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
葛元硕无奈地摇摇头,说道:“老爷子估计四处巡逻,试探这里的员工去了。”
沈雅韵深深你吸了一口气,她很重视葛元硕的事情,担心龚富旺会对葛氏下手,想起龚富旺临走前跟她说的话,还如雷在耳。
她心有疑虑,便放心不下,心里想着一定要亲自调查龚富旺的事情。
这时,她再次想起需要小海子的协助,碍于葛元硕在身边,她对葛元硕说道:“总裁,你先回公司,我随后就到。”
“你想干嘛?”葛元硕一听到她要离开他的视线,便紧张得疑神疑鬼。
沈雅韵翻了翻白眼,“给不给上厕所?”
“行吧,我陪你,从今天开始,你要寸步不离地在我身边,不准离开我的视线,连上厕所也不可以。”葛元硕郑重其事地宣布着。
“额…不至于吧…”沈雅韵突然迷茫了,这就尴尬了,迟疑地说道。
葛元硕俊脸沉静,斩钉截铁地说:“至于。”
“那我这样跟犯人有什么区别!”沈雅韵拗着性子,抗议起来。
“这就是甜蜜的负担。”葛元硕魅惑地一笑,用手指轻轻勾了下她的鼻梁,十分宠溺地看着她,沈雅韵这张小脸,甜甜的,他表示百看不厌。
沈雅韵嘟着小嘴,小嘴表示很不满,一下车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葛元硕紧跟其后。
沈雅韵无可奈何,但是正事要紧,将葛元硕留在外头,迅速打了一通电话。
嘟嘟嘟~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候再拨。
玄幻大世界
極品靈符師:魔神大人絕寵 艾落雨
沈雅韵和小海子约定,不是急事双方尽量不联系,不方便的时候直接挂电话。
两分钟后小海子回电,电话那头压低了声音:“雅韵姐,怎么了?”
“最近被监视得紧吗?”沈雅韵关心地问道。
小海子稳住气息,低沉地说:“紧,福伯几乎24小时,360度无死角,全天监控我,小菻也一直被留在福伯身边,监视得很紧。”
“嗯,小菻暂时是安全的,我现在没有你的协助,做起事来没那么得兴应手。”沈雅韵低下眼睛,感到困惑。
小海子笑着说:“雅韵姐,别这样说,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我介绍一个人给你,H.U.C的中流砥柱,我的技术是从他身上学的皮毛!”
“H.U.C?我没听错吧?”
沈雅韵诧异道:“红客联盟,曾经震惊全球,临时组建起来的黑客组织,米国曾经让黑客入侵我国超级计算机。
华夏的黑客高层联合建立起红客联盟,阻挡了米国黑客狙击,顺带回击,让米国的所有网站、网络和服务器全部瘫痪15分钟,最后宣布解散了。”
小海子说:“厉害了我的姐,你懂的真多!”
沈雅韵嗯哼一声:“我只是不知道你还认识这样的人。”
“嗯,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他叫于绍,我和他亦师亦友,他会帮你的。”
小海子说完输入一串号码给她,再次叮嘱道:“H.U.C.外界宣称是解散了,实则是被保护起来,你拨打这号码的时候,记住无论提示什么都按井号键。”
沈雅韵应道:“明白。”
他直接走进来,沈雅韵着实吓了一跳,惊呼了句:“你居然进来女厕所!”
悍妻,多變妖孽收了妳 壹點紅塵
“你已经在里面待了5分钟了!”葛元硕才不管什么女厕所,只要看到安全就好。
我亲爱的莫先生 鸿雁高飞
沈雅韵心想:这段时候真的是多了一位贴身保镖了,又帅气有暖心,这赏心悦目的也不亏。
她浅浅一笑,还有正事没办完,便说道:“我打个电话,给我2分钟时间。”
葛元硕后退一米背对她,沈雅韵按照小海子给的方式拨打,手握住手机的发音键。
音量降低下来,说道:“你好,于绍,我是沈雅韵,小海子引荐的,长话短说,帮我调查西部矿山大王龚富旺,他有多少不法勾当。”
于绍扶起镜片超厚的黑框眼镜,早就听闻沈雅韵的名号,小海子时常提起,一个正义凛然,惩恶扬善的女人,他很乐意帮忙。
随后点点头,告诉她:“给我一天时间。”
“谢谢。”沈雅韵心情大好,有高人相助,做起事情来都顺利多了。
她看着这壮硕的背影,轻手轻脚地走到葛元硕背后,准备戳戳他的后背。
葛元硕一转身,抓个正着,沈雅韵迅速收手,右脚后退一步。
怎知,地面湿漉漉的,沈雅韵不小心侧滑,一时重心不稳,由于惯性,准备往后摔落的同时。
葛元硕眼疾手快,上半身朝他她倾过去,大手一捞抵在她的腰间,沈雅韵急中生智拉住他的衣领。
此时此刻两人的姿势格外暧昧,双双紧靠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沈雅韵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整张脸蛋红彤彤的,她想要恢复原来的姿势,腰间被紧紧锁住,葛元硕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葛元硕!”她气急地喊出他的全名。
他邪魅一笑,“我比较喜欢听你喊我最后一个字。”
随后一声尖叫,“啊………”
葛元硕皱着眉头,这是哪个煞风景的,哪个女人的尖叫声分贝那么高,把他耳膜都震痛了,沈雅韵惊喜地发现安妮,感觉碰到救星了。
趁葛元硕神游的时候,挣脱出来,忽而葛元硕心里手上都空空的。
安妮一脸惊讶,本来想着上个洗手间,居然让她碰到总裁和沈雅韵暧昧抱一起,还在女厕所,惊得她下巴都要掉下来。
沈雅韵走在她身边,捂住安妮准备开口的嘴,呵住:“什么都别说,走!”
葛元硕一脸不爽地跟了出来,本来兴致勃勃,太煞风景了!
仙道長青 林泉隱士
沈雅韵表情严肃地说:“今天一个字都不准说出去,我是差点摔跤,总裁扶了我一把,仅此而已。”
安妮觉得不可思议,指着女洗手间的方向,问道:“那他怎么会在那里?”
“可能他是偷窥狂吧~”沈雅韵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直接给葛元硕扣上一顶帽子。
单纯的安妮一脸懵,打了个寒颤。
这时她们的对话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了,一扇门后,罗经理隐藏在那里,心里打着小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