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现场的轰鸣声已经完全诠释了这一切。
这是今年第三个150公里级别的投手了。
今年的表现来看,降谷和球速在146左右到151,本乡正宗比他慢一些,虽然最高速150,但是最低速要低好几公里。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本乡正宗是超水平发挥,他的球速还要再慢一些。
不过,本乡正宗的控球力在那里,慢一些也没什么。
仙道第一球虽然达到了151,现场的观众却不知道,这一球是接近满速还是接近低速的,还很难判断。
但是,这一球外角低,却像所有人表明了他的控球力很好。
所以说,他的球速和本乡(超水平发挥的本乡)同一级别,还是更快,就成了观众们期待的了。
“仅仅一球就证明了,仙道君控球力很好啊!
虽然对巨摩大一方有些抱歉,但是我想说的是,这场比赛可能已经结束了。
我想不到任何办法,在这样的投手手上两局追平甚至反超七分的分差。
这还是在青道不得分的情况,他们还有最后一局的攻击。”解说在疯狂之后,发表了自己的感叹。
“说的也是,虽然仙道君现在看起来很疲劳,但是我想不至于连两局都投不了。
而且青道还有两名主力投手没有上场!
分差太大了!”车先生接口道。
不过,两位解说还是对巨摩大的少年们嘴下留情了的,不好意思直接说比赛已经结束了。
在两位解说以及观众们看来,两局六名打者,如果碰不到球的话,只需要十八球,最多不会超过25球。
哪怕看起来有些累的仙道,也没人会相信他的体力抗不过去。
而且这还是在他们不知道仙道有没有变化球,只是直球来进行的估算。
哪怕很烂的变化球,在这种直球的加持下,对于高中生来说都会变成魔球。
“骗人的吧!!!
150公里以上?
是谁说女孩子发育早所以15到18岁,身体素质差不多的?
今年都已经出了三个这样的家伙了!两个十六一个十五!”一之濑大声吐槽道。
“那只是说的平均值而已!
而且你心里很清楚不是吗?”小泽斜了他一眼,平静的戳穿她。
“我只是想发泄一下情绪嘛!
真是的!
看到这个很难有人冷静下来吧?
你看东,他都一脸的难以置信!”
随着一之濑指的方向,三人看到,东清国真的有点目瞪口呆的表情。
“我现在有点后怕啊!”东清国感叹道。
“后怕?”一之濑问道。
死亡收费站 完美土豆
“嗯!我在去年暑假见过仙道那小子。
后来我的后辈说,他和泽村差一点就去了同样是西东京的一所学校!
和这个怪物在一个赛区真是让人看不到希望呀!”
“原来如此!”一之濑点了点头。
“还有这么回事啊?”小泽一脸原来如此的说道。
“你不知道?他可是你的男朋友啊!……好疼!”
“他不是我男朋友!
我以前问过他,他说不知道,要等泽村来做决定!
后面告诉我要去青道,说那边邀请他们两个,并且是泽村决定的。”小泽回道。
“说就说嘛!不要动手啊!”一之濑不满道。
“因为说你不会听的!”
“可是你打我也不见得会……什么都没有!”一之濑刚想反驳,但是看到小泽想要听她想说什么的时候,秒怂。
……
“这就是我最想得到的人!
……,唉!”榊教练一脸得意的说道,然后想到明年开始就要和他争夺一个名额了,就开心不起来了。
稻城实业那边,成宫鸣再次炸毛了。
“怎么了?鸣!”
我乃路易十四 九鱼
“我突然想到,他决赛的时候没上场,不就是在小看我们吗?!!”
