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火焰……是火焰的气息。
昏暗的牢房內一下子就被火光照亮,与此同时那墙壁紧闭的门也猛然打开……蜷缩在这里的女孩们不得不往这门口走去。
她们是不敢离开这个地牢的,心理上并不允许她们这样做。
但浓烟的蔓延已经唤醒了她们的本能,女孩们惶恐地迈出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地牢,试探性地走到了门外的世界。
元稹:只緣感君壹回顧
她们发现,火光,到处都是。
曾经那些可怕的家伙,此时正忙着扑火,奔逃,竟是没人有空管她们。
逃——!
混沌麻木的心中,如同一道惊雷似的,一个念头刹那之间在女孩们的心中迅速诞生!
異界之機關領主 紅發青春
逃!
逃离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
逃!
逃离这个地方……逃!
……
书房的门一下子踢开,南小姐此时正肩扛着尤利娅走了进来——但书房此时还有别人。
他正在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什么,他的衣袋裤袋都撑的鼓鼓的,甚至怀中还塞了一大把的东西——趁火打劫。
见南小楠出现,房间内打劫的家伙瞬间惊恐地放下了手上的东西……他贴着墙壁,紧张万分地逃向门口。
南小姐甚至懒得理会这个做小偷的家伙,只是随后卷起了一件工艺品,直接将人砸晕了在地上。
顺带一提,这位趁火打劫的家伙,其实就是那位将南小姐引路来到这里的小食摊的老板。
“让你卖我。”
冷笑了声,南小姐随手将尤利娅放在了椅子上,随后来到了书桌背后的书架前……机关是不可能找的,都掌握了黑魂之躯的雾化能力,还找什么机关啊,当然是穿墙啊!
她顺利地进入了书房的暗房之中。
不大,十来个平方左右的样子……这里放置了一些通讯用的工具,还有一大片的监控屏幕,基本上覆盖了赌场的内外。
但众多的屏幕之中,只有一片屏幕是熄灭的——中间的那块。
南小楠沉吟了一下,身体便开始了缓缓地雾化——这个能力既然解锁了,以这位次元夹缝魔女的见识,很容易就能够开发出它更多的用途。
雾化之后不一会儿,雾气再次凝聚,俨然已经化作了【代理人】的模样。
南小姐这时候才将中央那块熄灭的屏幕打开,然后一脸平静地等待了起来——只是,屏幕虽然已经开启了,可依然还是漆黑的一片。
“联系不上吗。”南小楠皱了皱眉头。
再等下去也没有太多的意义,因为火势快要蔓延到这个地方了——当然,火是她放的。
她摇摇头,正要转身离开。
“有什么事情,你已经同一天内找我两次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仪式会场吗。”
漆黑的屏幕,有反应了!
看起来也是一个昏暗的地方,隔着了纱帘……纱帘的背后,有一张巨大的座椅,正有人坐在了椅子之上,坐姿看看起来似有些随意。
只是声音传达过来,显然是经过处理的,甚至分不清对方的性别,昏暗的视线,以及同样黑色的纱帘,也只能够勉强地看到一丝影子。
【代理人】背后真正的操控者……操控赌场,以及背后控制了许多女孩的真正黑手!
“有、有人要杀我!”南小楠此时捏着嗓子,带着一丝迫切的口吻飞快地说道:“总算能联系您了,实在是太好了!”
“有人要杀你?”黑色纱帘背后的人似有些狐疑,沉默了几秒之后,才问道:“谁要杀你。”
“我不知道,对方也是圣能力者!”南小楠此时飞快地说道:“我的秘书,你知道的,她也挡不住,已经牺牲了,我只能找您了。”
“圣能力者吗,难道……”黑帘背后的人沉吟着什么。
声音太轻了,南小楠甚至听不清楚……她悄悄地扭动音量。
“你做什么?”那人却冷不丁沉声喝道。
“我…我听不太清您的声音,可能是信号不好。”
“嗯。”
南小楠下意识松了口气,暗道藏于背后的这个黑手,可真是个小心的家伙,她试探性地道:“现在我,应该怎么办?”
