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凶狠、冷静。
陈东青反复在心中强调这个事,并尽量维持这俩个做事的准则。
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不容易。
毕竟是维持了四十多年老好人的形象,如今想要做成这样,可是需要一定胆量的。
不过,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还有人脉关系,也非常重要……就拿这灭火器的事来说,就是那个厂商,凭借关系得到的利益。
也不能说是有什么不对的,但是这个厂商能做这么畅销,也是他们的本事。
市局消防的事情,是最近比较轻视,倒也比较重要的事情。
上头下命令,提高消防标准,要求工厂都要配置好的灭火器。
生产灭火器的厂家,本来就不是很多,大多都是从国外引进,亦或是本地模仿。
有一家企业,他家的材料用的也没有特别,但是卖的价格,却又高的多得多。
这家企业跟消防那头一向联系密切,早就听闻这个灭火器什么的东西,要列入工厂安全的考核标准。
然后马上就开始跟着生产,但是这样可不是他的价格特别高的原因。
首先是这几年,灭火器制作公司,因为资质原因,没有做满一年的,不能作为可采用的消防器具。
接着,有了资质之后,还要去上面申请审核,作为民用企业的消防,又得审核一遍。
然后还得从上头申请,作为地方的又得需要资格。
这样一重又一重,才能作为合格的灭火器厂商。
其中审核的时间和手续,又长又繁琐,如果不是早就消息,一点一点去这么做。
在政策下来的时候,他们这个工厂可不会那么吃香。
而且资质审核的排队,也是相当花费时间的,而且是现在才收到消息的厂商,更是要挤破脑袋才能去进行资质验证!
更烦人的是,目前还没有普及电脑办公,所以办公的效率远远低于多年之后。
早就收到消息的厂商,又快又舒坦地办好了一切,然后推崇工厂消防的规范化……
这便做出了如此的效果,整个市场就只有一家厂商具有资格证。
只能去他们家买灭火器,才能通过消防检测,就是一家独大!
而且,因为一家独大,所有工厂都只能买他们灭火器,出品好坏也不重要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重返1990討論-第一百四十九章 消防的隱情鑒賞
他们吃高价,更是理所当然。
不过这个地位,也不算稳固,迟早也会有其他人把资质办好。
那到时候,他们这种质量又不是特别好,卖的还特别贵的厂商,是必死无疑。
可这厂商,毕竟是和消防有关系,知道灭火之类的各个优缺点。
借由缺点,再上传部门,利用关系,每年再添加几项可重可轻,可有可无的审核标准……
他们又领先一会儿资质认证,又继续站在了必须的位置上了。
不买他们家的灭火器,工厂就别想开工,人们只能多花点冤枉来换开工机会。
这边是有关系的力量,你能说他们有什么不对吗?
他们只不过是合理利用了规则罢了。
……
购置了灭火器,便可申请消防检查,重新开工了。
消防这个事情,本来就不是麻烦,再加上龙家那头也没有表示态度。
所以仅仅花了一天的时间,配合消防检查的人员,很快便完成了认证。
工厂,解封!马上就可以重新开工!
只不过,这订单的问题,又应该怎么解决?
陈东青重新坐回办公室里,终于有了运筹帷幄,万事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
他很冷静,首先给那该死的鸽子精海归程光希,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并没有拨通,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不接听的。
不过没有关系,他依然能找到订单。
在和程光希认识的商会上面,他的普通牛仔裤,也一样大放异彩。
期间,有不少人想要和他试着购买一些。
和这些人谈一谈,以限量推广为名,定下一些比较小的订单完成。
这样子,就算那程光希突然拿着合同过来,也能及时转换,做他的长久大单。
哼哼,工厂一旦运作起来,就是一个无情的印钱工具。
这年头的材料和劳动力价格,都是极其优廉,尤其是年市这个优秀的地理位置。
退可在国内营销横行,进可依借政策,横飞国外外销!
如果发展速度够快,就调查调查张文博的背景,和他好好打打对台戏。
要是可以,还能顺带把龙家吞并了,不过眼下的环境来说,确实是早了点。
不过,这手对台戏,自己不方便站在主角的位置,只能选择在幕后操作了……
眼下计划,就是借众多兄弟的名义,来打造商业生态链!
刘大海便是他想推的连锁餐饮老板,而制衣这一个顺利的话,他则是考虑徐光亮。
徐光亮为人也算是正直,计数和待人方面也不差,他也深恶痛绝那些黑心老板……
将制衣厂,交托与他,应该也错不了。
至于其他兄弟,那还得从长计议,毕竟眼下的情况,也不算是很乐观,只不过是慢慢打开了些。
教育这一行,还是自己做比较好一点,毕竟这一行的要求比较高。
自己虽然不是很厉害,但是有这个过目不忘的本事,以后得闲了,就可以看看书。
学识渊博,这才不愧是一所教育机构的老板嘛!
赚钱?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在办公室之中的陈东青,长出了一口浊气。
现在丁会计还在医院里面歇着,作为老板,他可要扛起这会计的工作,不能放松一点。
他闭眼冥想了一会儿,开始在记忆之中,翻找起那天……一闪而过的诸多名片……
犹如一道灵光闪过,他开始拿起电话,颇具气势的打起电话来。
“你好,我是陈东青,你还记得之前曾经在商会……”
……
商会之中,所有一闪而过的代销商名片,上面所留下来的电话,已经统统打了一遍。
从下午一直打到了晚上,一张记录的白纸,也被写得满满当当。
陈东青虽然是坐在椅子上,但也渗出丝丝细汗,但这一切付出都有回报!
拿下了几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