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70章
李世民话刚刚说完,李承乾和苏梅两个人跪在那里,头呛地吓得不行,这句话太可怕了,那是要满门抄斩的节奏。
“再问一遍,给朕明确的回答,是不是属实,有没有冤枉你们!”李世民坐在那里,继续盯着他们问道。
“回,回父皇,儿臣,儿臣是真不知道啊!”李承乾惊恐的不行,但是他确实是不知道的。
“混账东西,这么大的事情,你不知道,你怎么做太子的,你怎么管理东宫的,你以后,还怎么管理天下?”李世民气的不行,站起来对着李承乾大骂了起来。
“父皇,儿臣知错了,知错了!”李承乾跪在那里,根本就不敢说话。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愛下-第470章你不知道?看書
“父皇,儿臣也不清楚,都是我哥哥在管理着,儿臣疏于管理,请父皇降罪!”苏梅都在那里抽泣了,实在是太可怕了,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哥哥会这么干,把那些商人逼上了绝路,
而且,她也有点想不通,就那些商人,有必要这样大动干戈吗?李世民有必要这样发火吗?可是现在他就是在发火啊
“陛下,皇后娘娘到了!”此刻,王德在后面开口说道,李世民听到了,没说话,就是盯着跪在那里的两个人。而长孙皇后过来的时候,就命令了身边的太监,用最快的速度去请韦浩过来,让韦浩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你们说,怎么处理?”李世民深吸一口气,没打算召见皇后,
而是直接问着房玄龄他们,他们哪里敢说啊,这个是内帑的事情,而且还是涉及到太子和太子妃,关键是,这件事影响太大了,他们都有所耳闻,李承乾他们这样做,太不应该了。
“陛下,想必太子和太子妃是不清楚的,而苏瑞,是一定要惩治一番的,其实臣也要向陛下请罪,这件事,我们都有所耳闻,但是因为涉及到了皇家的事情,所以,不敢和陛下说,而且,是内帑的钱,臣等就更加不方便干涉了!”李靖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就扭头看着李孝恭,李孝恭马上站了起来,跪下去了。
“臣有罪,臣之前知道这件事,但是娘娘已经把这件事交给了太子妃管理,管理的如何,臣等自然不敢多说!”李孝恭跪在那里说道。
“那你就这样纵容他们,就看着他们一步步把事情弄到这个地步?”李世民盯着李孝恭大声的骂道。
“臣有罪,请陛下降罪!”李孝恭跪在那里说道。
“李恪呢,李恪在那里,叫过来!”李世民想到了李恪,马上喊道,王德李恪跑了出去,
而长孙皇后在外面着急的不行,看到了王德出来,长孙皇后就往前面走了一步。
“陛下没召见娘娘你,现在还在发怒呢,要传唤蜀王!”王德说完就去交代其他的太监,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李恪。
“诶!”长孙皇后着急的不行,站在那里不停的左右转着,想办法进去。
“王德!”李世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小的在,小的在!”王德听到了赶忙回应着,接着往甘露殿里面跑去。
“传江夏王!”李世民继续喊着。
“是!”王德大声的回应着,接着又出来吩咐太监去传令,然后快速的跑了进去,而此刻的李承乾和苏梅两个人跪在那里,头也不敢抬了,他们知道,事情麻烦了,母后现在都见不到,而这些大臣,他们也不敢多为自己说话。
“好本事,好本事啊,慎庸和丽质做的那些事情,全部让你们给败坏了,啊,全部让你们败坏了,你,你,你天天躲在东宫干嘛,到底是忙什么?”李世民指着李承乾大声的骂着,李承乾那里敢回话啊。
“你个兔崽子啊,这些商人遍布全国,你自己不知道,你的好坏,他们都能说,你这样做,是不是要昭告天下百姓,太子爱财如命,肆意抢夺民间财富,失德!啊,你还要不要民望了,你还要不要?一旦天下这个时候遇到了灾难,那些百姓全部会起来造反,你懂不懂?”李世民勾着腰盯着李承乾大声的骂着,
李承乾都哭了,连忙点头,心里恨不得苏瑞立刻死了,给自己惹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
“还有你,你是太子妃,你将来要母仪天下的,你就这样对待你的百姓,那些商人再贱,他也是你的子民,在我们面前,不管是乞丐也好,还是亲王也好,都是子民,都是一视同仁,懂吗?”李世民盯着苏梅也是大声的骂道。
“父皇,儿臣错了!”苏梅是真的吓到了,浑身在发抖。
而这个时候,韦浩也是快步过来了,他心里还感觉没什么事情呢,不知道长孙皇后韦浩这么着急召唤自己到甘露殿来。
“慎庸,慎庸,快!”长孙皇后招呼着韦浩,
韦浩也是快步过去,马上扶住了几乎要站不稳的长孙皇后:“母后,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如此着急?”
