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青梅跟语舒正在说怀孕的事情呢,嘉悦就掀门跑了进来,语舒和青梅看着她就笑了,语舒就说:“你看看,我成天交了些什么朋友!进门连敲门都没有,直接闯了进来。”
嘉悦生气的说:“别说那些没用的,把人气死了!”
语舒说:“谁呀?这么大的胆子,敢给你气受?”
嘉悦说:“能把我气着了,还有谁?你们子豪呗,开始准备婚礼的时候说的好好的,由嘉欣来操办我们的婚礼,昨天,他突然问嘉欣准备婚礼一共要花多少钱,他要全部拿出来,还说婚房安排在他的小别墅,态度还特别强硬,不容商量,这婚还没有结,他就变成这样了,结婚以后还得了?”
语舒一看嘉悦有些激动,就让她坐下,喝杯水消消气。嘉悦就接过青梅递来的水,喝了一口说:“所以,我就来找你,让你管管他。”
奇缘来袭
语舒当时就笑了,说:“唉——嘉悦,我早都把他移交给了你,你怎么能有事还找我呢?我又不是他妈。”青梅笑得将茶水喷了一地。
嘉悦笑着说:“您可别谦虚了,人家还说了,如果是语舒一定会尊重他,按他的意思办。”
语舒想了想说:“嘉悦你一直很爱子豪,但是,很少研究男人,男人是最好面子的动物,他们虚荣心强着呢!也许开头他没有想到面子问题,快要结婚了,才想起亲朋好友和同事到时候都要来参加婚礼,一看是你们家主办的婚礼,那么,人们第一想法是什么?当然是他吃软饭咯!你说他面子上能挂的住吗?而你们家又觉得自己家财大气粗,办个婚礼有啥不好,所以,他觉得要改变你们一家人的想法非常困难,所以,他故意把气势搞足一些,希望能拿回婚礼主办权,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你还爱他,如果你希望婚后生活幸福,你就应该从今儿开始,学会尊重他。就应该按他的意思办。”
青梅也在边上帮着说:“我们家很多事情,都是北森说了算。”
嘉悦平静了许多,她说:“我还想请你说服子豪,让他听我的,你这样一说我反而要听他的话,那好吧,我尊重他,按他的想法去办。”嘉悦打电话给子豪说结婚一切听子豪的,子豪感到非常高兴,她又回家说服了父母,让父母按嫁女儿的方式准备,父母考虑到他们的幸福就同意了。
很快,正月十八日就到了,语舒一家收拾得漂漂亮亮,一起去参加子豪和嘉悦的婚礼。由于语舒特殊的身份,就被安排在主席正位上,看着穿着新郎装的子豪笑着忙进忙出,语舒都不敢抬眼看他,生怕自己和子豪,有一个人控制不住,做出有失体面的事情。语舒也故意不停地跟思语和国松说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以免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结婚典礼有序进行,当让子豪面对嘉悦说爱情宣言时,子豪还是真诚的说:“这世界上,我爱过两个女孩,我现在一心一意爱嘉悦,因为,只有嘉悦不离不弃把自己的情感和爱心,完完整整的都给了我,今后唯有相守终老,才能报答她对我的热爱,对我的信任,对我的尊重!”
嘉悦感动得泪流满面,语舒在婚礼场上,能听到子豪提到自己,也非常感动,她觉得自己有些辜负了子豪。
为了活跃气氛,孙琳上去唱了一首《花好月圆》,到了新郎新娘敬酒环节,子豪牵着嘉悦,在知客的引导下,首先来到语舒这一席,语舒主动祝他们新婚快乐!同时,以茶代酒,喝了两口茶。国松一直担心的看着语舒,他生怕语舒控制不住自己。
婚礼结束,语舒上车后,抱着思语,一句话也不说。国松知道语舒内心很难受呢,晚上思语睡了以后,语舒找了本书,坐在床前慢慢读着,国松给她打个招呼,就去另一间卧室睡了。
閑王賭妃
国松正脱掉裤子,好朋友苏风扬给他打来电话,约他出去聚一聚,喝杯酒,国松就赶忙给语舒说,语舒让他去,早点回来,就这一去,生出无限的故事来。
苏风扬是国松高中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家里是开金融公司的,国松到红都酒吧,苏风扬已经跟三四个朋友已经先到了,国松一到,就看见四个男生和一个漂亮女孩坐在那里,苏风扬就将三个男孩子介绍给国松,又转回头把女孩儿介绍给国松:“这是我妹妹苏雅,高二学生,她好奇,死活要一起来,就带来了,有些幼稚,你别见笑。”
国松伸出手跟苏雅轻轻地握了一下手说:“赵国松,一个很俗的名字,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聚会。”
女孩儿高兴的笑了,她一笑,国松觉得整个房间都变得亮堂起来,她浑身充满着青春活了,又很稚嫩,她的美不同于当年的孙琳、嘉悦和北林,她有着很重的书卷气,从气质上看,她有些像语舒,但是她比语舒娇羞多了。她好像很欣赏国松,时不时偷眼看看国松,搞得国松有些不好意思的,心里却甜滋滋的。
国松陪着喝酒,到了苏雅面前,苏雅说自己不会喝酒,但是,国松喝酒,她给他一个特权,可以跟她加微信好友,国松就说他们很难有共同话题,所以,还是算了。
苏雅笑着说:“哥哥说你赛车开得特别好,我很想跟你聊聊赛车呢,怎么没有共同话题,还有,很多男生想跟我加微信,我还不答应呢!你还不干,我偏要跟你加微信,你喝六杯酒,我就跟你加微信。”
国松看她娇嗔的样子,特别可爱,于是,就连喝六杯酒,然后,将微信打开到二维码,苏雅就扫码申请加他好友。她的微信网名叫“风雅”。
苏雅就主动跟国松聊天,问他在干什么,国松就说自己是一名大三学生,学哲学,苏雅说自己弄不懂哲学,她喜欢文学。
两个人聊得很投机,苏风扬也不好说什么,就邀请大家吃菜喝酒。吃过饭,苏雅跟着国松一起走出酒店,国松才发现苏雅的身材特别好,一米七几的个头。国松走好远了,苏雅突然追过来问他:“国松哥哥,下下周我们放假,你能出来玩儿吗?”
