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藥尊
小說推薦超凡藥尊超凡药尊
“而且,在这之前也没听说过啸月天狼族这边还有什么护族阵法。”
虎元继续说道,“准确来说,是不久之前,虎通天他们那一次攻击的时候,有妖族的人攻击到此处过。”
“但,那时候,却并没有出现过类似的阵法。”
“所以说,这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护族阵法。”
“只有可能是后面布置的。”
“而这个级别的阵法,妖族是绝对没有人能够布置出来的。”
“所以,我觉得,只有可能是人族的人。”
说到这儿,虎元的眼睛微微一眯,寒声道,“这啸月天狼族居然和人族勾结,简直是该杀,该灭杀了他们整个族群才是!”
“大长老,你怎么就那么确定,一定是他们和人族勾结呢?”
而这时候,虎王却是皱眉说道,“你怎么就敢保证,他们就一定没有护族阵法呢?”
又道,“假如说,只是他们之前没有开启呢?”
虎元眉头一皱,不满的质问道,“都到了生死危机的关头,他们为什么不开启护族大阵?”
虎王就回答道,“因为,没那个能力,没那个条件。”
“当时,他们的虎王已经出去了。”
“族内大部分的啸月天狼都出去战斗了。”
“无论是人数,还是资源,都是有可能让他们无法开启护族大阵的。”
听得此话,虎元的脸色一沉。
咬着牙,非常不满的道,“虎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针对我吗?”
“还是说,你就是故意的想帮一帮啸月天狼族?”
“你现在到底是什么立场?”
“怎么就尽帮他们说话呢?”
虎元心里对虎王已经是非常的不满了。
从在族里的主殿内开始,一直到这儿,对方仿佛一直在针对自己。
总是和自己唱反调。
这就让他很是恼火了。
不过,也说不出什么太过分的话来。
仅仅只是简单的抱怨了几句。
“大长老,什么叫我针对你?”
虎王眉头一皱ꓹ 冷冷的道ꓹ “我只是在讲述一个事实,假如,因为我们的回答ꓹ 而让重明圣使他们产生了误判ꓹ 这个后果是你我能够承受得了的吗?”
听得此话,虎元的脸色微微一凝。
不过,却是没有再做出任何的反驳。
虎元虽然心里无比的恼火ꓹ 但脑子还是清醒的。
他自然也是非常的清楚,虎王说得是对的。
自己是因为虎阳那位曾经的赤虎一族四长老ꓹ 和啸月天狼族的二爷关系不简单,所以ꓹ 对啸月天狼族就有着极深的意见。
自然,在想法和描述方面,难免就会带着偏见。
这一点,他同样也是明白的。
邪王欺上瘾:御宠枭妃
所以ꓹ 这种时候ꓹ 他就选择了沉默。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
重明圣使听完两人的话语之后ꓹ 点了点头。
然后ꓹ 目光一转,就看向了虎元,问道ꓹ “在你看来,如果ꓹ 他们真的和人族勾结了,那么ꓹ 应该是人族的哪位阵法高手,能够布置这样的阵法呢?”
“你觉得ꓹ 他们又是怎么请到人族高手过来帮忙布阵的?”
“又或者说,你觉得ꓹ 他们是从哪里请来的人族高手?”
重生 之 田園 辣 妻
听得此话,虎元脸色一喜。
很明显的,重明圣使问这话的意思,就是更相信自己的想法了。
当即,便是炫耀般的看了一眼虎王。
然后,才对重明圣使拱手,回答道,“回圣使,我也不知道他们请来的哪位人族的高手。”
枯荣镇 行安
“不过,我觉得吧,这个人族的阵法高手,极有可能就是虎王口中的那位三爷。”
“当然,前提是,如果啸月天狼一族真的有这样一位三爷,还能够杀得了虎通天长老的话。”
重明圣使听得此话,点了点头。
狐妃凶恶,请小心 柒小洛
却是并没有说话。
只是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
“这位三爷来历不明,又是那位二爷带来的人,而且,在此之前,一直没有放出过任何的消息。”
虎元继续回答道,“正常情况下,如果,啸月天狼族真有这样一位强大的三爷存在,应该早就放出消息来了。”
“可为什么周围的势力,却都是没有一点消息?”
