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
陆大夫人剑气迸溅的一瞬间,勾结虚空,法力荡漾。
江东诸多外景高人纷纷有了感应,采取不同的行动,有的开启阵法龟缩不出,有的推演天机算计连连,有的招呼门人弟子躲避灾祸,也有人视死如归,亦然前往…………
在未知的危险面前,人性反应,一一不同。
江东,六扇门分部,宗师坐镇。
面对冥冥中的剑意时刻,无一人敢动。
坐镇的金牌捕头目露丝丝恐惧,低声喃喃一句:“这是陆大夫人的剑。”
当年陆大夫人证道法身时,他有幸观礼。
六扇门陷入寂静之中,能让陆大夫人出剑的,最次最次也是半步法身,甚至是魔道的法身人仙,而他们连一个大宗师都没有。
去,极大的概率是送死,能帮上忙的概率微小。可不去,如何对得起自己一身青衣公职,如何对得起入六扇门时保境安民的誓言。
忽然一道流光滑过,六扇门一位外景捕头喃喃道:“这是江东张家家主张正,他才外景三重天。”
一时间,众人羞愧,默默无语。
外景分作九重天,三重天的一流高手慷慨而往,四五六重的绝顶和七重天的宗师却纹丝不动。
“满座青衣,难道无一男儿。”银章捕头轩辕慕肃然道
随后抱拳一拜,大步而去。
“总有些事情高于生命。”
一位女捕头骤然起身,飒沓如流星,慷慨而往。
她名慕容天长,轩辕慕道侣。
江东王府,一位病娇美人跌落尘埃,鲜血沾染黑白棋盘,兴奋地自言自语道:“陆大夫人,没错,就是陆大夫人。”
“还有一位是谁?竟然没有任何记载,没有任何线索。”
夫君個個太銷魂
學霸的科技樹
前所未有,不曾推演,突然出现在棋盘中的易数。
寻常推演天机,厌恶易数,因为意外会打乱他们的棋盘。
但是,江东王家不同,世世代代渴望变化,渴望易!
无知者是最幸福的,知道越多就越疯狂,一切的一切从生到死都是安排好的,这样的棋局让人窒息,就算是掀了棋盘,也是命运一部分,这样的天数让人疯狂。
当代王家传人,天机仙子王思缘,苍白的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显出几分癫狂,双眼亮得可怕。迫不及待想要见证这一变数。
“需要我陪你吗?”
白衣飘飘的阮玉书,抱琴而立,清冷问道
同为世家,江东王家与琅琊阮氏世代交好。阮玉书与王思缘自幼相识,感情颇深,算得上青梅竹马。
琅琊阮氏家主之子阮玉书外出游历,借居王家,这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不必。”
见到好友来到,天机仙子王思缘收敛疯狂,抚摸棋盘,神色平淡。
这是王家自己的事情,她不想牵扯好友,让阮玉书落入万古棋盘,生死之争中。
“你说谎。”
阮玉书无情道,一针见血指出:“你说谎的时候,会摸棋盘。你想要过去。”
放弃手中琴,阮玉书一步步逼进,靠到天机仙子王思缘面前,吐气道:“不准过去。”
不容分说将王思缘抱起,掏出一把青伞,犹如天外飞仙,滞空而飞,前往王家洞天。
天机仙子王思缘自小要强,担负王家万古的使命,高高在上如冰山雪莲,第一次被男子抱在怀着,即便心性极佳,也不经有几分恼怒,一抹绯红浮现。
碍于多年好友,青梅竹马,王思缘只得低喝道:“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不放!”阮玉书干脆利落,直接明了的拒绝。
刚刚推演天机,全身无力,无法动手,王思缘不禁心生绝望,这算这么回事。
自幼相识,阮玉书的性格她十分清楚,性格坚毅,独立自主,任凭他诸多谋划,巧舌如簧,也说不动。
一阵无力涌上心头,当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你个吃货。”王思缘在怀中,有气无力骂道
以她教养,以及对阮玉书的了解,脏话只有这一句。
“谢谢夸奖。”阮玉书微微抿起薄唇,眼底露出一丝笑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
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你是正道中人,我收你为徒,不就是正道祖师了。”
小院,白鹿,道人,如此说道。
绕是陆大夫人多年心性,历经磨难,也没有见过这场面。
按照西北蛮族的话来说,那是小母猪带胸套,一套还有一套,还是你玩得骚。
正道祖师,还能这么来的?!
虽然我当做魔道祖师,玩弄心灵,收割万浊之阴,占据宇宙暗面,位格崇高,不亚于大自在天魔主,家住魔祖旁边,但我觉得我依旧是一个好人。
洛风眼神真诚道:“其实我是一个好人。”
“我能帮你复活夫君。”
陆大夫人收敛剑气,缓缓问道:“我凭什么信你。”
“我跟道德天尊有十万年的合作关系。”
洛风淡然笑道:“若此事为虚,就算天地不降劫,天尊日后也会出手。”
陆大夫人收回一心剑,深深看了洛风一眼,知道越多恐惧越多。
逃妻不二嫁 冬蟲兒
法身已经步入仙道,能感应冥冥之中的约束。
三清天尊自古而存,从来没有陨落的消息,就算胆子再大的邪魔,也不敢拿三清开玩笑。
凡人发誓,天尊可能会忽视,而法身以上,开始涉及天地法理,仙道中人发誓,涉及天尊,一旦有误,就是藐视天尊。
中古有位天仙,想不开,以为三清不再现世,立下誓言却违背了。
他的下场,陆大夫人至今不寒而栗。
陆大夫人拱手问道:“前辈,有何教我。”
作为末劫时代,为数不多的法身,她自有傲骨。
洛风淡然一笑:“你可知传说境界。”
陆大夫人神色一动:“若有所闻。”
“诸天唯一,本尊言出法随,能借助真实界的气息,将其演化而出的重重宇宙的规则改变甚至毁灭重启。而重重宇宙中有无数个他我。”
洛风问道:“你认为谁是本我?”
陆大夫人神色肃然,自从证道法身,她就有这样的疑惑,我到底是谁?!
弯腰行礼,深深一拜:“请老师教我。”
“有两条路,统御他我,我之为我证传说;他我非我,自我,他我分开,自证传说。”
洛风竖起两根手指
陆大夫人沉默许久,问道:“他我跟我一样吗?”
洛风含笑道:“不一样,有的宇宙陆之平是男的。”
此刻白鹿推开大门,有三位外景忐忑而立。
其中一位陆大夫人认识,张家家主两鬓斑白,混迹于世俗,平日为家族斤斤计较,今日满城世家却只有他来了。
还有两位不曾见过,皆是身穿六扇门青衣,二人双手紧紧相连,应该是夫妻。
心持正道的家主,生死相随的夫妻
攻略那个渣[快穿]
神創風雲
看到他们,仿佛看见自己。
陆大夫人恍然大悟,斩钉截铁道:“那便不是我。”
“大善。”洛风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