“哎呦,高明和苏梅在里面,陛下可能知道了苏瑞在外面胡作非为,现在震怒,你快进去看看!”长孙皇后拉着了韦浩的手,着急的说道。
“震怒,不至于吧?”韦浩一听,没什么事情啊,自己还以为是李世民身体突然出现了情况呢,没想到是因为这件事。
“你听听,你听听,现在还在骂呢,快进去看看!”长孙皇后对着韦浩说道。
“诶,母后,你别着急,你们傻了,还不搬个凳子过来?”韦浩火大的冲着那几个太监说道,长孙皇后都快站不住了,也不知道搬凳子过来。
“不,不用,慎庸,不用,你快进去就行,替高明求求情!”长孙皇后摆手说道,让韦浩快点进去求情,
而太监看到了韦浩过来,也是去通知了王德。
“陛下,夏国公来了!”王德马上对着李世民禀报说道,李承乾一听,心里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让他进来!”李世民此刻也是缓和了一下语气,开口说道。
“是!”王德看到了李世民缓和了语气,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整个房间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父皇,怎么了?”韦浩进去后,马上问了起来。
“你个兔崽子,跑过来干嘛?”李世民此刻也是坐了下来。
“母后叫我过来的,我还以为你身体有恙,吓死我了,一路狂奔过来的!”韦浩此刻走到了茶桌边上,拿着公道杯和一个干净的茶杯,就给自己倒水,连续喝了好几杯。
“没你的事情,别听你母后瞎说,你捡起地上那两本奏章看看,你看看就知道了!”李世民坐在那里,指着地上那两本奏章,开口说道,
韦浩听到了,就去捡了过来,发现是魏征他们写的,不过韦浩还是要看一遍,否则就会露陷啊。
“哦,多大的事情!”韦浩看完了,就一合放到旁边。
“多大的事情?”李世民皱着眉头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对啊,多大的事情,这件事我也听过,苏瑞确实是做的有点过分了,不过,我估计太子和太子妃是不知道的,否则,也不会纵容他到现在,本来我是想要和太子说的,但是一想,太子也许能知道,没想到,捅到这里来了!”韦浩对着李世民说道。
“你小子还想要帮着瞒着不是?”李世民盯着韦浩问道。
“我瞒着干嘛?我是想要告诉太子殿下,苏瑞不能这样玩,这样等于是砸了人家的饭碗,而且,那些商人背后,可也是有人的,苏瑞带着那些侯爷们的庶子玩,可忘记了,那些商人背后,可能会有国公,世家等等,不过,我想着,也不会这么过分,就没有说!”韦浩站在那里说道。
“你呀你呀!”李世民指着韦浩,不知道该说什么。
“诶呀,父皇,事情都发生了,发火也没有用,消消气,消消气,儿臣给你泡茶了,来,父皇过来,到这边来喝茶!”韦浩马上招呼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也是站了起来,往茶桌那边走去,韦浩则是在主位上准备泡茶。
“你们都起来!”李世民坐下后,开口说道,语气比刚才不知道好多少倍,而房玄龄他们现在感觉好受多了,还是要韦浩来才行,要不然,吓都会吓死。
“父皇,母后还在外面担心的不行呢!”韦浩提醒说道。
“让皇后进来!”李世民开口说道,
很快,长孙皇后就进来了,进来后,马上就想要跪下。
“别跪了,过来这边喝茶,让他们站着,等会李恪和江夏王过来了,也让他们站着!”李世民对着王德说道,王德点了点头。
“来,父皇,母后,喝茶!”韦浩马上给他们倒茶,接着就给李靖,房玄龄,河间王倒茶。
“诶!”李世民深深的叹气一声。
“慎庸啊,你说,该怎么办?那些商人被他们折腾成这样,该怎么办?他们两个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李世民指着李承乾他们,对着韦浩问道。
“父皇,那当然要名声了,还有钱,大舅哥,你府上没钱了?”韦浩说着就看着李承乾。李承乾马上看着苏梅。
“有,还有不少呢!”苏梅赶紧开口说道,现在她也感激韦浩,如果不是韦浩,还不知道要挨骂多久,现在她是知道了,在李世民心里,韦浩甚至要超过长孙皇后,怪不得之前李承乾提醒自己,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韦浩。
“那就行。父皇,让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亲自去找那些商人,赔钱,之前的事情,照旧,我想那些商人看到了太子亲自给他们赔罪,什么怨气也都消了,
不过,太子妃殿下,我说的话可能要得罪你哥哥了,你们可要把这件事推到你哥哥头上才是,要不然,麻烦!”韦浩看着苏梅说道。
“本来就是他的事情,我们两个什么都不知道,他瞒着我们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要是我提前知道,我先宰了他!”李承乾先开口说着,心里气愤啊,
而太子妃也是害怕的不行,连忙开口说道:“这件事确实是我大哥的责任,这些我们都能够做到!”