“额!”旁边人一脸黑线,这什么脑回路,还带跳跃思维的。
“我不是说了他本人不喜欢当投手吗?”原田无奈道。
“对啊!”成宫鸣才回想起,刚刚原田在他们的追问下说了这么回事。
……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御幸接到了第一球,加上解说的那句控球力很好,御幸也明白了仙道执意要投外角球的原因。
两个边角的低球,是最能表达投手控球力的直球球路。
这个球速在展现出这种控球,对于对手心灵的冲击是非常恐怖的。
就像成宫鸣对樱泽学霸队的策略一样。
让对手看不到任何安打的希望,击溃对手的信心,为对手送去绝望。
御幸自己配内角高,对于打者的冲击力自然没的说,但是对控球的展现就差强人意了。
御幸想展现强势,等理解了仙道的配球后,才发现他想的远在自己之上,那家伙想只靠一球就要摧毁对手获胜的信心。
面对没有信心的对手,自然可以投的更轻松。
“真是的!
这家伙和克里斯前辈都一样,掌握人心的手段真是高明啊!
愛情,總在轉身以後
我还有很多要学的啊!”御幸心中笑道。
“这是……什么?
我该做什么才好?”他旁边的打者已经懵了,大脑一片空白。
甚至连回头看板凳席都忘了。
虽然他想问,新田教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于新田教练来说,比赛已经在看到那一球之后,就已经结束了。
剩下的就是让一些选手尽可能展现自己了,而且这场比赛不是没有收获。
看着那想砍人的本乡,新田教练已经够满足了。
“不需要什么坏球呢!
第二球,内角高的直球!”
这一次仙道直接点了点头,第一球摇头并不是故意找茬,投捕搭档本质也不是捕手一个人配球,而是两个人商量。
“刚刚,稍微有点用力过猛了吗?
总感觉身体的感觉有点奇怪!”点头之后,仙道站直了身体,转动整个左臂,来感受身体的状态。
至于球速,用力过猛并不代表球数会更快,毕竟投球是通过姿势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一点,通过瞬间爆发以及高转速,来产生速度和球威的技术动作。
而并不一定是肩膀使更大的力,就一定会更快,需要的是身体整体的融合。
如果发力不对,球速不见得会慢,控球有可能会变差有可能不变,但是却很容易受伤。
就像指叉球,哪怕是一些专业训练师,都觉得会损害身体,但是从运动学家的分析来看,是那些训练师教的动作有些问题。
经过运动学家参与,通过棒球选手以及一大堆相关设备的帮助下,正确的使用身体。
多投指叉球是不会额外损害身体的。
(这个确实有相关研究,随着运动学家介入,棒球对于身体的使用,也越来越科学了。
还有球速169公里那位,受伤不是因为球速过快,也是因为身体姿势有一些习惯不符合人体运动学。
经过运动学家以及仪器扫描了那个人的身体进行研究,结果是那个人的极限球速是能够超过170公里而不伤害身体的,好像是172,记不清了,以前看到的运动学家进行研究时的视频。
科学是伟大的!!)
感受了几秒身体状态之后,仙道再次做好了投球准备。
但是,转动肩膀时随意的表情,给巨摩大那边非常大的压力。
“第二球!!”解说看到仙道有了抬腿动作,大声喊道。
“噗!”
“piu!”
“咚!!!”
“轰!”(后出现球棒声,表达球棒挥动慢了。)
“好球!”
“内角高直球!
打者的挥棒速度完全没有跟上球速,挥空!!
而且这一球也有149公里!!”
“哦!!!”场边再次传来惊呼声。
“nce ball!仙道!”
“就这样下去吧!”
……
“呼!
这一球感觉不错!”再次感受到投球时身体的整体感受,仙道心中自我点评道。
“我会让你闪闪发光的!
虽然你不会在意这些,但是我不想让任何一个打者碰到你的球!
打者明白自己的挥棒速度跟不上之后,肯定会在你放球前就出手。
所以,来一个快速指叉球吧!”
仙道再次摇头,左手打了个暗号。
“那个暗号是?
呵!真拿你没办法,果然你的性格比我还恶劣啊!
虽然你投的这一球,本身不怎么样,不过对于和那个直球的契合度来说,确实是满分!
那么来吧!
神雷霸體訣 飛鼠
我已经想看打者绝望的表情了!
来吧!”御幸一脸的坏笑,在心中暗道。
看到御幸一脸坏笑的点头,仙道也笑了。
“噗!”
