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训练期间他们每隔几天便会换一个教官,然后训练内容自然也都不大相同,前两天是体能;之后就是三天的体能和射击,半天体能,然后半天练习射击;之后学习器械以及弹药,重中之中还有拆弹,可是把很多没见过**的人吓坏了。
就怕一不小心把自己给炸了,看的脾气火爆的教官直接惩罚这些人每个人五百个俯卧撑才说,这些**里面都空包弹。
然后一个个才怂怂的敢靠近过来,可以说是非常的珍惜生命了。
很快为期一个月的训练就结束了,虽然时间短暂,但是他们每天都是在高强度的接收着来自各位教官的训练和各类内容学习。其中自然也不免有十几个人,因为各种原因选择放弃,而离开了,但是留下的数量已经是比想象中好看的局面了,最起码教官们还算满意。
难得的是谭鹏鹏这么一个弱鸡,居然也跟着坚持到了训练结束,而且眼看着脸色也不如一开始的蜡黄了,不管是从体能还是精气神来说,整个人都来了一个惊人的蜕变,平时看着瘦弱的肩膀都变得有些宽阔起来,还拥有了自己的几块肌肉。
狐情鬼戀
对此谭鹏鹏很是满意,还嘚瑟的问许多多,“许姐,你看看以我现在的这个进度,啥时候可以赶上你啊!”,明明年纪都要比许多多大上几岁,倒还真的叫习惯了叫的很是顺口,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說出來妳可能不信
许多多只想回他一个,呵呵!姐练了十几年的功夫,你就一个月就想着赶上来了,再说你有姐从小的好身板吗?
不过面上还是尽量夸赞他,“恩!继续坚持,就快了就快了”,明显是哄小孩的语气,旁边袁雯几个已经是捂着嘴巴忍不住想要笑了,奈何谭鹏鹏却还是很当真,非常开心的问,“真的吗?”,然后傻呵呵直乐。
似乎是已经可以看到不久后自己可以威风凛凛,称霸天下的样子了。
这次就是许多多都被他耍宝的样子逗笑,“真的真的,就是这个快的时限可能是一辈子而已,哈哈哈”。
然后谭鹏鹏就胆大包天的开始追着许多多非要试试自己能不能像她之前那种,单手将人拎起来了。许多多也乐得跟他闹,故意放慢了速度,每每在他将将追着自己的时候又加速,嘴里还不甘寂寞道,“来啊!来啊!”,倒是有点像小时候顽皮的样子。
最后还是以谭鹏鹏被金焕一把揪住为结束,然后几个人围坐一起,开始严肃而正经的讨论,是的!明天开始就要为期三天的最终考核了。
考核内容已经下来,第一天照例是体能、射击、***械**等基础考核,占比30%。之后两天是两天一夜的丛林越野演习,剩下的两百多人分为两队,互相淘汰,然后最终拿到指定物品并到达集合地,这一项占比70%。
算是和以前经历的考试也都是大同小异,理论+实战的组合,其中实战自然是最为重要的。
商量结果自然还是最好几个人能在同一组,这样到时候可以一起走,并且互相合作完成任务。而如果不幸,在对面一组的话,那遇上了也不要客气,只是能不遇上还是尽量不要遇上,毕竟现在他们不是非常清楚到底是根据什么指标考核,但是无非也就是那些。
总之能活得久一点,多拿到一些指定的物品和人头,贡献分高,不管如何,最终分数指定是不会太低的。
商量完事情,所有人各回各宿舍,准备以最好的状态来迎接未来三天的考核。
晚上八点,青叶大学物理实验研究室中却还是灯火通明,一身穿白大褂面庞略有些苍白,却还是不掩其风姿毓秀的男子正静静注视着面前的实验。面前试验台上赫然一枚小小的芯片,芯片上微弱的一闪一闪着红色的微光,旁边电脑上不断接收并运算着什么。
旁边的郭航惊喜的指着眼前的屏幕,“成功了,成功了,这是成功接到信号信息了”。
满朝文武爱上我 云霓
这人正是唐元军训前拜访叶非诚时,遇到的赵庆明教授所带的研究生郭航,那天遇到的有一位学姐余燕已经毕业去了M国读博,另一位博士生郭凯前几天被赵庆明教授带着一起去国外参加一场研讨会。
而作为实验室除以上几人之外,资历最老也是最能干之人,郭航当仍不让的承担起了带领学弟一起做项目的任务。
逐神之旅 左徒輕飛
毕竟这个学弟有多受老师看重他还是明白的。
