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什么企划案?”小李看着任吉信,愣了一下。
他上午没与任青一起,不知道盛聿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这份文件他倒是记得,是任青拿回来的,不过任青拿回来后,也没看,就随手放在办公桌上。
因为任青不在意的态度,也不是什么重要文件。
这份文件一直在这儿没人看。
吉信容色冷漠的提到了“任唯一”的名字,让小李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他追出去询问,然而任吉信拿着文件,根本就没有停下来。
小李看着他离开,连忙想起来,给任青拨过去电话。。
**
与此同时。
窦添别墅区的高尔夫球场,这边是京城有名的富人区,楼盘开发很不巧也是窦家,都是相距甚远的别墅湾。
高尔夫球场被圈在了窦添的独栋别墅范围。
窦添的这栋别墅是这个楼盘的楼王,当初这个楼王是窦家给苏承留的,只是苏承没要,只要了市中心的复式二层。
他跟卫璟柯不一样,卫璟柯是苏家人,但他远算不上苏家的心腹,这两年苏承几乎都没使唤他。
而窦添是跟苏承在训练营混过的,虽然是房地产开到联邦大亨的儿子,但圈子里没人敢小看他。
京城这个圈子,敬畏他的人不知凡几。
数数京城,能真正把生意做到联邦的,除了兵协跟苏家,也就一个窦家而已。
生存 綠嬑
任唯一是半路出家的,前期就靠着任郡这个名声,后面打出名气了,能与苏娴风未筝齐名。
但无论是她,还是风未筝都非常清楚,她们两人虽然与苏娴齐名,但与苏娴之间还有着差距,苏娴几乎不在她们的圈子出现。
而窦添也差不多,常年在联邦,要不就在自己的圈子里玩儿。
他的圈子不大,甚至比不上任唯一的交流圈,但他的圈子里有一个人却让人不得不在意——
苏承。
前些年还好,这两年没有在京城公开露过一次面。
能让他出席的场合,只有七大家族四大协会的公开选举或者议事,出席这种场合的又都是几大家族的负责人、协会的会长副会长。
所以京城年轻一辈的圈子都知道,苏承从来不跟他们玩儿。
能跟他正面接触的只有窦添卫璟柯这些人。
任唯一亚特跟窦添接触过几次,也就接触过几次而已,窦添是苏家的人,没人想要从窦添这里拿到什么好处,只是想通过窦添联系苏家而已。
这次的机会任唯一自然也没放过。
任唯一到的时候,风未筝已经换好了运动服,拿着球杆站在草地上,正同窦添说话。
风未筝因为是调香师的关系,身材十分纤细,眉宇间有种林妹妹的弱柳扶风之感,但神情又极为清冷。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窦添跟风未筝关系好,风未筝常年为窦添看诊。
除却他们,现场还有不少人,有男有女。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任唯辛在任家飞扬跋扈,到这儿却是老老实实的低头,“添哥,卫哥。”
这里几乎没有他说话的地儿。
“大小姐。”其他人看到任唯一,也一一打招呼。
“风小姐,窦少。”任唯一走过去,笑着打招呼。
超级战神 金牌人生
窦添跟谁都处得来,他偏了偏头,看到任唯一,咬着烟,轻笑了声,“任小姐。”
“听说遇到棘手的事了?”风未筝跟任唯一也是认识的,京城这三个女人,明里暗里都会暗自比较。
几个小时过去,风未筝通过盛特助,知道了任唯一在任郡那个女儿手里栽跟头了。
任唯一在年轻一代的人中呼声很高,听到她栽跟头了。
不说其他人,连窦添都偏过头,咬着烟,眼尾微挑着看向任唯一,眸底多了些好奇,“什么人,还能让任大小姐栽跟头?”
任唯一面伤风轻云淡,提了一下孟拂的事儿。
“盛老板脾气古怪,苏长老在他那里都没讨到什么好处,这位任小姐不简单。”窦添不怎么关注任家的事儿,也就听说任郡带了个私生女回来。
任家最近继承人的事闹得正凶,不少人还在观望着。
一听这些话,窦添不由生出了些好奇心。
养奴成妃
醜女亦傾城
说起来也是奇怪,他们外界也就听到任郡找到了一个私生女回去,但直到今天,消息被捂得滴水不漏。
因为比起孟拂,任唯乾主动放弃继承人的身份在京城引起不小的风波。
情徒 领度
“确实,”身边的一个年轻人也点头,“就盛老板,他发火我都不敢看他,啧。”
另外一个女人攀上窦添的胳膊,态度略带媚色:“那我估摸着再过不久,京城不能惹的名单,那位小小姐也要抓上尾巴了。”
不得不说,孟拂还没露头,就这第一把火,已经让她在这个圈子打出了名头。
在任家听到的就是大长老他们讨论孟拂的话。
到了窦添这里,又听到了他们嘴里的话。
孟拂,孟拂,到处都是孟拂。
任唯一脸上笑着,眸底却沁出了点点的寒意。
好在窦添对这些也不感兴趣,他目光看着入口的方向,似乎在等什么人,心不在焉的。
这让任唯一跟风未筝都有些好奇。
风未筝唇抿了抿,“他要来?”