“很明显的,这是啸月天狼族故意的隐瞒了。”
“他们为什么要隐瞒?”
“因为,这位三爷的身份见不得光。”
“所以,极有可能就是来自于人族。”
“而如果,这位三爷真的是来自人族的话,那么,一切也就解释得通了。”
“此人,是人族的阵法高手,被二爷招揽到了啸月天狼族。”
“其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啸月天狼族。”
“亦或者,他就是过来布阵的。”
“只不过……”
说到这儿,虎元的眼睛微微一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无论是这啸月天狼族,还是那位二爷,就都是该死了。”
“他们居然勾结人族。”
“这份罪证,必然是可以调动整个妖族的势力,去将他们全部铲除的。”
说到最后,虎元的身上也是释放出了浓烈的杀意。
“恩,照你这么说的,确实很像那么回事了。”
重明圣使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了一旁的虎王,问道,“你呢?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虎王的脸色微微一凝。
那位三爷是不是来自于人族,他心里也没底。
不过,虎阳到是说过,那个人类的身法和身体素质是非常恐怖的。
根本就不是人类应该有的身体素质。
第一弃后
所以,那位三爷大概率应该不是人族才对。
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虎元说得是很有道理的。
所以……
他沉思了一下之后,这才说道,“回圣使,我觉得大长老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呵,现在知道我说的有道理了?”大长老虎元冷笑道,“你之前不是还反对我的说法嘛?”
“不过……”
虎王皱眉看了一眼虎元一眼,然后,又对重明圣使说道,“这毕竟还只是猜测,到底是不是如此,是无法肯定的。”
“所以,我觉得,我所说的那种可能性,也是有很大概率存在的可能性的。”
“而且,大长老刚才还提到了一点。”
“也许,这就是那位二爷请来的高手,帮忙布下了一个阵法呢?”
“所以……”
一顿,虎王总结道,“具体要怎么做,我们还是听从重明圣使您的安排。”
听得此话,重明圣使便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虎王,然后,微微一笑。
手一挥,“那就去会一会这位三爷吧!”
说着,便是身形一动,朝着前方而去。
“我走前面。”
白虎飞将立马冲到了前方,在前面开路。
后面,虎王和虎元大长老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
……
翁!
片刻之后。
突然,在白虎飞将等一行四人前进的路上,出现了一道光幕。
而且,这道光幕出现之后,便是迅速的向着四周扩散,将白虎飞将四人笼罩而住。
困在了中间。
看到这一幕,白虎飞将的眉头微微一皱。
也不废话,抬手便是朝着那道光幕攻击而去。
轰!
一掌之下,那道光芒顿时便是颤抖了起来。
不过,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轰碎。
而是很快的稳定了下来。
刷!
白虎飞将又是迅速的拍出一掌。
轰!
顿时,光幕再次颤抖了起来。
白虎飞将在这一掌落下之时,注意了一下光幕四周的情况。
便是看到,在左右两侧的光幕之上,同样也是出现了不稳定的情况。
“你们两个,过来!”
当即,白虎飞将便是有着虎王和虎元大长老招了招手。
虎王和虚元大长老立马走到了白虎飞将的身旁。
“一左一右站好!”
白虎飞将指了指两边的光幕,说道,“在我动手的之手,你们一旦看到这光幕也跟着颤抖了,就用全力攻击。”
又道,“记住,要用全力攻击,而且,不要停,最好是不停的攻击。”
“是!”
两人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都是应了下来。
“准备好了没有?”
白虎飞将抬手,做势要动手,同时,开口问道。
“准备好了!”
两人同时回应了一句。
刷!
