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
皇城禁军营地,帅帐。
霍淮谨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看着傅小官,咽了一口唾沫,吐出了一句话:“你这是当真?”
“这冷的天,你以为我被老婆赶出来了跑你这来找你消遣不成?”
“不是,三万人啊大哥!一个行军帐篷住三十人,挤一挤,住四十人了不得了,这特么需要将近八百个帐篷,你这一弄,我这库房里可就空了!”
傅小官哈哈大笑,“这么说是够的?那就好,老子不管你这空不空,明儿一早,是一大早,还得麻烦你派人将这些帐篷送去南山别院,就安扎在那河边别过河就行。”
霍淮谨能怎么办呢?
他当然无法推却,于是悻悻的摇了摇头,“你还真把自己弄成了救世主了,说起来我比你来上京的日子还短,但若是说到对上京城的了解,你却不如我的。”
我的美女神尊老婆
他给傅小官添上茶,不无感慨的说道:“那一片我清楚,真正的混乱地方,你想想,就连五皇子的清风细雨楼都不去那地儿设个分楼,可想而知那地方是如何不堪。
那地方的人来自天南海北,各自有各自的地盘,也有着各自的利益。为了争一口吃食——就像为了那一个馒头一样,打架斗殴是常事,弄死人也不意外,你看昨晚宁大人意外了么?他见惯了,所以你此举虽然我是很佩服的,但那些人,恐怕还真不好管。”
傅小官咧嘴一笑,端着茶喝了一口,“这人啊,穷就是原罪。”
“《管子、牧民》一书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方知荣辱。其意就是人们只有在粮仓充盈,衣食无忧的情况之下,才会注重礼节,才会有荣辱的意识。
你想想,那孩子为什么会去偷一个馒头?因为他实在没有食物了。为什么被抓住了他都舍不得放弃这个馒头?因为他知道没有这个馒头,可能他活不过这一夜。横竖都是一个死字,所以他选择了抓紧眼前的生机,以为那老板最终会放过他。”
傅小官顿了顿,轻声的叹息了一下,“这是个例,但可窥全斑。正如你刚才所言,贫民区为什么会乱?也正是因为他们都想活着,没有人会想去死。这是人性,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他在任何时候作出的选择,都是为了让自己或者自己的亲人活下去,哪怕提刀杀人,也是一样。”
“他们真的就想杀人吗?”
“或许有天生恶习之人,可毕竟是极少数。对于这天下绝大多数的人而言,若是仓廪实,衣食足,是没有人会想去杀人,同样也没有人会想去造反的。”
仙界悬案录
霍淮谨这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深层次的道理。
他是镇西王之子,他生来高贵,在他的观念之中,他从未曾将那些贫民的生死放在眼里。
这不是他一个人是这种观念,就算是宁玉春,同样如此。
所以对于贫民区的政策,金陵府衙历来就是武力镇压。
至于死人……人命真的不值钱!
妻纲凶猛:教主,快趴下
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所以霍淮谨对傅小官这夜里跑来找他要帐篷,为的是解决贫民区那些百姓的生存问题,这在他看来傅小官这小子简直是脑子有病。
这不是他或者宁玉春的错,这是普世价值观的问题。
阶级由来已久,人有三六九等之分,早已根深蒂固。
傅小官的这一席话,却深深的震撼了霍淮谨。
至此,他才明白傅小官在平陵剿灭了宫身长之后,为什么要那么匆忙的展开平陵曲邑二县的大建设——
不给那些人找一条活路,他们恐怕又会上山去当了土匪!
傅小官的这一系列操作,解决了那些百姓生活之苦,生存之忧,甚至根绝了他们再当土匪的念头,因为他们通过自己的劳动,拿到了足以生存的银钱。
这或许还不足以说是仓廪实衣食足,但至少眼下无忧,而未来可望。
那么他此刻这番急吼吼的操作,同样也是为贫民区的那些人谋求一条生路。
這場雨比詩浪漫 魚它不想說話
这小子,霍淮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抱拳一礼,“天若不生傅小官,当真是瞎了眼!我是真的佩服你,走,喝酒去!”
“矫情!这特么天寒地冻,叫酒到这里来喝岂不是更好?”
霍淮谨瞪了傅小官一眼,“你这是想老子明儿就卷起铺盖滚蛋?……这可是军营!大哥!若是有一缕酒气儿飘到陛下的鼻子里,明儿朝会只怕我就得去金殿上说个由头了!”
倒是忘记了这茬,傅小官哈哈一笑,起身拍拍屁股,对苏苏说道:“走,苏苏,咱们喝酒去!”
“嗯。”
总觉得苏苏有点不对劲,可傅小官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心想苏苏满了十五岁,每个月恐怕会有那么几天不对劲,他还是没有放在心上,出了军营,坐上马车,霍淮谨依然骑着他的大马,三人向四方楼而去。
……
……
商战英雄:电商土豪成长记
夷国使团在城门即将关下来的那一刻慌慌忙忙入了金陵。
太子鄢良择的脸比这天还要黑!
凌逆苍穹 叶孤乘
大国之风范呢?
上国之礼仪呢?
圣学可是从这地方发源的,你们特么的把圣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居然没有一个官员出来迎接他们,甚至那一刻若是叫得慢了,自己这一百多号人,可真会被关在城门之外——
这特么就很好玩了,原本想着今晚能够有虞朝高官陪同,好吃好喝,然后还有温暖的暖床。
吃喝数日,养精蓄锐之后,再慢慢找个时间吹捧一番虞朝,也吹捧一番谈判使者,大不了再给这使者送点礼物,听说虞朝的官员好这一口,这样下来,荒国之损失几乎没有。
可现在呢?
傅小官那厮居然当了谈判正使,显然他无视了夷国使团,这是给了本宫一个下马威啊!
这冰天雪地,该怎么搞呢?
禁代心医师 禁代曲奇
傅小官这一动作,直接将鄢良择给敲晕了,他压根没想过会面对如此局面。
我是极品炉鼎 正月初四
“殿下,看来此行生了许多变数,但眼目下咱们得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才行。”边牧鱼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现在清楚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傅小官,可非易于之人,一个不好,夷国只怕会吃了大亏,得想办法先弄清楚傅小官之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