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峯
小說推薦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峯
根据网上公布的官方赛程安排,传奇杯的赛事一共仅仅持续四天。
大致的流程,和MSI相差无几,只是赛程时间方面的安排相对压缩紧凑了许多。
毕竟也都是从六大赛区里挑选出各自的代表队伍,进行从小组赛开始直到最终BO5决赛的对抗较量。
但也就如同此前所提到的那样,对于广大的国服玩家网友们来说,在MSI季中赛之后得知这次的传奇杯赛讯,并没有让他们生出任何半点的期待,甚至只会因为其中的具体信息情报、而更加对国服这次的代表队伍不抱希望。
就连他们最引以为豪的God-上帝之手,都遭到了那样的完虐血洗。
区区一个由几个连名字都没听过的上世代老东西,临时凑出来的草台班子队伍,又哪里可能创造出什么奇迹。
“被小看了啊——”
赛前的这天夜晚,夜宵摊前的传奇杯国服代表队五位成员坐在一起,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网页论坛里各种帖子言论,六道忍不住摇头,感叹一声。
桌上放着一堆烧烤,还有些喝完的空啤酒瓶子。
看上去一桌人似乎倒是吃喝尽兴,没有半点因为即将到来的大战而生出紧张或者压力。
二号首长 黄晓阳
坐在六道对面的三号自顾自又往面前空酒杯里倒了酒,头也没抬地懒洋洋丢过来一句:
“没办法。”
“这次老二和老四不在,要和你们这俩家伙临时凑对搭伴,的确也让人心里挺没底气的。”
六道被噎得忍不住翻白眼:
“你——”
末世养狼
“喂老漠,人家NO的搞小山头排挤嫌弃咱们俩呢,你不帮着我说两句?”
被叫到帮忙的漠河神情平静,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变化,同样也自顾自倒酒喝了一口:
紅の隨想 芥末兔子
“没什么可说的。”
“如果不是为了国服电竞的整体利益,我也没想过有一天会和这几个人并肩作战。”
“相比较起来,如果可以的话——”
“我倒是更愿意去欧美或者韩国的队伍里试一试,和现在桌上这几位打打对台。”
三号听得忍不住撇嘴:
“嘁,你倒是去试试。”
“去了欧洲北美那边的烂摊子二流队伍,能杀得进决赛算我输。”
戰神聯盟之五劍傳奇
“去韩国?”
“啧,先看看人家李道宰乐不乐意把位置拱手相让吧。”
一旁的五号听得忍不住摇头,脸上露出几分无奈,开口责备:
“都收收吧。”
“一个个,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明天就要一起上场打比赛的,哪有现在自己先搞起内斗的。”
说着,她转头看向坐在身旁的自家未婚夫,同样忍不住流露几分嗔怪责备之意:
韩娱vi胸大有脑
赌爱 冷雨
“你也是的。”
“当队长的人,也不帮着劝两句。”
还未等到自家代表队的临时队长回应接话,又是六道先叫起来:
“哎,这话可别把我算进去。”
“他001是你们NO的队长,到我这儿我可不认啊。”
漠河放下酒杯,神情淡漠依旧:
“我也是。”
三号再次发出无情嘲笑:“用得着你们认不认,当年一个个反正都是手下败将,想进NO那都得先问问你们自己够不够格、我们乐不乐意收呢——”
话音落。
明显是直接挑起了另外两位的怒气。
漠河与六道的目光同时凌厉冷冽扫来,三号则寸步不让地迎上,三道视线在空气中交汇碰撞,迸溅出火花电光。
也终于是这时候,从头到尾一直似乎只在专心埋头于吃夜宵的一号才总算抬起头,目光从桌上几位身上扫过,乐呵呵地笑起来:
“挺好啊。”
“一个个的精神都很足嘛。”
“队内和谐不和谐的,要我说,倒是真没什么大碍。”
“还真该让其他的那些个老东西都看看,就算是咱们这样临时搭起来的草台班子……”
“打他们,也够了。”
……
比赛便从夜宵结束后的第二天正式开始。
三國之漢神 山大王的王
虽然说对于广大普通国服玩家网友们而言,对这次的比赛不抱希望和兴趣,但像是God、速水和KG的这些个职业战队选手,却本来是抱着想要来观战和加油助威的心思。
他们比普通玩家们更清楚知道即将代表国服出战的这次传奇杯几位成员的实力底细。
但也同样,更知道这次传奇杯的其他几大赛区对手,是怎样深不可测的可怕存在。
只是他们本来都计划好这天要结伴一道前往赛场,却临时被一号传话给了各家俱乐部的经理、领队们,轻飘飘地一句话便喝止叫停:
“看热闹什么的,就别来了。”
“该训练训练,该排位排位。”
“一个MSI不应该让你们垂头丧气,但也该让你们更清楚意识到自己和真正强大的对手之间存在的实力差距。”
“所以——”
“顾好自己。”
“一个个的重新打起精神,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强大到不需要再一次次为了战败而愧疚自责,强大到在天塌下来的时候,能够亲自站出来把天重新扛起。”
“当然。”
“这次,我们几个老家伙就先帮着你们扛下了。”
“且等着吧。”
可以修仙 梦的赞美诗
……
上午九点。
魔都,传奇杯比赛场馆。
六大赛区的代表队如数到场。
六道抬了抬眼,目光扫过人群,嘴角扯动一下:
“啧。”
“真是……难得这么多熟悉的老面孔啊,一次性倒是来了大半了。”
龍舌之禍
三号朝着不远处北美代表队那边为首的身影扬手打了个招呼,那边,则是Bullet回望过来,对着前者微微点头。
漠河的目光冷冷锁定在了韩国代表队所集结的那处,眼瞳中倒映出那位上世代韩国电竞皇帝的身影,幽幽火焰开始炙热燃烧:
“真是让人有些迫不及待了。”
全场的焦点,似乎注定只会是挽着手并肩而立的一号和五号。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两人的身上。
或者说。
落在一号一个人的身上。
那些视线中,有复杂的忌惮、崇敬、敌意、钦佩,更多的……似乎是畏惧。
乃至最终,国服代表队的其他几人,也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自家这位临时队长。
六道叹了口气:
“这种待遇,还真是除了羡慕没法说啊。”
漠河面无表情:
“也的确只有他可以。”
一号欣然颔首:
“的确是熟悉又亲切的感觉啊。”
他转头,目光从场间一张张面孔上扫过,最终落在那韩国代表队为首的那两位身上,笑起来:
“那来吧。”
“休息了这么多年,今天——”
“活动活动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