白虎飞将立马便是一掌拍下。
轰!
当光幕之上出现剧烈的晃动之时,虎王和虎元大长老瞬间出手。
他们也是动用全力出手。
一掌便是朝着身前,那剧烈晃动的光幕出手了。
轰!
轰隆隆!
就见两边的光幕之上,不断的传来一阵阵的轰响之声。
而虎王和虎元大长老也都是没有停下来。
继续在猛烈的攻击着。
每一次的攻击,每一次的元力轰入那光幕之上,都会传来巨大的轰响之声。
就这样,在他们连续攻击三次之后……
翁!
光幕猛的一颤,然后,便是突然碎裂开来。
然后,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了。
四周,再一次恢复了原样。
“继续前进。”
白虎飞将眉头一皱,低声吩咐了一句,便再次在前方带路。
……
又过了片刻之后。
前方又出现了一道光幕。
还是类似的情况。
光幕笼罩而下,将他们包裹其中。
他们只得强行破阵。
白虎飞将只得再次叫上虎王和虎元大长老,对光幕进行强行破除。
这一次,是连续攻击了足足四次,才将阵法光罩给破除了。
红妆快断官
而在破除了阵法光罩之后。
白虎飞将就没有再选择马上动身。
而是眉头一皱,对重明圣使说道,“圣使,我带着他们两人先走,你在这边等着。”
又道,“如果,前面还有阵法,我们先破阵,你再跟过来。”
重明圣使却是淡淡一笑,摇头道,“不用那么麻烦。”
“继续前进就可以了。”
“这些个阵法都只是困阵,不是太强。”
“你们三人既然可以破除,就不用太将他当回事了。”
“反之,如果遇到的困阵,是你们破不了的,那么,我呆在外面的意义何在?”
“我和你们在一起,至少,还可以给你们一个保障!”
听得此话,白虎飞将眉头一皱。
犹豫道,“可是,如果这困阵真的很强的话,我担心你……”
“有什么好担心的?”
重明圣使毫不在意的说道,“如果,这个阵法真的能够将我困住,并且,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那么,担心也没用。”
又道,“不要忘了,我们其实已经在阵法之中了。”
听得此话,白虎飞将点了点头。
也就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了。
当即,就带着虎王和虎元大长老继续前进。
……
就这样,一行四人,一路前行。
又是连续破除了六个类似的光罩困阵。
并且,每一次破阵的时候,需要轰击的次数都是在增加的。
虽然说,每一次只是增加了一拳。
但,连续的全力轰击,对于虎王和虎元大长老来说,消耗还是不小的。
所以,在总共的第八道光幕困阵被破除之后,当前方五百米左右的地方,出现一道人影之时,虎王和虎元大长老也是同时松了口气。
他们还真是怕这种光幕困阵,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真要是这样的话,他们也是会被累死的。
“想必,你就是那位啸月天狼一族的三爷了?”
此时,走在最前面的白虎飞将,盯着那道身影,沉的问道。
五百米远的那道身影微微一笑,点头道,“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这个‘三爷’的称呼的?”
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刘浩。
啸月天狼族的三爷。
自从启动阵法之后,他就一直在这边等待着。
准确来说,他已经在这边等候多时了。
而白虎飞将在听完刘浩的话语之后,便是皱眉问道,“这个很重要吗?”
“呵,确实不太重要了。”
刘浩淡淡一笑,说道,“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中部区域几股小势力之间的争斗,居然会将天妖族这等大势力的大将和圣使都给引来了。”
又道,“这还真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
“你杀了我虎通天,我作为他的师傅,自然是要来问个清楚,讨个公道的。”
白虎飞将冷冷的说道,“怎么?你有意见?”
“呵,哪敢有意见?”
刘浩淡淡笑道,“不过……”。
一顿,嘴角微扬,说道,“我也不是那种随便任人拿捏的人,你们想要说法,要公道,那就……”
说着,指了指阵法,“先破了我的‘九重困阵’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