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小說推薦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申林一边解开包装袋,一边偷瞄任静的表情。
见任静身体柔软地站在那看着策划案半天不说话,脸上的红晕也退却了,这才走回位置开始继续写策划案。
申林真的是做梦都想不到,当年熬夜看的《超级女声》,还被人诟病的节目,居然让自己在喜欢的女人面前装了一回叉。
好吧,继续写策划案了。
不过写给任静看,那就重点要写一下广告部分了。
广告冠名权。申林决定要拍卖。
就找那小眼睛来做这事。
而这个节目,可不是一个冠名权这么简单的,可谓各个地方都是宝啊。
要知道,嘉宾的桌子上可以放商品,主持人互动可以用手机,就连短视频app都能加入进来。
只要这个节目火起来,就是聚宝盆。
而且申林很清楚,节目必然会火。
而且还不只是会火一年两年,而且还可以很简单的再变成另外一个叫做《超级男声》的节目,再火上几年。
不会让人才枯竭。
甚至要是这个世界也不给用“超级”两个字了,咱也可以改成“快乐”嘛!
关键主题曲申林都想好了《想唱就唱》,这歌要是做出来,不比“我为自己代言”差多少啊。
申林觉得自己没有太大的纰漏后,点击打印了最后一张。
打印机“吱呀”的响着。
任静还是站在那,认真地看着策划案。
她被申林缜密的思维给惊着了。
这样的策划案,怎么可能是一个人想出来的呢?
里面的策划设计的可是环环相扣的。
别的不说,就说这赛制吧,就不是一般人能设计出来。
但申林就是自己轻松完成了,居然还没有换算的步骤。
不过越往后看,任静也越是心惊。
这样的比赛,规模实在太大了。
而且战线也拉得太长了。
这样可是会花钱如流水的,没有很强大的财力是支撑不住的。
但这种想法是暂时的。
很快申林的策划案开始标明如何寻找资金来源了。
而且不管是那一样,都是很少见的方式。
但任静却是觉得真的是可以完成。
这样一来,本来需要在广告时段播出的广告,变成在正片中出现了,那就又可以增加广告商。
那又就变相的赚钱了。
这样算来,节目需要的庞大的资金也是会有眉目。
并且一旦真的像是申林设想的那样,节目火了后,拍卖冠名权之类的,恐怕资金更是高的吓人。那样以来,不但是资金更充足了,更是可以大把的赚钱了。
可在拍卖之前呢?
没人愿意拿到了冠名权,然后等节目火了再被拿去拍卖的吧?
启动自己只有自己来了?
任静转身面向申林。
申林啃着面包看着她不说话。
任静刚要说什么,申林连忙抢着说:“是我追的你!你根本就看不上我。”
任静心一揪,没想到申林还在想着自己尴尬的事情。
“我没那意思,我觉得,配不上你。”任静说这话,是拿出很大的勇气的,包括这次回来,她是做好了可能会发生点什么的准备。
定影剑 危龙
哪怕最后和申林走不到一起,她也做好了不后悔的决定。
这对于任静来说,也不是轻易能下的决定。
申林内心狂跳,楚楚动人的任静,说这样的软话,更是让人有占有欲。
“我觉得咱俩这就是相爱了已经。我以前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到,互相觉得配不上对方的两个人,就是相爱的表现。”申林已经站起来了。
任静不置可否地说:“肯定是你自己说的。”
申林笑了一下,任静也笑了。
就感情经历来说,其实任静和申林一样,都是空白的。
“要不咱俩就在一起试试?”申林等着任静的回答,眼神热切的望着三十岁,依然如同二十几岁,但却有不同于少女风韵的任静。
这样的女人,爱上她也绝对正常,为何她还怀疑呢?
任静面对站过来的申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紧,头脑有些发晕。
申林拉住任静有点凉的双手。
任静觉得自己身子有点发软,但申林却是觉得自己太硬了。
其实任静骨子里就不是软弱的女人,既然自己喜欢申林,申林也喜欢自己,只要自己不一心想占有他,短暂的拥有又何尝不可?
任静抬起头,头发柔顺的往后飘去。
申林再往前走一步,她柔软的身子就靠了过来了。
“试试就试试,只是……”
遇見妳是冤還是緣
申林觉得自己的心脏中的那个核,像是裂开了一样。
巨大的眩晕感也笼罩了他。
他看一切都是美的,觉得一切都是美的。
他想再近一步发展下去,但不自觉的看向了门口。
生怕这时有人再闯了进来。
任静居然也是看了过去。
两人相视一笑,觉得是想到一起了。
“申导,下一步该干嘛了?”任静面色红晕地说着。
異類之覺醒 寂寞的鳥
“我也不知道啊,剧本没拿到。”
“你不还是编剧啊。”
我家王爷总坑我 阿素
他從仙界來 cero
“基本到这地方,就要黑屏切换场景了,这也是我的只是盲区。”
“那怎么办?”
“男女主角按照性格特点,自己发挥。”
“……”
申林双手环绕任静的腰,我靠,感觉太美妙了。
还没等他细想,任静的脚跟翘了起来,红唇直接送了上来。
软,甜,火热。
哇哦……
一口气真的不够喘的啊。
可还是想要啊。
两人睁开眼睛一笑,还要继续。
这时申林的手机响了,申林完全不想接。
一直响了三遍,两人开始深呼吸后。
守护甜心之寻找丢失的羽毛 黑羽樱
任静才忍不住说:“接电话……”
申林有些发抖,眼神有些迷离。
申林不想,他想一直这样,一直掉在温柔乡里。
他现在才明白为何刘备不想图大业了,为何明天皇帝不早朝了。
自己就这想法啊。
就想这样赖着一辈子。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但申林拗不过任静的坚持,还是别扭的走回办公桌前。
电话居然是胡梅打来的。
“我觉得我今晚要是看不到你的策划,我恐怕是睡不着了。”胡梅说着。
申林心想拉倒吧,你以为我想睡?
我……还有事呢。
“我在楼下,不管写了多少,拿来我先看看。”胡梅语气坚定地说着。
申林都想哭了,都这时了,还能有人搅黄了自己的好事。
“任静公司楼下。”胡梅又重复一遍。要不是觉得语气正常,申林都怀疑这位是不是上来看了点什么,又下去等自己了。
没办法,只有下去了。
“胡导你等一下,他马上到。”任静真怕申林不下去,连忙给他答应了下去。
申林一把抱住了任静。
不想松开啊。
但任静知道,有些事情不着急。
也不能太快了。
“再这样我生气了,哪有一答应你,就这样的,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啊。”任静批评申林。
“两情相悦,不都这样?”
申林辩解着,但哪里能让任静生气。
無限中二復中二 白南是帥哥
只有忍着了。
男人,能屈能伸啊。
而这时任静拿着策划书,拉着申林说:“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