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燕南飞眼中闪过精光。
他之所以选择血刀老祖出手。
那是因为血刀老祖名气臭。
他时候江湖上的燕大侠。
为了名声,他也要杀恶名昭彰之人。
至于薛无泪他们,那是萧四无的任务。
他自然不打算插手。
此时场中还有薛无泪、丁典、狄云以及令狐冲四名蒙古国高手。
剩下的,都是血衣楼的杀手们。
曲无忆提着奴意双环朝着薛无泪走去。
她对薛无泪很熟悉。
四盟与血衣楼也打过很多交道。
这次若是能在这里杀了薛无泪,曲无忆也算替众多四盟同胞报仇。
而且,薛无泪也是她认为四人中武功最高之人。
只要挑了薛无泪,她也算给林平之减少压力。
她眼中满是冷冽之色。
“薛无泪,今日你的对手,是我。”
薛无泪眼睛眯起。
他笑了起来。
看上去颇有几分阳光。
君子温润如玉,此时涌来形容他再适合不过。
可下一瞬间,他微眯的双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曲无忆,你自寻死路。”
就在曲无忆准备出手之时,林平之叫住了她。
“无忆。”
曲无忆停下脚步。
她没有回头,只是轻瞥一眼林平之。
“嗯?”
林平之提着泣血剑,缓缓走到曲无忆的身边。
“那些血衣楼的杀手给你,他们四个交给我。”
曲无忆听到林平之的话,不由愣了一下。
虽然不知道除了薛无泪之外,其他三人的武功如何。
但是想必肯定也不低。
林平之刚刚与西门吹雪决斗完。
能行么?
曲无忆有些犹豫。
但薛无泪却没给曲无忆犹豫的时间。
“哼!争来抢去,把我们当什么?”
梦中的那个我
他脸上带着怒色,身形一闪,一掌就朝着林平之拍来。
相比较曲无忆,他更想杀的,依然是林平之。
曲无忆正想出手。
林平之将她轻轻推开。
“无忆,去!”
曲无忆被林平之推开,也没有办法。
不过这里这么多血衣楼的杀手。
也够她杀得。
她提着奴意双环,直接开始宣泄她的杀意。
林平之一掌拍向薛无泪。
“龙象般若掌!”
薛无泪眼中闪过惊色,身形直接被轰飞出去。
丁典见状,纵身一跃。
“薛大哥!”
腹黑小狂後:邪王,請接招
他连忙接住薛无泪。
笨蛋闯三国
薛无泪被丁典接住之后,嘴角也溢出血迹。
他捂着胸口,警惕地望着林平之。
“他内力充盈,咱们一起上!”
薛无泪狠狠说道。
他本以为林平之只是强装的。
没想到这一掌下去,却是直接被林平之震伤。
丁典和狄云都恨恨地望着林平之。
在他们心中,林平之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骗取了丁典的神照经,却还想将他们杀死。
狄云扶着薛无泪,担忧地问道。
“薛大哥,你的伤可还好?”
“无妨。”薛无泪摇了摇头,“神照经果然奇妙,我现在已经好了很多。”
狄云听着薛无泪没什么事,也才放心下来。
起初薛无泪带着丁典和狄云逃回血衣楼之后。
丁典便将神照经也传给了薛无泪。
他们三人,现在都会神照经。
令狐冲虽然不懂什么是神照经。
但是先前在华山,令狐冲被林平之一记降龙廿八掌拍中,他以为是苏明月。
而丁典他们则是用一种神功帮他疗伤。
现在他想来,可能就是神照经。
“看来要安心在蒙古国待下去,说不定丁典会传我神照经,杨过会传我九阴真经。”
令狐冲心中暗暗想道。
只要自己武功强了,那天下他到处都可以去得。
想到这里。
令狐冲持着剑,冷冷地望着林平之。
在他看来,面前的苏明月,就是他的投名状!
“原来都会神照经。”
林平之嘴角讪笑着。
这一点,他早有想到。
“这么说来,荆州万府,已经被你们灭了?”
林平之望着丁典说道。
他原本还有想过,要不要去灭了万家。
可现在丁典有血衣楼的势力,想必他们已经将万家覆灭。
“是又如何!”
梦幻西游之天命难违 文思如涌
丁典红着眼睛瞪着林平之。
他早就听说自己的爱人跟了苏明月。
对于林平之的恨意,他想在座的众人之中,没有一个是比他更深的。
“苏明月,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伪君子,你骗我神照经,还用花言巧语骗了霜华,今日,你不得好死。”
丁典朝着林平之怒吼道。
他直接朝着林平之冲了过来。
丁典一出手,狄云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也跟着冲了上去。
薛无泪智谋很高,他知道唯一的机会就是以多打少。
现在丁典和狄云都冲了上去,他自然也不会落后。
“令狐冲,一起上!”
薛无泪大吼一声,他紧跟着丁典和狄云,朝着林平之冲去。
令狐冲听到薛无泪的喊声,重重地点了点头。
只要能杀了苏明月,他以后就能稳固在蒙古国的地位。
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朝着林平之冲了过去。
未來道統 雲中壹熊
此时巨石上。
宁中则担忧地看着林平之。
不妻而遇
“平儿刚决斗完,一打四能不能行?”她心中想道。
不过这时,她又想到。
塵仙誌 半為鬼
现在的林平之这么厉害。
熟知自己丈夫心性的宁中则瞥了眼岳不群。
“希望师兄知道平儿身份,不会心生嫉妒。”
宁中则在心中暗暗祈祷着。
岳灵珊的手被宁中则紧紧握着,她朝着宁中则提议。
“娘,要不然咱们帮帮忙吧?”
岳灵珊提议道。
宁中则一听,脸色大变。
“胡闹!”
她训斥道。
“你这点武功算什么?你一出手就代表华山派,我们在蒙古国境内,难道你想我们华山被蒙古大军占领么?”
听着宁中则的呵斥。
岳灵珊无奈地“哦”了一声。
她知道宁中则也担心林平之。
可是宁中则在林平之与华山派之间,始终都要选择华山派。
而她虽然有心,可被宁中则紧紧拽着的她却无能为力。
仪琳听着宁中则的话,心下一横。
“宁师叔,我不是华山派的,我去帮忙。”
她说着直接拔剑想要跳下巨石。
宁中则却直接将仪琳拉住。
“不行!你也是五岳剑派的!你不能参与!”
她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不是宁中则不想帮忙,实在是她没有办法。
个人,与门派间。
宁中则,最终选择了后者。
岳不群瞥了宁中则一眼,心中很是满意。
他朝着宁中则赞扬道。
“师妹说的不错,此事我们五岳都不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