“轰!”
“咻!”
“纳尼?”打者此时真的一脸的绝望!
“啪!”
“那个是……,变速球!!!”石崎难以置信的想道。
“118!”
漆島夜少 墮落的光
“好球!”
“打者出局!”
“变速球!
天魔极乐 棺材里的笑声
打者上当啦!
挥空三振!!!”
这一球视觉效果非常的惊人,就好像球棒挥动后好久,球才进入本垒一般。
实际上时间差确实差了0.几秒,毕竟打者是提前挥棒的,时间差自然就更大,更不要说本身和直球的速差就非常恐怖。
这怎么能让打者不绝望?
“轰!!!”就在认出球种时,成宫鸣的超级赛亚人般的气场,再次爆发了。
人欲
“又怎么了?鸣!”吉泽无语道。
“因为变速球嘛!”原田无奈道。
從鬥羅開始諸天無敵
“不绝对仙道站上投手丘后,那家伙的眼神和鸣越来越像了吗?
那种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表情!”吉泽开口道。
一群人大点其头。
“鸣桑!没事的!
你看仙道君的变速球本身并没有鸣桑的犀利!
虽然压的很低,但是下坠的变化幅度不大!”相比于其他人的无视,只有树,马上就开始哄鸣了。
“但是他的球速更慢啊!!
而且直球更快!”
然而完全没有用,毕竟成宫鸣没有泽村那么蠢。
成宫鸣说的一点没错,变速球本身来说,仙道的并没有经过打磨,不会像成宫鸣的变速球那样斜着向左打者的脚边方向下坠。
而是由于转速低,自然的向下小幅度下坠,由于本身球路压的很低很刁钻,所以说不上好打,也说不上不好打。
前提是没有那个直球……
带着超过三十公里的速差,这种球成为了可怕的杀器。
哪怕提前瞄准了变速球,在看过一球直球之后,身体对变速球做出的反应也会慢一点,更不要说会被仙道看穿,直接用直球怼死他。
同样的,瞄准直球也会被这种大速差产生的时间差扰乱,挥棒反应也会变迟钝一丝。
对于棒球来说,这一丝的反应迟钝,就足够决定生死了。
看到这一球,巨摩大的好几名选手,不约而同咽了一口吐沫。
“六棒!三垒手,青柳君!”
青柳因为仙道的投球,起身都慢了一点。
“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啊?
事到如今只能瞄准直球了吗?”青柳在扪心自问着,随后下定了决心。
“噗!”
“piu!”
“咚!!!”
“轰!”
“好球!!”
“151!”
“又出现了!
龙神萌宝:逆天金瞳兽妃
151公里!!”
“那个!
瞄准了直球,就能打得到了吗?”
“噗!”
“piu!”
“咚!!!”
“轰!”
“好球!two!”
“150!”
“只要我的控球能够维持在边角,……
“噗!”
“piu!”
“咚!!!”
“轰!”
“你们就只能在那里看着!”
“好球!”
“打者出局!”
“152!”
“最后是今天最快球速!
152公里!!
全部都是直球,打者三球三振!!!”
哪怕看穿对方瞄准了直球,仙道也没有摇头,依靠简单的内外内对角,就已经让打者束手无策了。
这对投捕展现了无与伦比的强势,这是纯粹的以力压力,展现着仙道和对方打者才能上,天然的,质的差距。
球场上的欢呼已经难以遏制,这场比赛终于迎来了最后的高潮。
“七棒!游击手,谷中君!”
甚至谷中上场的时候,加油声都快消失了。
一方面是被场内观众的呐喊声掩盖了,另一方面是巨摩大看台上已经开始哭了。
“噗!”
“piu!”
“咚!!!”
“145!”
“好球!!”
看到这球,本乡正宗猛的站了起来,难以置信。
“快速指叉球!”
“开什么玩笑啊!
变化球的球速居然能和正宗的直球相比?
这个ba ke mo no!”谷中在心中骂道。
这也是在发泄着心中的压力与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