只是接触两天下来,他就发现人家根本也用不上他,自己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数据准备,他跟在后面也就是打打下手而已。
正巧他自己最近项目刚结束,也对唐元这个课题感兴趣,也就打下手就打下手吧!但是看到唐元真正短短时间就能出结果,他也是比谁都高兴。
看得他都忍不住想要夸夸这个学弟了,到底人家这脑子都是怎么长的,明明只是大一,但是这个课题难度已经比得上他研一的难度了。
且不说人家还只是兼修了物理系的课程,一个月前还是第一次踏进他们物理系研究院的大门,仅仅一个月时间,就能有自己成果,说出去有几个人敢相信。
只是兴奋过后,郭航再看看唐元脸色有些苍白的样子,本来就有天赋了,还这么努力,最近一个月几乎每天十几个小时都耗在实验室中,没有成果都是天理难容吧!
“唐元,现在第一步已经出来了,后续就是优化方案和调试,一天也是做不完的,你不如先回去休息吧!东西我来帮你收拾”,看那脸色惨白的,要是老师回来发现他没有好好看着学弟,一定会生气的。
揉揉有些疼的太阳穴,唐元也是终于舒了口气,看着芯片的传输速度和结果,这是他很久之前就想做出来送给多多的东西了,眼看着终于离成功又近了一步,只希望可以让他的姑娘将来不管到了哪里,都是可以安全无忧的。
将芯片严密的收进保险箱内,摘下手上的塑胶手套露出原本白皙的一双手,再用纤长好看的手指一颗颗解开身上宽大的白大褂扣子,脱了挂在更衣室的墙上,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再表演一出默剧,简简单单的动作,却都能让人看出一种优雅的美感。
郭航看见学弟听话先是满意,然后又是啧啧感叹,“怪说最近老是说请求加入我们研究组的学妹们都多了好多,还好是现在大晚上的没有人,不然又有人该说你持美行凶了”。
对此唐元也有些无奈,可能现在的年轻人大概记性都是不太好的,那时候韩优优和她父亲进了监狱,家里公司也倒闭。韩优优的事情在网上又开始传得轰轰烈烈,大部分人虽然都是站在他们这边,但是他也不是没发现,很多以前喜欢看他的人,见了他就跑。
他也无意中碰到过一两次,有人私下议论说他不能得罪,不然后果估计就得像韩优优一样没有好果子吃,还有人传言韩优优这件事有可能就是他从头到尾设计。
当然也有人持不同意见的,但是那件事之后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唐元有一个国际武道冠军的未婚妻了,再加上之前微博上那么多厉害人物为她说话转发。谁还敢不自量力再往唐元身上碰啊!只怕人家未婚妻过来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要了她们的小命。
这些他听了根本解释都懒得,误会便误会了,为此一度身边清净得很,他自己也是很满意的。再加上自从一入学,他就申请了物理和数学双学位,周末还要回去陪多多。每天在学校不是上课就是研究室,也就抽空回宿舍睡觉,也根本不能影响到他什么。
谁知道近一两个月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多多一直都没有再来学校的原因,还是他自从那件事后一直太过低调,学校里竟然又开始传闻他可能已经分手了。
还传闻的有理有据的,有人还分析自从那次之后,唐元未婚妻再也没有见过踪影,按说这么帅气的未婚夫,换任何一个女孩,必然都是要经常过来宣誓主权,守着的。
还有唐元每天都是上课、研究室、宿舍三点一线,根本也都没有时间去约会,对于一对情侣来说简直不太正常。
桩桩件件下来,又有一些人心中的小火苗就忍不住蹿起来了,起初唐元只是觉得最近近距离偷看他的女生多了,之后一段时间,这些人又变得越来越大胆,有的还会故意想要摔倒他身上,或者在他书里塞小纸条。
这也是自从韩优优事件后,少数拥有唐元联系方式的人,已经不敢再随意把他手机号告诉别人的原因,这些人没办法只能用这个古老的办法。
