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对冯紫英的这番表现,永隆帝芥蒂顿消。
毕竟还是一个小家伙,还没有学会那些个老油子们面不改色淡定自若地给你一大套理直气壮的辩解,这很好。
实际上永隆帝对这个并不在乎,无论是冯紫英强词夺理的诡辩,还是故作委婉的解释,都在情理之中,谁会愿意承认自己的私心杂念?这岂不是对君上对朝廷的一种不忠?
但是冯紫英这般半遮半掩的承认倒是很符合永隆帝对冯紫英的看法。
并不掩盖本心的欲望,但是也懂得分寸进退,就像外界传言冯紫英有寡人之疾,好色贪花一样,这有什么值得多批评的?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己字卷 第十六節 不動聲色地塞人分享
才华横溢,誉满京师,风流倜傥,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人家有没有流连花街柳巷被御史攻讦,也没有和什么有夫之妇勾搭成奸,便是纳了胡女姊妹为妾,索要通家之好的美婢占为己有,这算个什么?
只怕人家都是乐见其成呢。
攀上这样一个无论是名声、人才、家世一等一的,前途又无限光明的年轻文臣,哪个姐儿心里不愿意?哪个家庭又不乐意?
当然永隆帝也知道自己钦赐三房兼祧肯定也为冯紫英的这段风流故事锦上添花或者火上浇油了,让他才华和风流名声并驾齐驱,这日后倒也能成为史书中值得一书的故事。
“好了,朕也知道冯卿不是那种不知轻重分寸之人,你父亲也当是如此,说说有多大把握,听说兵部那边至今还没有得到李如樟部那边的消息。”永隆帝好整以暇的把身子靠在御座中悠然道。
“回陛下,此番出喜峰口增援曹家寨的事情,臣和诸将也是仔细商量计议过一番的,原五军营中一部贺虎臣部,也就是在三屯营一战中率部突围而出那一部,当时也强烈要求加入此番北出喜峰口增援曹家寨,士气也不错,但是臣考虑到五军营经此一战,斗志大消,虽然贺虎臣部看起来颇有些知耻而后勇的架势,但是臣还是没有敢同意,而本身也有蓟镇军一营在太平寨驻扎,所以臣才抽调了各部的精锐组成这样一支军队,兵贵精不贵多,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却几乎都是整个永平府境内能跳出最能一战的了,而且人数少也能加强后勤补给压力,……”
冯紫英侃侃而谈,“臣相信这样一支军队是可以实现我们的目的,只不过出喜峰口是燕山山地,行军可能会很艰难,耗时也会很长,但臣相信也就在这几日里就该有消息传来了,届时李如樟部和黄得功部合二为一,便能再回古北口,复夺潮河所了,如果打得好的话,未尝不能给察哈尔人和外喀尔喀人背后一刀。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 txt-己字卷 第十六節 不動聲色地塞人
虽然知道冯紫英话语里有些夸大其词,就李如樟部和黄得功部加起来也不过万余人,岂能给一二十万蒙古大军造成多大的威胁?但是永隆帝还是很喜欢听到这样提气的话语。
精彩玄幻小說 數風流人物討論-己字卷 第十六節 不動聲色地塞人看書
起码不像朝中民间那些对时局形势双方情况一窍不通的家伙却是翻弄嘴皮子比谁都厉害,成日里在那里危言耸听,哀叹蒙古人可能要重演前明土木堡之变后围困北京城的那一幕,让永隆帝每日不胜其烦。
“嗯,冯卿,京营在三屯营一战中的表现让朕大失所望,没想到还有你提到的那个将军意欲一雪前耻的心气,这个姓贺的将军是什么情况?”永隆帝对冯紫英提到的那个京营中意欲加入增援曹家寨的武将很感兴趣,对这样一个有如此心气的武将他毫无印象,多半级别不高,而且大概率不是武勋出身。
“皇上说得是贺虎臣么?他是五军营一个把总,隶属于参将戚建耀部。”冯紫英知道自己成功的勾起了永隆帝的兴趣,这也是他有意提及贺虎臣的目的,“此人是保定军户出身,考中了武进士才进了神机营,倒是颇有些勇武气概,奈何京营中多年养尊处优形成的痼疾,他也只能随波逐流了,此番听闻我有意用兵增援李如樟部,所以他才想要立功赎罪,……”
永隆帝听得冯紫英介绍贺虎臣的情况,心里略感失望,一把把总,级别实在太低,但转念一想,京营中不都这样,好的位置都被那些武勋子弟占住了,自然也轮不到这些真正军户出身还是武进士身份的良才,所以也是暗自记住这个名字。
日后若是要重建京营,此人倒是一个可以重用的角色,只要自己破格提拔,非武勋子弟和武进士出身,简直就是再好不过的干将,自然能纳为己用。
“听说京营溃败之后逃到永平府那边的将士甚多?”永隆帝貌似随口问道:“不知道想贺虎臣这样还有些心气血性的武人有几个?”
