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坍塌之星-燃烧军团当代主宰-萨古拉尔此刻有些头疼。
凡物总以为,成为它这般伟大的生命,便不会再有烦恼。
他们显然并不知晓,灾祸是与希望相对等的伟大之力。
虽然,即便在坍塌之星-燃烧军团当代主宰-萨古拉尔看来,那玩意儿也算不上“伟大”就是了。
尤其是,当这一切的诱因是一只堪比神明的猫科生命的时候……
“它又来了?”
萨古拉尔的意识,在虚空之中传递着宛如雷鸣的声响。
“是的,一如它之前所犯下的罪行。”
“它又一次吞噬了我们军营区域的一小部分位面。”
旁边的扭曲精灵侍者低声说道。
而底下的恶魔督军们,则面面相觑地站在那里。
作为一名多元宇宙中的老牌邪恶势力,燃烧军团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
但在无数纪元的积累之下,宛如繁星一般遍布多元宇宙的仇敌也是应有之意。
他们或祂们,有的成功地向燃烧军团进行了报复。
甚至,在一个纪元中彻底熄灭了燃烧军团的邪恶火光。
可更多的,则郁郁寡欢中了却了生命。
这些仇恨有的传承了下来。
在复数的军团长外出被单车的惨痛遭遇之后,现在燃烧军团的军团长极少会负责具体的攻伐战略。
作为邪恶的轴心,它的存在便意味着源源不断的黑暗滋生。
在这片作为燃烧军团大本营的扭曲虚空之中,萨古拉尔的邪恶力量无比强大。
但就像防御塔战神,面对在自家野区当面ntr红buff的敌人。
有的时候,萨古拉尔也会感觉有些棘手。
因为,它不太确定,在它走出“防御塔”之后。
会不会有来自久远时间之前的已然超神的敌人,过来将它送回寂灭的虚无之中。
萨古拉尔感知着轴心虚空之外的某个熊类生命,颇为有些感慨。
它已经有一些年月,没有遇到这种不讲究的对手了。
这并不符合,它所遭遇过的绝大多数的敌人。
祂们往往有着祂们骄傲的意志和令一切黯淡的闪耀精神。
或者说,神祇应有属于神祇的体面。
毕竟,祂们还要维系在凡间的信仰。
又或是,祂们已然被信仰所赋予了相应的品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更像是一个凡物。
萨古拉尔不喜欢凡物,因为在极少数情况下,他们比神祇要难缠许多。
它曾经在这方面吃过一些亏……
“让它吃,扭曲虚空从不缺大肚汉。”
萨古拉尔沉默了良久,然后缓缓说道。
“我在虚空中注视过它的过去,它并不是一个善用智谋的家伙。”
“狂野、肆意、自我,天命的赋予让它看似温和的外表下满是傲慢。”
“我们愈是退让,它反而会逐渐失去耐心。”
“就像那些玩弄猎物的家猫一般。”
“可它吞不下我们……”
萨古拉尔舒缓着那令恶魔领主,也只能仰望的庞大躯体。
“而只需要一抹小小的火苗,它那引以为傲的王国便会瞬间崩塌!”
“我们,只需要等待便是了。”
萨古拉尔将自己的烦躁从黑暗灵魂中取出。
它化为一个尖啸的狂躁炎魔,在虚空之中散布着火焰与灾难!
“毁灭它!”
“碾碎它!”
“只需要踏出这个该死的大本营一步!”
萨古拉尔的烦躁所化的炎魔如是嘶吼道。
萨古拉尔没有理会,它将这个炎魔随手放逐到了另外一片虚空之中。
底下的恶魔首领们有的点了点头。
而其中几个身躯上还带有暂时无法愈合熊爪痕迹的恶魔首领,则有些悻悻地对视了一眼。
敌人比它们以往接触的任何敌人,都要油滑和狡猾。
在恶魔首领为复数的时候,它从不现身。
而且,哪怕埋伏也无法生效:
它能极快地撤离战场,以各种各样花里胡哨的方式。
有些恶魔领主甚至怀疑,那家伙是否能够化身为虚空。
而单对单……
尚未愈合的熊爪痕迹,已然是最好的结局。
有些因为弱小所以倒霉的恶魔领主,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已然复活了数次。
好在,对方似乎对于杀戮它们并不感兴趣。
对此军团长已经有了结论:
“傲慢如它,是不屑于进行无意义杀戮的。”
“它在寻求一击致命的机会……”
“呵,何等的傲慢啊……”
这是军团长对此的评价。
“不如你变成一只母猫去诱惑它?”
有恶魔领主对着旁边的虚空魅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也许它喜欢公猫呢?”
虚空魅魔嫣然一笑,然后反手便是一记虚空噬取。
这记虚空噬取,直接令这个恶魔领主的身躯都萎靡了一个体格!
“你的脑浆比下位面的岩浆还要烂!掀开你的颅骨,凡间的狗也不愿意舔它!”
虚空魅魔冷笑着说道。
这里是混沌虚空,能够长期生存在这里的生命,都不太可能会是多么温文儒雅的存在。
哪怕,是魅魔也是强硬无比的。
阴谋在这里很难发挥它的效果。
这其中占据虚空大本营绝大多数的恶魔们,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它们充满混乱和暴躁的意识,不足以承载多么复杂的阴谋。
萨古拉尔没有理会底下这些恶魔领主们的小动作。
它们总是如此,周而复始,内斗不休,令它感到失望。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笔趣-第四百六十三章 邪惡軸心外的熊類身影(一更!)看書
这个时候,萨古拉尔的黑暗意识中不由浮现出了某个身影。
那是带来这一麻烦的家伙,它还违逆了自己的命令,将燃烧军团分裂了出去。
萨古拉尔并不为此感到愤怒。
燃烧的道路,应当是多元的。
只要,它未曾背弃燃烧的道路便是了。
只可惜,它们所选择的道路并不交织。
而且,如此弱小的它,如何背负燃烧的使命?
“没有万无一失的防护。”
“傲慢的猫崽,你会经历这一切的。”
萨古拉尔感知着那个熊类的身影消失在扭曲的虚空中,它低声喃喃道。
它有着足够耐心。
凡物总以为燃烧必然是突兀的炸裂和毫无预兆的沸腾。
却未曾知悉,那默默积蓄的温度。
在一个恰当的时期,将一切吞没在火焰的狂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