爆萌狐宝:神医娘亲要逆天
但是唐元最近实在是忙,多多又很久都联系不上了,所以心情实在是算不上好,也懒得处理这些,只是每每遇到这种情况,周身气压都会冷上几分。
看的一个个女生倒也稍有收敛,谁知道竟会有人想到这种办法,想要通过申请加入研究组来进水楼台。而一开始赵庆明教授不知道,还真看中了一个大二的女生,就直接收了进来。
还好这个女生只是单纯欣赏,比较花痴,只是这件事之后,就是赵庆明这些老师们都知道了唐元整天被一群小姑娘追着的事情了。
就连一向严肃少言的叶非诚也开口说他,,处理好自己的私事,不要让这些事情影响到组内的和谐。
听到郭航学长如此说,想到最近的事情,唐元刚刚因为实验成功而变得温和的神色也是跟着冷了冷,“郭学长,谢谢你这几天的帮忙了,我先回去了”,一转身,就快速的走出研究室大门,不见了人影。
还径自和学弟开玩笑的郭航,怎么突然说降温就降温了,难道是冷气开的太低了,“这小子可真难哄啊!”。
而刚刚已经出门的唐元,多天来第一次看到八点的学校,外面还是熙熙攘攘的同学们,学校里四处亮起的夜灯,一时间还觉得有些晃眼。
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翻到和多多的聊天界面上,对面的人还是没有再回复一句,应该还在那个什么考核。
眼眸中闪过一丝丝的失落,唐元又将手机揣回长裤口袋,外面没有了冷气的阻挡,有些闷热,打算先回宿舍洗个澡。
迎面没几步就看到一个一身粉色洋装的可爱少女冲着这边奔过来,只是在对上唐元冷漠的眼神时,女孩有些嗫嚅着停了下来,刚刚布满漂亮脸上的惊喜也少了几分,只是还是满满都洋溢着喜悦的光彩。
唐元认出,这是他辅导员的侄女荣福宝,光是名字就可以知道家人是如何的娇宠和爱护了。荣福宝今年刚刚参加完高考,也准备报考青叶大学,所以便被家里人安排提前来自己姑姑和姑父家里玩,也算是可以提前了解了解学校。
哪知道原本还有些不愿意在国内读大学的荣福宝,自从上周来的第一天,好奇跟着姑父过来蹭了一节高数课后,就瞬间拜倒在了唐元的休闲裤下,成了唐元的首号迷妹。
就如此时,不同于时下很多女孩追求的尖下巴瓜子脸,荣福宝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小圆脸,配上精致秀挺的五官,说话嗓音甜甜的,带着点少女自然的嗲,“唐元哥哥,人家都还几天在这儿附近转悠了,好难猜等到你呀!”,是很多长辈和同龄男生都会喜欢的那种女孩。
同时也是完全和多多不同的类型,许多多就是撒娇也是带着些英气的,声音清凉,只觉得悦耳。眼前的女生却无处不是被养的精致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颊随着她的话语还蔓延上一坨红晕,看着唐元的表情就更是娇羞。
只是这幅样子是对错了人,要说以前或许说话还是给导师留了几分面子,顶多就是主动避开或者不理。但是唐元刚刚本就因为一些事情而心里仍有些别扭在,再看到面前的女孩就只觉得搔首弄姿十分可笑,声音冷然,口中丝毫不留情面,“第一天我就说过我有未婚妻吧!你还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出现在我面前,我顾惜导师的脸面,但是你顾惜你自己的脸面了吗?”,说着眼神看向少女是完全不同之前的冷漠,甚至有些厌恶。
一向众星捧月长大的福宝霎时睁大了双眼,”你,你说什么“,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看起来那么好看温柔的唐元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闻言唐元却倏然笑了,不同以往的柔和微笑,而是邪魅的勾起嘴角,眼里充满了恶意,“怎么,在这儿装听不懂?还是你觉得所有人都该喜欢你捧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