“回陛下,京营在三屯营城东城西两部都只是溃败,并未被内喀尔喀和科尔沁联军全歼,所以逃出来的溃兵其实不少,臣在离开永平府时,已经陆续有接近两万士卒来到永平,论理他们该去遵化找蓟镇那边才是,臣也问过他们,大概是惧怕遵化还要和蒙古人有战事吧,所以他们大部分都选择逃到永平这边来了,至于说陛下所说的有心气血性的武人,臣也不好多置评,……”
冯紫英装作努力回忆的模样。
“不过我走时,好像还有一个才带着一部跟随着韩尚瑜韩大人一道来的杨肇基部好像还有些来头,据说他是带着一部拼死断后,和蒙古骑兵鏖战几番,且战且退,才保得韩大人一部能够逃脱,……”
杨肇基的确是一个人才,能在溃败大势已成的情形下还能组织起断后,甚至还来了一次败退后的伏击,打了一个漂亮反击,虽然因为兵力不足并没有起到多少战果,但是却还算成功的阻击了对方尾随追杀的意图,在京营中也相当难能可贵了。
冯紫英走之前也把杨肇基和贺虎臣一样都列为了抽选京营逃卒中重新整编的种子选手,就看他们这一段时间能不能有所成就,到时候送他们一场造化。
杨肇基,永隆帝又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但是他没有再问对方出身身份,那样就太露骨了。
只需要下来让卢嵩查一查,就知道贺虎臣和杨肇基的基本情况,本身就有着京营武官身份,如果真的不是武勋子弟,又有着一定才能,他自然不吝提拔纳为己用。
冯紫英现在已经大略能揣摩到永隆帝的一些心思了。
对于京营,永隆帝已经意识到哪怕他是皇帝也不可能就把这样一支力量彻底废除了。
不说本身京师城的守卫就需要一支庞大的武装力量,这是传统规制,哪怕这支庞大的武装力量可能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日渐腐化堕落,战斗力会日渐消退,但是只要十来万人摆在那里,给京师城乃至京畿之地数百万老百姓的安慰,给京城中达官贵人和高门大户们的心理安慰都是必不可少的。
更不用说这支力量背后多达二三十万生活在京城内外的士卒亲眷。
这同样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换了在别的地方也许影响不大,但是他们生活在家京畿之地,而且大多生活在京师城内,一旦伤害到他们的利益,那就不容小觑,甚至某种程度上能裹挟民意。
现在永隆帝要做的就是两桩事儿,一是通过各种手段掌握和夺取京营的控制权,这不涉及普通士卒,主要是武将军官,现在内喀尔喀人把这帮人抓走了,简直是再好不过;二是重新提升这支军队的战斗力,但这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甚至也不是最紧迫的,远比不上前者。
只要京师城内只有这一支决定性的武装力量,那么谁掌握了它,谁就占据了绝对主动。
所以,宰赛手中的几百号人就很关键了。
超棒的都市言情 數風流人物討論-己字卷 第十六節 不動聲色地塞人熱推
冯紫英猜到了一些东西,但是也知道永隆帝永远不可能说出来,只需要臣子们自行理会罢了。
“内喀尔喀人是一个不错的合作者,他们对建州女真有敌意,同时又不太甘于臣服于察哈尔人脚下,而且地理位置正好处于察哈尔人以北,外喀尔喀人以东,建州女真以西,甚至还能连接东海女真,所以这样一个合作者的存在积极有价值。”
冯紫英耐心地向永隆帝介绍着自己为什么愿意和内喀尔喀人谈判甚至表露出愿意结盟的意图。
“科尔沁人很危险,从各个渠道的情报显示他们正在积极的和东虏勾结,双方一旦结盟,夹在他们中间的叶赫部和乌拉部就非常危险,所以必须坚决遏制科尔沁人的这种姿态,好在此次内喀尔喀和科尔沁联军南侵使得宰赛的威望得到很大提高,内喀尔喀人对科尔沁人可以施加更大的压力,我和宰赛说过,如果有必要,辽东、叶赫部和内喀尔喀五部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联手彻底肢解科尔沁人,总之绝不能让建州女真的手轻易伸入东蒙古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