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彼日。
依旧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有寒风呼啸而至,有大雪弥漫朝歌城。
姜尚不顾寒冷,一早就来到义兄宋异人府上,等待今日送货。
他以法力御寒,勉力支撑着。
心中苦涩地想着,“我姜尚怕是天地间最憋屈,也最郁闷的修道者了。”
怕媳妇。
也没本事赚钱。
这大概就是男儿最郁闷之事吧。
姜尚如此想着,“最起码我是这样。”
修道不成,做生意也不成。
就连养家糊口都难。
这个时代,元神境的修为根本不算什么。
整个朝歌城或许走错路都能遇到,区区元神修道者,不够看。
加上截教入商,阐教玉虚宫无人问津,压根就不出名。
即使有块玉虚宫的牌子,别人也不知道,甚至会认为是假冒。
为不给天尊丢脸,姜尚决定自食其力。
于是。
一大早便被马氏一粗脚踢下床,给轰到宋异人这里来了。
并万般叮嘱,千万要听宋异人的人,不要有任何自我想法。
这不,姜尚就来了。
只是来得有点早。
他到来的时候,宋家下人都还没起,冷了一两个小时后,下人才起来发现他。
等其义兄宋异人起来的时候,天早就大亮了。
“二弟,你怎地来这么早啊?”
宋异人有些懵,这位义弟未免来得太早了吧。
他赶紧摆摆手起来,“其实,不用这么着急的,这个点高人府门都未曾开呢。”
“大哥,弟昨日侧夜难眠,有感兄长为弟付出太多,弟却无以为报。”
姜尚感动不已,悲切道:“因此,弟特早来向兄长请教一些经验,望兄长不吝赐教。”
得,这二弟蛮勤快的。
宋异人觉得,自己若不帮衬一把,都对不起他这么大早上过来了。
想及此。
宋异人一边叫下人去准备货物,一边对姜尚说道:“二弟,这次我们要去送货物的地方,乃是一高人居所。
你切记一点:不要多看,不要多问,也不要多说,老老实实做事就行。
你就负责此行的一应交接事宜。”
姜尚:“……”
他心道:“大哥,你这何止是一点啊,这都好多点了。
我姜尚像是那种听不懂话的人吗?”
我也懂事的。
其实,姜尚很想对宋异人说一声,自己其实也不想惹事的。
酒色江湖
主要是性格不适合。
想法不一样。
或是与世俗脱离轨道太久,一时难以融入进去。
“大哥,这朝歌城里的高人,只怕也不简单吧?”
姜尚沉吟着目光问道:“你是怎么搭上线的,怪不得大哥你生意好。”
他算是看明白了。
这位义兄估计是偶然结识某位隐居于朝歌城的大佬,然后开始搭上线。
在其照拂下,生意自然好做。
越来越好。
闻言。
宋异人面色一板,“二弟,莫要多问,高人之事说不得,能结识那等人物就已是天大机缘,你怎能在背后编排是非呢。
以后,这样的话也说不得,更不能说。
明白吗?”
“啊?”
姜尚大惊,这都不行吗。
虽然诧异几分,但还是点点头起来,“大哥说得是,这世间高人无数,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
议论高人,死路一条啊。
这般道理姜尚还是懂的,毕竟道不是白修的。
無限成長器
“嗯,二弟你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宋异人笑道:“好了,你准备一下吧,接下来我们就要去给高人送货物了。”
这次由他亲自带队,主要是盯着姜尚。
怕这家伙乱说话。
若是得罪高人就不好了。
不仅生意会断,怕是连性命都难保呢。
生死极限
“好。”
姜尚点头答应了。
不答应也没办法,他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总是靠宋异人的接济也不是办法,前些时日,他便主动拒绝义兄的帮衬接济。
想自力更生。
事实证明。
姜尚的想法是很美好的,但想要做到自力更生却好难好难。
难得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一次,去给高人送货物上门。
毒醫狂妃
在姜尚看来,便是自己的一次机会,只要自己能成功交接成功,熟悉业务,就一定可以替义兄做好这趟生意。
以后也能赚点辛苦钱。
也不至于沦落到去靠卖草席为生。
好歹自己也是天尊的弟子。
货物下人们早就准备妥当,有鱼虾之类的海鲜,也有一些蔬菜,还有一些珍奇的奇花异草等。
除此外。
还有一些野味异兽的肉。
均是新鲜无比。
“大哥,要这么多东西吗?”
看到下人们一车车推起,仔细望去有三四车之多。
“这只是一天的量。”
宋异人淡淡地说道:“像这样的,我每天都会送一次去高人那里,每一次四小车,这些年终日不断,高人也从不讲价。”
“这么好?”
