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谢长鱼垂眸看向那樽搁置在内堂的棺材,叹道:“兄长客死异乡,他才是隋家最无辜的人,还请江兄派人送他的棺椁回江南吧。”
“难得你被家族驱逐后还对兄长有这样的情谊,但运回江南恐怕太难,近一个月的路程,就算是寒冷的冬日,尸体也不好保存。这样,你确定还要送吗?”
墙里佳人笑 然然
江宴从谢长鱼眼中看出一些伤感,内心加以揣测隋辩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确定。”谢长鱼点头:“人在世上走一遭。总归还是要归回故土。”
“好,就按你说的办。”江宴话音一落,便转身离去。紧跟着不知从哪儿冒出了一群官兵,簇拥在江宴身后,与其一道走远。
迎向冬日的暖阳了,走在最前方,男人棱角分明的轮廓坚毅冷清,深不见底的黑瞳掀起一片漩涡。
玄乙架马停在大理寺门前,问道:“主子,是否返回皇宫?”
美艷召喚圖
江宴摇头,冷冷吐出两个字:“回府。”一入车厢,路过集市地面颠簸、人声嘈杂,但外界却丝毫影响不了他。这一路上。江宴反复在想他离开大理寺之前隋辩说的话。
本是闭着眼,不知想哪一个瞬间,他刷的睁眼,冰冷的眸寸寸柔和起来。他轻叹:“人死后都希望回到故土,但我总是不知她心中的故土是哪。”
星之寂·竹之思
是远在西北,她满腔热血守护的的边疆……还是令她一生困扰的谢府,亦或是森寒威严的皇陵。
我的弟子遍布天下
还停留在大理寺的谢长鱼也并未久留,出门的时候又遇上了姜灰,那家伙受了杖刑,被同伴扶着颤颤巍巍地走,见谢长鱼还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姜灰小声啐了口:“小白脸!”
也就是这副欠揍的语调,猛然将谢长鱼存留在上一世的记忆唤醒了。只短短一瞬两人擦肩而过,谢长鱼转头看了眼,瞳孔赫然放大。
那叫做姜灰的兵痞子不就是当初她奉命在西北蛮荒之地剿灭的山贼头子嘛!说起来姜灰很惨,好好的山寨头子被媳妇绿了,从此就记恨上了比他年轻好看的公子,按照他说的就是‘小白脸’。
情毒丫鬟:少爷你好坏 宫二姑娘
当年陆文京带人运送粮草棉衣来接济她,中途就是被这狗东西使绊子劫走了,陆文京万事准备,就是没料到在蛮荒战场还存在这么一个顺手牵羊的组织。
而姜灰见不得小白脸,虽然没有杀人,却把陆文京赶到煤矿挖煤。恩……这件事绝对是陆文京前二十年最大的黑历史。
谢长鱼是记得后来她带兵亲自将姜灰的老窝给剿了,她是瞧姜灰有点头脑,又正逢军队缺人手,便将此人安放在前锋。
没想到啊……这家伙不仅活着回来了,如今还跟着江宴混。如此说来,当初江宴恐怕从中使了什么诡计,故意把这么个人安插在西北的?谢长鱼觉得这事回想起来还有些蹊跷,经不起深究。
盛宠毒女风华
一夜梦魇 齿刺
出了大理寺,外面还是晴空万里,只是干裂的冬风将脸刮的生疼,谢长鱼忍不住在侧脸挠了挠,这一挠就不对劲儿了!她想起欢颜丹是有时效性的,立马用扇子挡住脸,脚步生风往下一个街口走。
走到大汗淋漓,终于找到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成衣店。谢长鱼不管三七二十一,走进去迅速拿了件衣服问小厮:“你家有没有铜镜?”
“公子,我们店更衣室就有!可……公子拿的怎么是女装啊~我们店是新开的,时下流行的男装款式我们店都有,公子不如试试这件吧!”小厮开口热情的不得了,转身迅速拿了套男装塞给谢长鱼。
等谢长鱼无语地走进更衣室后,小厮咦了一声,自言自语道:“那公子虽用扇子挡住脸,但看眉目好像女子啊~”过了好久,小厮过去敲门发现人已经走了,铜镜前放了个金元宝,而两套衣服都被拿走了。
一处窄巷内,谢长鱼将怀中两套男装塞进了破竹篓中。她拍拍胸口,心道好在换颜丹于她离开大理寺后才失效的!她今日也是大意了,出门竟忘了带欢颜丹!
谢长鱼叹了口气,这现象不是好事啊,换颜丹能维持的时效越发短了,若在翻年后再找不到月引,自己将来在朝廷用隋辩的身份必定不能长久的。朝中各个都是人精,长时间用人皮面具是瞒不久的。
走在盛京人潮涌动的长平街,谢长鱼本是打算回相府,结果路过一家首饰铺,,迎面走出的一排人正巧与她对上。
通靈之路 若水無言
一阵刺耳的女声响起:“姐姐!怎么是你???”
谢灵儿睁大着眼,有些诧异,抬眼上下将谢长鱼打量一番,瞧着她孤身一人且衣裳的布料一看就很普通,与昨夜宴会上那个精心打扮的女子全然不同。诧异之余又带着幸灾乐祸,果然,丞相大人只是在人前做做样子!实际上,这个贱人根本就不受宠!
谢长鱼嘴角一抽,实在觉得今日出门没有看黄历。就这样她也能碰到谢灵儿与温景梁,就纯属倒霉了!
而这时,人群中窜出一条大黄狗,气势一看就很不简单!谢灵儿最是怕狗,她吓得花容失色,抱紧温景梁的衣袖:“夫君,灵儿好怕!”
温景梁不敢看谢长鱼的眼睛,掩住面上的复杂,他拍着孕妻的背小声安抚。脑袋中却一直浮现谢长鱼的脸!
冬日审判
想了很久的女子、他曾经不屑一顾的女子如今就站在他的面前,粉黛未施,青丝随意挽起,不过是身着一席鹅黄色的普通衣裳却美的惊心动魄!
突然,黄狗冲着谢灵儿‘汪汪汪’地叫。原本狗狗只是路过的,许是被谢灵儿的表情所吸引起了玩心,呲牙咧嘴就往谢灵儿扑过去。
谢长鱼本着看好戏的心情,管谢灵儿死不死的,但念在谢灵儿怀有身孕,她自己作死但祸不及孩子,谢长鱼便一爪子揪住大黄狗的后颈,往呲牙咧嘴的狗子头上轻轻一点:“你这淘气的小东西!欠收拾了是不!”
狗子仿佛能听懂人话,被谢长鱼揪着突然就不叫了!!还扭过狗头舔了舔那支揪住她的手,眉眼一跳一跳的,很是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