这话一出,任唯辛不由看了风未筝一眼,有些失神。
任唯一恨铁不成钢,转头,看向卫璟柯,却发现卫璟柯在游神,这倒是奇怪,任唯一诧异。
京城多少年喜欢风未筝,她也是知道的。
“他怎么会来这儿?”窦添随意回了句,然后也没再等,看着到点了就拨了个电话出去,这个电话自然是打给孟拂的,他起身,目光看着大门的方向:“你到哪儿了?”
“路口,”孟拂能看到别墅入口,她支着下巴,懒洋洋道:“看到门口了。”
“行,”窦添眯眼笑了,“你等着,我去接你。”
窦添今天找孟拂,主要是他的厨师又学了个新菜,最近两天苏地也老往他这儿跑,这下子苏承不提,窦添也上道,直接邀请孟拂。
三國之宅行天下 賤宗首席弟子
挂断电话,窦添向在场的人的挥了挥手,顺便掐灭烟,“风小姐,你们先玩着,我马上就来。”
窦添喜欢抽烟,但在孟拂苏承面前他不敢抽。
他脱了外套,扔给一个小弟,就朝大门口的方向走。
他没有说要去干什么,但他刚刚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话的态度,温和极了,又带着哄祖宗的架势。
窦添名气不大,甚至不如任唯一,但他面对任唯一跟风未筝等人只是礼貌而已,从未摆低过这种姿态。
任唯辛一直没敢说话,他拿着高尔夫球杆,用力挥出了一棒,偏头看向卫璟柯:“卫哥,添哥这是转性了?”
窦添刚刚接完电话,什么也没解释,就离开了。
甚至连向他们介绍都不曾。
任唯辛这一问,冰雪般的风未筝也看过来,状似无意的道,“一副照顾祖宗的架势。”
卫璟柯如果说两年前不着道,现在已经醒悟了,其他人问他肯定不说,但他对风未筝也有滤镜在,语气缓了缓,但话语却让在场的人都一怔。
“可不就是位祖宗。”
**
别墅内。
窦添一反刚刚在球场上的正经,把自己的零食还有电脑搬下来给孟拂,“我就在外面球场,你要想出去了,就call我,这个别墅没其他人敢进来打扰,苏二哥马上就来。”
炽焰之魂 卡列颠
把该说的都说完,窦添看着去厨房跟厨师学习的苏地,才放心的出门。
等窦添出去后,孟拂才打开窦添的电脑,登录了国际最大的IT论坛error论坛。
上次来的时候孟拂就发现了窦添的电脑跟京城其他人的电脑不一样,性能几乎能比得上她的电脑。
她登录论坛后,就发了一个帖子。
主题:【浅谈利用系统智能控制炸弹,以最小的损失达到最大利用率,假定一个可能性,如果可以,系统最短能在几秒钟内分辨出拆弹线路?】
楼主:【天天都想赚钱】
error论坛都是些兴趣爱好者,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领域级别的大佬。
论坛里的人是可以相互关注的。
这些大佬每发一个帖子都会引起热议。
孟拂的帖子刚发出来,并没有引起多大波澜,只有寥寥两句嘲讽。
1楼:论坛考试门槛越来越低了。
2楼:……
直到两分钟后,关注这个帐号的人,忽然发现动态里多了一个帖子,他们擦了擦眼睛,发现发帖的人,连忙点进去。
5l:擦亮眼睛!大佬,等我研究一下,马上回答你!
12l:人工智能控制路线?虽然天马行空,但有点意思,我整理一下,马上回。
59l:理论上来所,这个路线是行得通的,不过……
106l:不是,这个帖子有这么多水军?
119l:[回复106楼]你看看评论的都是谁,再来秀智商吧。
222l:[回复106楼]现在还有人不知道天网第一黑客出自error论坛?
329l:上帝!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这么多神仙同台!
555l:我很想参与一下,但我发现我看不懂[沧桑]
666l:一群神仙打架
……
孟拂这边发了帖子不久,就得到了几个有效的回复,都是论坛的大神。
除此之外,有不少人私信她。
她又多了几百个粉丝。
不过比起微博的亿万粉丝,这几百个不过毛毛雨。
这边的窦添又重新回到了高尔夫球场。
看到他回来,现场不少二代们调笑,“添总,听卫哥说有位小祖宗,不带过来大家认识一下,怎么一个人过来了?”
