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小說推薦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看到那化为飞灰的雷蛇大将,青蛇大将面色骤变。
转眼间,蛇人族四大将,就只剩下了她一位。
美杜莎女王也是微微叹息一声,没说什么。
“雷蛇大将,别怪本王,要怪就怪,你对主人心怀怨憎吧。”美杜莎女王暗叹道。
她何尝看不出来,对于臣服君逍遥之事,雷蛇大将心里极为不甘。
如今君逍遥,是蛇人族唯一的救星,加上他还帮助净化了古血。
美杜莎女王身心,都已经彻底臣服于君逍遥了。
雷蛇大将是一个不安定的种子。
若是他一时冲动,对君逍遥出手,那后果无法想象。
君逍遥,其实是无形中给了美杜莎女王一个表露忠诚的机会。
若她愿意让雷蛇大将去死,则足以表达她对君逍遥的忠诚。
很明显,美杜莎女王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帝集团:总裁惹火上身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她狠辣果决的一面。
“本神子向来不喜留下隐患,敢对我心怀怨恨,那只能去死了。”君逍遥心底冷笑道。
其实在这种场域压制下,他也可以直接灭了雷蛇大将。
但他刚收服蛇人族,就出手击杀蛇人族大将,未免有些不妥。
因此,他把选择权,交给了美杜莎女王,也顺便考验了一下她的忠心。
结果,美杜莎女王没有令他失望。
“碧菱,你去试试。”君逍遥再度说道。
“公……公子……”碧菱身子微微瑟缩。
刚看到雷蛇大将凄惨陨落的一幕,她心里肯定是害怕的。
紫薇星魂
“主人,这……”美杜莎女王脸色一变。
自縛 盛夏沐陽
君逍遥不会还想让碧菱也死吧?
“放心吧,难道还不相信我吗?”君逍遥道。
“碧菱相信公子。”碧菱微微点头,鼓起勇气,直接踏入其中。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随着碧菱的踏入,那阵法竟然是不攻自破,开始消融。
“果然……”君逍遥微微一笑。
碧菱本就是太厄神庙内一滴古血所化,不受影响,反倒还可以破除阵法。
阵法解除后,众人也是推开了青铜大门,进入其中。
放眼看去,内部空间极大,其中有一座金字塔般的古老建筑。
在建筑的最顶端,有一王座,一道身着暗蓝色冰丝长裙,连带着白玉面具的身影,坐于其上。
感觉像是沉寂了千年万年。
浓郁的黑气,从她体内时时刻刻弥漫扩散而出。
整个太厄神庙内的灰雾,就是来源于此。
“那是……”美杜莎女王等人都是一脸惊愕。
她们能够感觉得到那道身影的恐怖威压。
即便是过去了不知多少年,那股威势,都令她们心惊胆战。
十三皇旗 永寂山河
“至尊吗,不,难道是帝?”美杜莎女王惊叹道。
“应该不是,真正的帝,哪怕沉寂陨落了,都可盖压九天十地,威压不可能只有如此。”
黑道絕色之美人傷
“应该只是一道被污染的分身,不知是否尚有残魂?”君逍遥揣摩道。
他现在可以确定,蛇人族的血脉源头,绝对来源于帝。
天女鸢忽然走到君逍遥身边,红唇凑在他的耳畔道:“君公子,奴家能求你件事吗?”
天女鸢微咬嘴唇,带着些许楚楚可怜的期盼,看上去清丽动人。
“何事?”
“能给我一滴荒古圣体精血吗?”天女鸢似是也有些不好意思,精致如画的容颜漾起诱人红晕。
“你是想榨干我吗?”君逍遥无语。
真就当荒古圣体精血是大白菜了?
“奴家倒是想,不过以公子的身体,就算累死奴家,也不可能榨干吧?”天女鸢眸子水灵灵的,眨了眨眼睛。
“咳……”君逍遥干咳一声。
这的确是无法反驳的事实。
“你有把握能得到机缘吗?”君逍遥反问道。
他向来是无利不起早。
如果没有机缘,他是不可能给天女鸢圣体精血的。
“有把握。”天女鸢信誓旦旦道。
“好。”君逍遥也不墨迹,当下就将一滴荒古圣体精血交给了天女鸢。
天女鸢拿着这滴精血,然后又从空间法器内拿出一件玉佩模样的东西。
那玉佩之内,赫然也有一滴血。
那滴血,碧红如玛瑙般,貌似也是某种精血。
“嗯?”君逍遥目光一凝。
那滴血,竟是令他的荒古圣体血脉,都隐隐有种威胁感。
“那是什么血?”君逍遥暗自疑惑。
然后,天女鸢踏上了金字塔。
小子闯七界
顿时,那沉寂的身影,似乎颤动了起来。
滚滚黑雾,汹涌而出。
天女鸢见状,祭出那滴荒古圣体精血,落在了那身影之上。
然后,将玉佩打入身影体内。
顿时,诸多黑雾,从那身影体内,滚滚汹涌而出。
不过遇到荒古圣体精血,都是冒出嗤嗤白烟。
当那玉佩被打入那道身影后,整个庙宇内,时间和空间都好似凝固了。
随即,一股无上魂力爆发开来,那是那身影内,残存下来的,被污染的残魂。
霎时,所有人,好似都陷入了梦魇当中。
君逍遥眼前,更是浮现出了诸多景象。
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自洛水而出,受到所有蛇人族先民的朝拜。
阴间阳人 阴阳九
尋青記 蔡大蝦
然后那倩影,前往了某处荒蛮古老的神秘之地,貌似不在九天仙域之中。
那一缕黑雾,降临大帝,吞没万物,侵蚀一切。
那风华绝代的女子,也是受到了沾染,爆发出了帝级实力。
再然后,画面模糊,只剩下了一道分身,一缕残魂,回到了蛇人族祖星,祭祀神庙之中。
继而,滚滚黑雾爆发,淹没了祭祀神庙。
所有蛇人族顶级强者,尽皆血脉被污染,彼此疯狂厮杀,然后陨落。
一幕幕景象划过,君逍遥顿时明悟了。
这庙宇中,所谓和神话帝有关的,应该就是这位绝代女子。
神话帝,洛神,宓妃!
而至于说和仙有关的存在,君逍遥觉得。
很有可能和那位传说中,人首蛇身的创世女神,女娲有关。
君逍遥没有想到,他能够在此地,接触到这种隐秘。
很明显,神话帝宓妃,是源于女娲的血脉传承。
而蛇人族朝拜的神祇,就是女娲和宓妃。
君逍遥也是看到了,天女鸢竟是站在那宓妃分身之前,好似在接受某种传承。
“天女鸢的身份来历究竟是什么,她竟然能得到宓妃女娲的传承?”君逍遥暗想道。
就在这时,一道绝代风华的虚影,忽然出现在了君逍遥身后。
一缕叹息缓缓传来。
“我仿佛看到了,有一袭白衣,背对苍生,镇压黑暗源头,孤身一人,独断万古……”
其音若天籁,令君逍遥身形一震。
又是这句话。
天演之大越仙朝
之前在元天至尊秘藏时,元天至尊残魂也说过这句话。
一袭白衣,背对苍生,镇压黑暗,独断万古。
那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