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床上,隔着被窝。
口是心非的高红红着脸,慢慢移了过来,而我手抬起来,将丰腴的她抱入怀中。
在然后…
尼玛!
刚刚煽情,而拥抱是情感、思绪的延伸,可触碰到高红瞬间…说不出来的,别扭。
这是干嘛?
俩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且离异的男女,半夜三更的在床上,非但没做那种没羞没臊的事,还像一对高中生一样玩过家家。
我去!
这特么要让人知道了,准怀疑我生理有问题。
同样…
怀中高红,也不适应吧!
“呵…”
尴尬中一笑的她,开口:“小飞飞,我要在年轻个十来岁,一定会爱上你这暖男。”
“……”
“真要那样,喊你飞哥哥?”
“那个、那个。”
“嗯?”
“红姐,要不…咱们还是聊骚吧!”身体僵硬的我抱着她,在不适应中给出建议。
讲真!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46章 極端的對比推薦
优美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46章 極端的對比
真不是说我太多变,总在骚和暖男之间跳动,而是撩骚,最起码让我们自然些。
似乎只有这前提下,才能正常对话。
可高红说:“骚你个头。”
跟着扭动身躯,找了舒服位置后,直接降头躺在我肚子上又道:“小飞,不行哦!”
“嗯?”
“若是在之前,别说聊,红姐身子随你怎么着。”
“哦!”
“可今天,我心里不舒服。”躺在我身上高红说话时,眼眸中流露着丝丝悲意。
相比我的冲动,她真没那心思。
或者说,从一开始我就不该这样,高红何止不舒服…此刻她,只是个想念孩子的母亲。
想到这,我作出道歉:“红姐,是我不对。”
笔下生花的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txt-第146章 極端的對比閲讀
“呵…”
“我也是做父亲的人,理解你。”
“嗯。”
轻声接话的高红,目光中又变为期待,问我:“李柔那边,到底是什么样打算?”
“她…”
“怎么?”
“她说,等等看。”犹豫了下,我撒谎。
没办法!
李柔说高红儿子,在少管所。
若实话告知,高红会上心,还会影响到我们之间合作,这阶段,一个细节不到位,极可能满盘皆输。
有一说一,此刻我是自私的。
而不知情的高红,只在苦笑中说:“李柔这女人,真够狠的。”
“……”
“看来在搬到曹铭之前,她不会告诉我,儿子在那。”于苦恼中,高红脑补着理由。
而她的话,停在耳中…
怎么说呢?
别扭!
也道:“李柔把她你子藏起来,但和你前夫在一起,应该想过其它办法找寻吧!”
“没用。”
“怎么回事?”
“以前的婆家拿我当表子,他们眼中,我不配做小鹏妈妈。”
“……”我,没回应。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討論-第146章 極端的對比相伴
她的话猛一听挺过分,但稍微想想,这是在正常不过结果。
甭管高红对曹铭,是否是真心,但出轨是事实,就这在以前婆家那,足矣让她抬不起头。
顺着这些,不禁想到若让我家那知道米露…
哈!
甭想了,这事不可能。
理由很多,我妈的心脏病、自己面子,以及对米露的保护。
很快,高红又把拉回现实,坐起来的她说:“在这期间,我见到过他一次。”
“你前夫?”
“对,和曹铭一起。”
“然后呢?”
“这。”
看着我的高红,右手指向自己肩头,又在凄凉苦笑中,将睡裙脱落到左臂部分。
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两道丑陋暗红色刀疤。
高红,用颤抖的声音告诉我:“这是他,给我留下的。”
“……”
“呵…”
笑着的高红,泪滴却掉落,又说:“就在曹铭面前,而这个我爱的男人,跑的最快。”
“玛德!”
很配合的,我骂了一声。
果然!
曹铭那狗日的,不是玩意,也能大概猜到,当时高红是何等痛苦,估计从那时起,她心彻底凉了。
这不!
此刻她说:“虽一直不想承认,但事实证明,只是胸大的我,沦为有钱人玩物。”
“所以你,变得贪财?”我问。
至于高红遭遇…
讲真,若是在米露出轨前,我会觉着这是活该,甭管说的多悲催,都是自作孽。
而她前夫如此狠辣,也该是正常反应。
错的,是我这个所谓的暖男,实际上的孬种。
也在这时,高红回答时不忘反问:“所谓签,只是找寻安全感罢了…米露,贪财吗?”
“以前贪。”
“现在呢?”
“不了。”
我如实回应,但有所保留,现在的米露非但不贪财,还将不干净的钱捐了出去。
这是她,自我良心的救赎吧!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起點-第146章 極端的對比閲讀
但在高红这,却有不一样回答:“米露,她有安全感。”
“对。”
这一点,我不否认。
离婚之后房、车归她,女儿归我,但现在仍跟着她住,并且这段日子里,还要给她们娘俩抚养费。
不扯蛋!
对于自己善心思维,真心觉着窝囊。
也问高红:“是不是觉着,我这样的男人,很美出息吧!”
“呵!”
“怎么?”
“作为女人,都会喜欢有你这样老公。”
“哦!”
“就像男人,喜欢娶一个传统守妇道,又能忍受老公在外面彩旗飘飘的女人。”高红说话时,脸上表情五味杂陈。
但接着,她又回应我刚才答案:“按照世俗目光,你这样的男人,会被男人鄙视。”
“我活该。”
“那为何还要那么做?
“贱。”
“你心里,不痛快吧!”说话间,高红带着亲昵表情,在我老脸上轻轻捏了下。
像是逗我玩,又似安抚。
弄得我尴尬中说:“你这是要安慰我?”
“羡慕米露。”
“印象中,你第二次这样说了。”
“对。”
回答时,高红目光瞥了眼自己左肩头的伤痕,她像是无意识动作,但我能明白。
和她前夫比…
我沦为窝囊废,和女人口中暖男。
而他前夫为泄愤,将自个以前老婆往死里打。
这两种方式,没法说对和错,但解释起来有一个共同答案:都用了,很极端方式。
也或许在我和高红前夫看来,对方都挺恶心的。
想到这,我开口:“我刚说自己贱,是实话,很多时候在恨自己,但又控制不住…”
“叶飞。”
高红,将我话打断。
嘴角中挂着温柔,又说:“别在乎世俗,为自己活着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