这种类似的玩笑,不少人都开过。
这些人一说,风未筝等人都看向窦添,等着他回答。
却没想到窦添嘴角的笑容敛了敛,看了说话的人一眼,要笑不笑的:“你们这群人玩得疯,我要真带她过来,要不了明天,我们就都会被发配出去。”
这句话一出,问话的人面色一变,额头忽然间就出了冷汗,“窦、窦少……”
苏承的圈子干净。
窦添也不会把孟拂带到这乱七八糟的圈子里。
“嗯。”窦添拿了个高尔夫球杆,打了个球过去。
这一番算是揭过去了。
窦添打球的时候,风未筝拿了瓶水过来,太阳下,她的容色十分冷清,声音也平静,“我见过她。”
婚夜逼她至浴室:首长大人,娇妻来袭
“嗯?”窦添抬头。
“没看到正脸,”风未筝手里的水紧了紧,“圈子里的?”
“不是。”
风未筝抬头,“我倒是没想到,他那种人……”
“风小姐,那是你不了解他,他喜欢人的时候,不是我们看到的样子,”窦添看着球进了洞,才转头,看向风未筝,开口:“知道这两年他干嘛去了吗?上赶着给人当助理,你明白了吗?”
**
这一下午。
圈子里又因为窦添无意中透漏的消息在猜测。
但除却这些,他们半点儿也查不到。
任唯辛坐在车上,看向任唯一,“添哥说的那人到底是谁?”
“不知道,苏家想要隐住的人,我们猜也猜不到。”任唯一摇头,静下来的时候,她难免又想起孟拂,胸口还是闷。
不过好消息是,今天下午的局,她成功通过了窦添的好友认证。
着对她来说是好事。
窦添那个圈子本来就难进。
到了任家,就看到路上喜气洋洋的,任唯辛抓了一个人询问。
看到任唯一跟任唯辛,被抓到的佣人有些害怕,“是……是任先生在给孟小姐庆祝……请了很多人在校场……”
“庆祝?”任唯辛冷笑一声,他松了佣人的领子。
因为见到风未筝的好心情瞬间被破坏,他转向任唯一,冷笑,“拿到一个项目,任郡他们就迫不及待的给她庆祝?怎么以前没见他们对你这么上心?”
廢帝守墓人 行藍
任唯一抿唇,烦躁的往自己的住处走。
刚回去,就看到任吉信跟林薇等人坐在大厅里,空气好像被浓缩了几倍,只需一丁点的火星就能被点燃。
“怎么了?”任唯一还算镇定。
任吉信深吸一口气,没说话,只把一份文件给任唯一,“大小姐,您看看。”
任唯一接过来,认出来只是自己曾经跟盛聿的合作企划案,她随意的问:“怎么会在你这里?”
“怎么会在他这里?”林薇猛地一拍桌子,气得唇角颤抖,“这是吉信在任青那儿拿来的。”
只需这一句。
任唯一也不用林薇跟任吉信多解释。
她抓着文件的手慢慢收紧。
在任青那里拿到的,她跟盛聿写的企划案竟然在孟拂那里,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原本中午的时候,任唯一就觉得孟拂能跟盛聿合作,就觉得奇怪。
两天之内,还做出了企划案。
任唯一深吸了一口气,嘴上微笑着,可睁开眼睛,那双漆黑的眸底都是燃着的火气。
“真是混蛋!”任唯辛仿佛被点燃的爆竹,直接转身去校场。
“哎——别乱来!”林薇跟了上去。
任唯一深吸一口气,也跟了上去。
校场上,今天任郡开心,任家大部分人都聚集在一起。
大长老跟管事这些人现在十分给任郡面子,“孟小姐英雄出少年啊,有你的风范。”
任唯一来的时候,大长老还在与任郡说话。
现场喜气洋洋,十分热闹,热闹得有些刺眼。
看到任唯一等人,来福叔顿了一下,然后恭敬的道:“大小姐,您也来了,先生他们正在替……替孟小姐庆祝。”
说到最后,来福的声音有些小。
听到来福的声音,这边的人都看向任唯一。
大概都没想到,任唯一会过来。
一瞬间,现场的气氛有些变化了。
任唯一深吸一口气,她看着任郡,听着周围人对孟拂的夸赞,心里的郁气几乎浮于表面:“替她庆祝?”
听出了她语气里淡淡的讽刺。
大长老眉眼一皱,“大小姐,你失态了。”
“什么失态?”任唯辛挣脱林薇,夺下任唯一手里的文件摔到任郡面前,冷笑:“庆祝你们尊敬的孟小姐是怎么拿我姐的企划案跟盛老板谈判?怎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尊敬孟小姐是靠什么拿到了盛老板的这个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