老实说,姜尚其实都羡慕了。
这般高人,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一旦小四车,这胃口也大。
当然,这般想法姜尚也只能在自己的心里吐槽一下。
不敢吐露出来。
“莫要觉得有什么。”
宋异人继续介绍起来,“二弟,关于高人的一切事情,你不要问,也不要说,更不要看,能做到这三不要就对了。
咱们这些穷苦人,能跟在高人身后赚点银钱,讨一活计生存,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特别是在这个时代里,没点特殊本事要活下去的话,简直太难了。
想必你深有体会。
因此,高人这条线不能断,这是咱们的命脉。”
自从每日开始为高人配送货物后,宋异人就清楚,在高人面前不能弄虚作假。
也不能说三道四。
同时,还要尽可能地保证各种食材货物的新鲜。
以此来赚取高人的好感,一旦高人看重,便也能用一些丹药交易。
到时候自己就大赚。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是宋异人也仅有三次这样的机会罢了。
却也让他欢喜无比了。
至少,能好活了。
錦繡八零 悠悠細水。
许多丹药都有着延年益寿的效果,一颗丹药吞入腹,从此我命由我不由天啊。
他宋异人也想这般。
“大哥所言极是。”
姜尚也很认可地点点头,“一般来说,高人们都多少会有一些怪癖存在,但在平时的时候,他们也不会怪罪人。
前提是要本本分分地做人做事。”
闻言。
宋异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二弟,你很有慧根啊,看来这些年的修道生涯,让你更加灵光了。”
姜尚:“……”
这话说得,让姜尚哭笑不得。
难道自己没有去修道之前,脑袋瓜就不灵光吗?
义兄你这是鄙视啊。
农家女奋斗史
分明就是看不起他姜尚。
他本是想反驳一下,但话到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去说。
自己确实有些太菜。
怪不得旁人。
只能怪自己太弱鸡了。
虽然这话也挺伤人的,但这就是事实啊。
太无奈。
准备妥当后。
宋异人便带着下人开始上路了。
虽然雨雪很大,虽然寒风也刺骨袭来。
但除姜尚外,谁都没有感觉到冷。
一则衣服厚不冷。
二则有钱赚心不冷。
姜尚两则都不占,自然觉得冷厉刺骨,不得不以法力护体。
滋养周身起来。
不至于寒冷。
“二弟,切记三不要。”
还未曾到目的地,宋异人就再一次叮嘱起来,“你是第一次来,要多学着怎么做。”
“是。”
面对义兄的叮嘱,姜尚有些羞愧,自己竟落得需要义兄来接济扶持,真是艰难。
但也没有办法了。
谁让自己比较差呢。
这样的日子就太痛苦,也太无奈了。
不过,眼下有一个转机。
或许……
正思索时,却听义兄说已经到了。
他连忙说道:“二弟,已经到了,切记注意言行举止啊。
这单生意,这个路子你可不能给我搞黄了。”
他好不容易才搭上线。
万一你姜尚给他搞黄了,那他的生意就断了,财源就绝了。
那他宋异人也是会骂人的。
绝对不能那样。
现在,他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过来。
就是为防备姜尚给他添乱。
实际上。
他从未放心过姜尚。
若是姜尚知道这一点,不知他会作何感想呢?
“啊?”
姜尚一愣,问道:“大哥,这就到了吗?”
倒也没多远啊。
就是这冬天来了。
有点冷。
“其实并没有多远,高人之所以是高人,自有其道理,我们这些升斗米的小民,安心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宋异人叮嘱道:“有些时候,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也做不了那么多。
我记得高人曾经说过一句话,叫做‘达者兼济天下,穷者独善其身’,我寻思着,我们这些人不就是穷者吗。
二弟你也不是达者,你也要做穷者才行。”
姜尚:“……”
闻言后。
他不由一阵郁闷起来。
心情万分难过,他忍不住吐槽道:“大哥,我已经够穷了,还做什么穷者啊。”
宋异人:“……”
一时间。
他有点懵,很想拿岛把姜尚的脑袋劈开,然后看看他这些年都修了些什么。
莫不是修道把自己修傻了吧?
看起来很像。
于是。
宋异人继续问道:“二弟,你……你现在很想成为富者吗?”
塔巴斯之光明之心 绯燕
他知道姜尚说的是这个意思。
“那是自然,兄长多次帮弟,弟已是不好意思了。”
姜尚叹息道:“男儿志在四方,可也当有柴米油盐酱醋茶啊。
弟现在身无分文,自当需要一些财富来生活,否则生计都难求。
这些年修道生涯,也让他明白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宋异人不由好奇地问道:“仔细说说看,看来你还是学到一些东西嘛。”
姜尚微微一笑,“修道是需要看天赋的,天赋不行,再多的努力也是白费功夫。”
他已经决定好了。
今后就好好做一个普通人吧。
能过日子就行。
目前呢。
就是找到一个合适的活计,然后艰难地在朝歌城生存下去。
这才是硬道理。
否则,那真是修道修傻了。
“……”
宋异人的嘴角抽搐几下,好坏也没评价。
他转移话题地道:“二弟,这里就是高人的居所,你且小心谨慎些,莫要得罪高人啊。”
“好的,大哥。”
等姜尚回过神来,抬头一看那府邸院落时,整个人都懵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