国松笑着说:“不好说,我的事情多,到时候再联系。”苏雅恋恋不舍的跟着他走了很远。国松跟苏雅告别后,心里特别高兴,满脑子都是苏雅清纯可爱的形象。
他回来,语舒已经上床睡觉了,所以,没有发现国松神情的异样。他洗漱后,刚上床,就收到苏雅的微信消息,她问了很多有关赛车的事情,国松就一个个给她说了。两个人聊到很晚才睡。苏雅告诉国松,学校是要管理手机的,只有周末的时候才能跟他聊天,她让国松有消息了就发给她,国松就答应了。
国松从此就时不时要看看微信,看有没有苏雅的消息,果然周一到周五白天,一直没有苏雅的消息,直到周五晚上七点,苏雅就发消息给他邀请他出去玩儿。国松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当晚,语舒刚好在公司加班,他就邀请苏雅去咖啡厅喝咖啡。
世界不曾回頭
也许年龄小的原因,苏雅对什么都很好奇,对国松特别崇拜,国松就带她喝咖啡,听音乐,打桌球,苏雅对这些都感兴趣,尤其是她觉得国松什么都懂,经常忽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崇拜的看着国松。
国松的虚荣心得到空前的满足,而且,跟苏雅在一起,他感到特别轻松,他不用担心说错话,不用担心做错事,苏雅手上经常有一张一百万的银行卡,每次有了消费,她都要坚持AA制,国松说他是男生,理应他请她消费,苏雅就会较真的说:“谁说的男人就应该给女人花钱?有这种观念,就证明女性原本就没有想到男女真正平等,你又不是我的哥哥,也不是我男朋友,凭什么给我花钱!”
国松只好由着她去,反正她也不缺钱,每两个周她们学校放一次假,他们就一起玩一次。开始她哥哥不知道,后来就知道了,就要她不要经常去找国松,因为国松忙,其实,是他哥哥不想她去找国松,苏雅就不高兴了,她说:“国松哥哥如果忙,他自然会告诉我的,轮不到你来管我。”
至尊妖嬈:邪妃扛上腹黑王
苏风扬只好来找国松,让他不要跟苏雅来往,以免耽搁她的学习,
国家血脉
国松说:“都是苏雅主动找我玩,还有,我对她就像对待亲妹妹一样,也没有伤害她。”
苏风扬就说语舒知道了不好,国松笑着说:“我正要把她介绍给老师呢!她肯定喜欢苏雅。”苏风扬也就不好说什么。
语舒也感到国松不正常,但是她又不能去调查国松,又一个周末,苏雅又约国松出去玩,国松跟她见面后就邀请她去家里玩,苏雅给思语买了零食,就跟国松一起来到云舒院。
国松就把苏雅介绍给语舒,语舒就看见阳光下穿着白色运动服一脸浅笑的苏雅。正像国松说的那样,语舒一下就喜欢上了苏雅,她看见这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文静,略带书卷气。
她过来,抱着苏雅,问国松从哪里找到这么样一个姑娘,国松就说是同学的妹妹,叫苏雅,他们一见如故,就成了好朋友。苏雅看着语舒喊姐姐。
国松说:“他哥哥担心你不高兴,就让我们不要来往,可是,苏雅喜欢我,我也喜欢苏雅,我就把她带来跟你看看,如果你也喜欢,我们就收她做个妹妹,你说好不好?”
语舒笑着说:“这要看苏雅愿不愿意,我当然是喜欢的。”
苏雅也就高兴的同意了,当场就喊语舒姐姐,喊国松哥哥,思语过来,语舒就让思语喊她姑姑,苏雅高兴的答应了,将手上拎的零食递给思语,思语拎不动,喊国松帮忙,国松一只手拎零食,一只手抱起思语。
从此,一到周末苏雅就来云舒院玩儿,有时候打羽毛球,有时候同国松一起陪思语做游戏,不知道的,以为他们家多了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