这是要招待法国客人啊?”
神雕生活录 荣若
宅女的逆袭 又一宵
费奥罗却没有回答,而是白了他一眼:“少问那么多,等会儿管好你的嘴巴,不该听的不该看的都别管,老实做好你的事情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