“是啊,要怎办好呢。”那人忽然轻笑了声,“你看,既然有人要杀死你,而且还是圣能力者,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已经暴露了。”
狠狠愛:校草狠寵壞丫頭
“是的,只能撤离了。”南小楠点点头。
“那个要杀你的圣能力者,还在外边吗。”
“在,不过恐怕再过不久就要找到这里了。”南小楠摇摇头。
“你知道的,我不想暴露这个地方的事情,尤其是当下的这种环境。”那人淡然说道:“诺斯塔,这段时间以来,辛苦你了,你是我最忠诚的仆人,我会…铭记你的。”
诺斯塔……看来就是【代理人】的真正名字了。
但南小楠此时却猛然一惊,惊道:“你想要做什么!”
只见屏幕突然一暗,与此同时,其余的屏幕都在这瞬间亮起了红色,并且出现了同一组鲜明的倒计时数字!
二十秒的倒数时间!
“比我还狠!”南小楠此时只来得及暗骂了一句,下一个瞬间,直接化作了雾气,冲出了暗房。
她在书房之中,直接将尤利娅给卷了起来……带着尤利娅,她是做不到穿墙的,只能夺命狂奔的模样。
然而二十秒的时间眨眨眼就已经过去。
一道巨大的响声出现,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震荡,以及充斥在所有走廊之中的恐怖火舌!
轰隆——!!!
……
……
嘭——砰砰——!!!
粉色的烟花弹在半空之中炸开,【自由之都】的城市上空,此时弥散着五颜六色的雾气,街头此时依然热闹。
“好热闹啊……阿萨谢斯老板怎么还没有回来。”
克丽丽正趴在了大堂的柜台处,无聊地看着电视节目。
凶案 莫
优夜小姐进了房间之后就在没有出来过了,她也不好去打扰。贝特朗先生早些时候又出去了,说要去找找早上逃掉了的那个家伙。
洛先生还没有进门就被城主大人的助理接去会场……还有那位南小姐,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不见了人。
感觉大家都很忙碌的样子,只有自己似乎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克丽丽叹了口气…她想了想,便从怀中将那本阿萨谢斯老板交给自己的笔记本给取了出来,再次翻开。
这是与自己身世有关的东西,可笔记本却是空白的,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只不过这毕竟是关乎自己身世的东西,又是阿萨谢斯老板亲自交给自己的,所以她觉得随身带着会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摇摇头,随意地翻开了几页空白之后,克丽丽便再次将笔记本收入怀中……现在要做点什么呢?
“要不……”
克丽丽决定好好地祈祷一次。
自从自己的天命系统激活了之后,因为中间发生了太多事情的关系——也因为从前没有祈祷习惯的关系,克丽丽事实上还没有很完整地完成过哪怕一次正式的祈祷。
其实祈祷之词,她早就已经背诵过了,是阿萨谢斯老板教会她的。
于是,公馆的小女佣便打开了旁边的窗户,打算在这里完成人生第一次完整的祈祷——只是窗户打开的瞬间,却有什么东西从外边扔了进来。
是一个纸团。
克丽丽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将纸条捡起,打开……看着纸团上写着的东西。
“这是……”
魔道极尊
公馆的小女佣,脸色一下子就有了变化。
……
……
一种类似野兽咆哮的声音,正从前面的房间传来……隔着观察用的玻璃幕墙,卢迪克校园长与利瓦尔,另外还有两名上了年纪的医生,正皱眉看着这一幕。
刺芒 飛軒
病床上,那浑身都是烧伤,却不受控的家伙,及时是在束缚带的捆绑之下,依然挣扎得十分厉害。
“卢迪克先生,我们已经用了很大剂量的镇静剂了,可一点效果也没有……再继续使用的话,我恐怕他的心脏会负荷不了。”其中一名医生脸色严峻,飞快说道。
“我觉得这不是能不能负荷的问题……而是我根本看不懂的问题。”校园长这会儿摇了摇头。
旁边关于这个重伤者的心电图谱,一直都在疯狂的跳动,用了镇静剂还是没有用之前,都是这个样子。
“是啊,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案例……卢迪克大人,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不知道啊,下水道捞上来的呗。”校园长耸了耸肩,冷不丁问道:“既然药物没作用的话,你们要不尝试一下物理打击?”
武碎星空
“卢迪克大人!这个是病人!我们怎能那样对待一名病人!”医生们气呼呼地指责着怒道。
“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校园长此时耸了耸肩,随后冷不丁道:“开门,让我进去,我想要近距离看一下这个家伙。”
“这太危险了,他身上或许带着什么细菌之类……他这个样子,很难说。”医生们并不想同意的模样。
只不过校园长已经直接走了进去了,甚至连防护服也没有穿上。
“卢迪克大人,你不能就这样进去!”