“赔钱给商人,那是应该的,但是,你们两个,必须要有惩罚,不像话,太不像话了!”李世民坐在那里继续骂道。
“父皇,消消气,消消气,都已经发生了,继续生气也没用,气坏了身子可不行啊!”韦浩连忙劝了起来。
“诶,慎庸啊,这两个人,气死朕了,你给了他们多少东西啊,成熟的渠道,成熟的产品,成熟的工坊,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够把事情做好,他们偏偏选择这样做,你说,哎,朕都感觉对不起你和丽质!”李世民此刻叹气的说道,韦浩听到了,也是苦笑了起来。
“陛下,臣妾也有责任,臣妾疏忽了管理,才造就了今天的结果,还请陛下处罚臣妾!”长孙皇后马上开口说道。
“嗯,你确实是疏忽了管理,之前丽质管理的时候,多好,这些产业,可都是丽质和慎庸两个人弄的,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朕都感觉对不起他们两个!”李世民点了点头,看着长孙皇后批评说道。
“是,臣妾也感觉如此,还请陛下降罪!”长孙皇后继续拱手说道。
“降罪的事情,等会说,现在要想着怎么去解决这件事!”李世民对着长孙皇后说道,接着看着韦浩说道:“慎庸啊,内帑的事情,交给丽质肯定是不行了,你们明年年初要大婚,而现在,你也把你府上的事情,全部交给了丽质,
朕估计,这丫头,也是忙不过来,而且,朕也不忍心她一直这么忙着,这丫头,朕看都心疼,天天在外面忙着事情,都是想着给内帑赚钱,可是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啊,完全不知道这些工坊当初是怎么来的,是你和丽质两个人拼出来的,就被他们这么霍霍,所以,朕的意思是,内帑这边的工坊,交给韦贵妃去管理,可好?”
“什么?”长孙皇后听到了,吃惊的不行,李世民剥夺了她管理内帑的权力,而李承乾和苏梅两个人也是震惊的看着李世民,他们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父皇,这,你让我怎么说,父皇,母后也可以管理吧?”韦浩很为难的看着李世民,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吗?
演戏也不能这样演戏啊,你老早就知道这件事,非要说磨炼太子,自己和你一起演戏,你现在要坑我啊,如果说自己同意了,长孙皇后怎么看自己,东宫那边如何看自己。
“你呀,怕得罪你母后,怕得罪东宫?但是,现在这件事,出了,问题还这么大,朕不处分,如何平息天下的怨气,如何平息皇家的怨气,继续给你母后,那会有多少人对你母后有意见?”李世民盯着韦浩继续问了起来。
“父皇,我可不知道啊!”韦浩摆了摆手,不想参与了,玛德,李世民又开始坑自己了,好烦他这样。
“孝恭,皇家那些子弟怎么说?”李世民盯着李孝恭问了起来。
“回陛下,之前确实是有怨言的,但是对娘娘是没有怨言,主要是对太子妃有很大的怨言,这个钱,是皇家的,不能流入到其他人手上,但是这件事,和皇后娘娘关系不大,还请陛下明鉴!”李孝恭马上开口说道。
“嗯,那好,观音婢,你还是继续管理着吧,但是不能有下次,内帑的钱,不是朕一个人的钱,是皇家子弟的钱,你可要看好了,不能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李世民叹气了一声,对着长孙皇后开口说道。
“是,陛下,臣妾不敢了!”长孙皇后连忙拱手说道,而李承乾此刻也是松了一口气,对韦浩和李孝恭也是投去了感谢的目光,而苏梅也是如此。
“陛下,蜀王和江夏王来了!”王德此刻进来,对着李世民说道。
“让他们进来!”李世民阴沉着脸说道,王德立刻出去了,
没一会,江夏王和李恪两个人就进来了,看到这里的情况也是莫名其妙。
“陛下?”江夏王李道宗喊着李世民。
“看那两本奏章,然后回话,你也一样!”李世民说着就指着桌子上的两本奏章,还看了李恪一眼,
江夏王马上拿起了两本奏章,把其中的一本交给了李恪,自己也是看了一本,接着,他们两个交换的看着。
“之前知不知道?”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陛下,臣,臣,臣耳闻了一些,皇家子弟,对这个意见很大,还请陛下明察!”江夏王马上跪下去了,吓得不行。
“你呢?”李世民盯着李恪问道。
“回父皇,儿臣,儿臣不知道,儿臣一直在忙着京兆府的事情,没工夫管这些事情!请陛下恕罪!”李恪马上跪下去了,
韦浩一听,恨不得跑到他后面去踢一脚,找死啊,说不知道?这个时候耍这种小聪明,非要挨骂不可。
“你,你,你不知道?”李世民气的,指着李恪,都快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