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有事求我?
修罗传说
柴安平倒是没想到冰鸟会这么说,祂大可以说是什么“合作”、“帮助”之类的话。
“什么事?”他问道。
“不能说,你到时候会知道的。”小鸟毫无表情的说道。
“你还说你看不见命运的轨迹?!”
柴安平大怒:“就你这态度,还想我帮你?”
艾尼维亚:“……”
冰蓝色的小鸟很快肉眼可见的多了些灵性,祂收起了翅膀,脚下生出一支冰晶枝丫,站立稳当。
祂的声音变得柔和,不再是古板的中性,听起来清脆又悦耳:“因为帮我就是帮你自己。”
拉克丝眉头挑起,觉得这声音真是温柔极了,她下意识看向自己的男友。
只见他也露出了一丝微笑,但眼神仍然不为所动:“所以呢,神神叨叨的话语影响不到我,弗雷尔卓德的变化也影响不到我。”
小鸟幽深的双眼看向他:“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为什么又会在这里呢?”
“我们可以现在就离开。”柴安平微笑。
“不会的,格雷西·雪莱。”早已是冰鸟本尊驾到的小鸟说道:“你只会被命运推动着不断向前,不断向前!否则死亡的阴影必将吞噬你!”
柴安平闻言收起笑容,接着缓缓地皱起眉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生与死。”
柴安平再问凤凰就坚决闭口不言了,他无奈道:“要是我同意的话,我们就是同一阵营的兄弟,那你就挑点能告诉我的东西呗?”
“兄弟……”
凤凰似乎是被勾起了什么惨痛的回忆,险些直接中断连接离开,但很快祂就平静了下来:“我能告诉你的是,雪原正在发生变化,不光是拉克斯塔克,北方的霜卫要塞也在传出令人不安的气息,你可以尝试在其中获取利益,壮大自己的火焰。
古神们因为某件事物苏醒了,祂们正在将视线投向凡人,外来人也在虎视眈眈……”
柴安平眉头一挑:“阿瓦罗萨和凛冬之爪的战争便是因为你口中的‘某件事物’?”
“应该是。”凤凰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
竟然能让两大部族打的头破血流!
梦愿执着
“……你答应终止两个部族的战争,我便告诉你。”
一人一鸟再次大眼瞪小眼。
“……”
“想得挺美?”柴安平伸手想要揪把鸟毛:“你才是土著神灵,为什么要我出手?”
艾尼维亚叹息了一声:“此时的我出手阻止只会引来更大的灾厄。”
要是没有牵扯到自己,柴安平还是挺喜欢跟这些老古董聊天的,尽管祂们总是说话说半截。
“你在寒风城前不也出手了吗?”
“那时,我只是隐藏在你的气息里稍作引导而已,并不会被锁……”艾尼维亚突然住了嘴。
柴安平似笑非笑:“不会被锁定?你说的是导致你上一次陨落的人?所谓的灾厄指的也是他?”
艾尼维亚此时很想说一句“啊这”,但祂忍住了。
“你的猜测与我无关。”祂有些烦闷道:“但我建议你即使有所想法,也不要说出祂的名字。”
似乎是因为吃瘪,艾尼维亚没了谈兴,祂最后说道:“总之,我没有害你的想法,即使没有我,你自己拨开迷雾也会做出选择。
你在寒风城前已经做出了一次重要的抉择,跟随着它继续走下去,或许会帮助你在未来转危为安。
解决凡人的争端、庇护他们,同样也是在帮助你自己,你是这片冰雪世界的新血,希望你的到来能给这块土地带来不一样的生机。”
祂说完便逐渐化作青色的光点开始消失在柴安平面前,主动结束了这次通话。
柴安平这次没有阻拦,他正在思考着艾尼维亚最后的这番话。
跟这些老古董每次交谈都能有所收获,毫无疑问祂希望自己能代替祂结束这场战争,因此向自己透露了一些隐秘,比如说祂的上一次死亡,比如战争的起因。
“有点意思……”
誅神逍遙錄 三口釘
柴安平收敛起自己的神性和气息,消化着晚上的收获。
一旁的拉克丝两眼放光看着他,自认为见证了历史,也不打扰他。
“终止这场战争?”
柴安平刚冒出这个想法便忽然产生了某种直觉——他会因此获得某种裨益。
“艾尼维亚没有欺骗我。”
“祂自顾不暇,亟需一个靠谱的合作者,因此找上了我这个外来人,这种诚意是祂往后寻求‘帮助’时的敲门砖……那这逻辑就对得上了。”柴安平把艾尼维亚的话跟自己知道的情报相印照,就自认得到了模糊的答案。
恐怕就连艾尼维亚也不知道他能凭借晚上的猜到这些。
正如祂没想到柴安平因为祂的话一下子就联想到了祂的上一次死亡。
天命 落情泪
正常人哪里会往那个方向去想?
“哈——!”
柴安平仰天大笑一声,一边的拉克丝才缠了过来,她再不压抑自己的好奇:“快跟我八卦八卦!”
语气大有柴安平胆敢有所保留,就当场哭给他看的架势。
“好好好。”
柴安平顿时宠溺的搓了搓她的脑袋:“咱们晚上回去慢慢说。”
……
高空之上,森冷的寒冰结界之中。
一头振翅的巨鸟飞掠而过,丝丝缕缕的灵性从下方飘荡回祂的躯体中,与之融合为一。
巫門散仙
祂的眼眸中流露出人性化的情绪,既有无奈,又有讶异。
因为这次的灵性召唤,未来似乎变得更加不可捉摸起来,这让祂不知道究竟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
祂不知道格雷西·雪莱会在今夜之后做出什么选择,只能希望这个可能的盟友不要走上歧路,也希望祂的拉拢有效。
“戾!”
祂在这结界中发出一声清越的长鸣,于是神谕悄然随之降下。
祂要更广泛的宣布自己的归来,也是在为柴安平铺设道路。
在这祂司掌的结界中,没有任何人任何古神可以掌控祂的位置,这里是最安全的居所,同时祂也能在这片移动的空间中渗透影响现实。
“母亲……”
祂的目的地是弗雷尔卓德地底下最为炙热的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