冰山奶爸 七七家d猫猫
医生们连忙阻止,只是利瓦尔此时已经伸手挡在了两名医生的面前,“放心,他死不了的……但你们要进去,我就不敢保证了。”
“这……”
这个青年的目光,有些冷峻,两位医生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此时,卢迪克校园长已经来到了重伤者的床边……他盯着重伤者那布满血丝,甚至泣血的双眼,却忽然叹了口气似的。
校园长缓缓地将衣袖拉开了一些,然后皱了皱眉头,似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将手腕送了上去,并且嘀咕道:“一下下就好了,真的,不好太用力啊,老兄……我很怕痛的。”
床上的重伤者,在暴戾失控之下,疯狂地咬向了卢迪克校园长的手腕。
校园长此时眉头绷紧了些,但什么话也没有说……手腕已经被咬破,鲜血开始滑落,缓缓地灌入了重伤者的口中。
此时,校园长猛然将自己的手腕给抽了回来,似乎是多一秒也不愿意似的。
只是原本应该被咬破的手腕,此刻除了一些印痕之外,伤口竟然已经消失不见……校园长将手腕处的血迹擦去,便将手腕藏入了裤袋之中。
床上的重伤者,此时竟然已经平复了许多,再过了不见,更是彻底安静了下来。
“他的情况开始变好了!你到底做了什么?”
外边的医生们此时不禁惊讶无比地问道。
校园长转过身体来,双手合十,像是个神棍似的,悲天悯人道:“我只是为这个可怜的家伙祈祷而已!一定是【圣人】听到了我的心声,所以赐予的神迹!啊,【圣人】,我赞美您!”
放屁!
圣人不是已经【圣陨】了嚒!
医生们不信的……要不是卢迪克是这家医院最大的董事的话。
校园长很快就从里面的观察室走了出来,带着利瓦尔走到了外边的走廊上。
“利瓦尔,你留在这里,看好这个受伤的家伙……另外,也等一下从阿萨谢斯那里运回来的那些尸体的报告吧。我要去仪式会场了,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明白了。”
“嗯……还真是让人期待啊,晚上的总决赛”校园长忽然伸了伸懒腰,打开了走廊的窗户,“今天【自由之城】的风,有些黏糊糊的,不太清爽的样子呢。”
重生民国野蛮西施 姚十三蝶
“那是因为你出汗了而已。”
“……”
……
……
圣少女仪式会场。
“洛先生,请进!”
男助理此时站在了一扇门前,为洛老板打开了房门,并且做了个请入的手势——里面的房间,其实是化妆镜以及休息室,是给大赛的评委们使用的。
至于要出场的圣少女们,则是有另外一处化妆以及休息的场所。
休息内,此时已经有好几个人了……显然都是晚上总决赛的评委。
洛老板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位在阿斯曼小姐的成衣店见到过的,穿着白色男士西服的以萨贝尔……今天的她,倒是穿了一件较为保守的晚礼服长裙。
“那位是伊莎贝尔女士,是【自由之都学园】的圣仪课的导师,也是这方面的权威……”
男助理领着洛老板前往他的位置,并且在旁边小声地介绍者已经到来的这些评委的信息。
“至于旁边那位,是诺斯塔先生。他是【自由之城】著名的凡赛尔学派的派主,有名的大学者之一……”
洛老板循着男助理的目光看了过去……看到了那位坐在化妆桌前的男人。
男人似乎感受到了目光,也看了过来,随后露出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点了点头。
洛老板已经坐了下来,他比较好奇地问道:“这次七都的管理者们,不会出席评委吗?”
“不会的。”男助理恭敬地应道:“不过城主大人,还有其它的管理者,会作为颁奖嘉宾上台。”
就在此时,那位凡赛尔学派的派主诺斯塔先生却猛然站了起来,甚至吓了旁边的化妆师一跳。
看着众人投降了自己的惊讶的目光,只听见这位诺斯塔先生吁了口气,平静地说道:“失礼了…我想去一趟洗手间。”
“哦……哦,好的。”男助理连忙点了点头:“诺斯塔大人,我这就带你去吧。”
“不用了,我知道在哪。”
诺斯塔说完,便径直走出了休息间去,看起来真的是很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