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顾颐上身赤.裸,仅下身围着一条白色浴巾,趿着一双蓝色拖鞋从洗手间走出来,周身荡漾着水气,旋带出沐浴后的薄荷香。
阳光从窗外倾泻而入,勾勒出他身上的肌肉量和完美的线条,他高大的身躯在瓷砖地面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水雾气散尽,随着他的走动,搭在肩头的浴巾下透露出一团纱布。
纱布是在左肩胛位置,顺着腋窝缠绕到后背。
此刻纱布已经湿透,渗透出血和碘酒混合后的橙红色印记。
“谁的电话?”右手抓起肩头的浴巾,将发际间流下的水渍擦去,看向正拿着手机出神的边杰问。
王爷的哑妻 司徒踏梦
边杰好一会儿才回神,若无其事地将顾颐的手机放回床头柜上,“女魔头。”
说完,他看了眼顾颐的肩头,眉头微蹙,起身走到顾颐身边,小心地撕开几条胶布,掀开一角查看里面的伤口。
“瞎干净,跟你说了等伤好利索了再洗澡,偏不听,伤口感染了,你擎等着在我这儿过完五一过六一!”
边杰一脸嗔怒地审视着伤口,絮絮训斥着顾颐。
这是一处枪伤,子弹贯穿肩胛从后背射出。
顾颐是幸运的,那颗子弹既没有伤到骨头,也没有伤到筋脉,仅把他的肩膀头给穿了个肉窟窿。
“她说没说找我有什么事?”顾颐坐在沙发上,垂眼看着正弯腰看他伤口的边杰。
边杰手下的动作一顿,说:“没有,她只是问我你在哪儿?”
“你怎么说?”顾颐一瞬不瞬地紧盯着边杰,不放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和肢体动作。
“我说你在洗澡。然后她又问,在我家吗?我说是。”边杰如实回答:“然后就挂了。”
因为压根就没有思想准备,他也没想到会是司华悦来的电话,通完话以后,他才恍然发现这段对白有些问题。
“艹!你能不能行了?!俩大老爷们住在一起,我还在你家洗澡?我的手机还随便由你来接?!”
顾颐猛地拍下边杰触碰他肌肤的手,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踏马倒谁,都会将他们俩的关系往gay上挂钩。
两个年过三十的男人,都没结婚,都没女朋友,住在一起,能不把这关系想歪的,只有供奉在寺庙里的佛祖!
“谁让你不好好地输入姓名,弄个女魔头,我哪儿知道是她的电话?如果提前知道,我也不会接了。”
如果真知道是司华悦,他肯定会接,但接前,起码会给自己两秒的思考时间,不至于出这么大个篓子。
“电话拿给我!”顾颐习惯性地命令。
边杰起身,丢下一句“我去拿药箱给你重新换药”就直接走出病房。
顾颐摇了摇头,离开沙发来到病床边,拿起手机翻看了下。
还好,微信的提示红点还在,表示边杰仅接听了电话,并未翻看他的微信。
“仲安妮已经转到特护病房了,见她不需要穿防护服了。”
仲安妮都转出来快一个星期了,才想起来通知我?恐怕是有别的什么事要找我吧?
顾颐在心里暗忖。
联想到前几天接到的那个有关余小玲案件的电话,他猜司华悦给他打电话十有八九是想去监狱里见余小玲。
时隔十一年,余小玲终于申诉成功,当年杀害她新婚丈夫的人是她的亲弟弟,而非她。
浅伏深爱,惹火神秘男神
现在警方正在通缉她的弟弟,她的父母已经被警方控制。
不知道余小玲在得到这个消息时,会不会后悔申诉?
她家所在的那个村,民风不怎么好,重男轻女的思维定势一直延续至今。
轮回蛊 慕容清明
在那些愚昧的村民的认知里,觉得法院当年既然已经判了余小玲杀人,管她是真杀还是被冤,都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
况且她都已经蹲了十多年的牢了,就那样继续蹲下去就得了,何苦还要再连累家里的父母和弟弟?
恐怕等她无罪释放回家时,迎接她的将是邻里的唾骂和近亲的责难。
袁木虽然已经死了,但顾颐始终认为是他杀,并非意外。
而最大的嫌疑人便是余小玲。
如果这件事顾颐一意要追查的话,肯定能查出真相来,但也定然会牵扯甚广。
被追责的恐怕不仅仅是一个司华悦和余小玲,还有女监的狱警,甚或——宁恕。
到最后,恐怕连他自己也要受到牵连。
因为司华悦能进得了监狱会见余小玲,是他给打通的关系。
如果袁木真的是余小玲所杀,那他顾颐也是间接的帮凶。
雪域潛龍 陽朔
这事之所以按下不提,并非是顾颐担心自己会受到牵连和处分,而是因为他不希望看到司华悦在改判裁定书下达前再因为别的案件被再次关押进去。
再者,他现在即便想办这个案子,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警方现在已经将他负伤的消息封锁。
当时他倒地时,左肩喷溅出的血迹让在场所有人都以为他中弹的部位是左侧心脏。
如果不是一只急着过马路的流浪猫,或许那发子弹真的会命中他的心脏,那他现在就不是躲在市立医院疗伤,而是在墓地里长眠了。
能精准射击出那发子弹的人,绝对是一个专业的狙击手。
顾颐很想给司华悦打个电话提醒她,让她提防些,如果可以,暂时先不要去疾控中心上班了。
因为他隐约感觉到,那些人被军方压制得似乎有些按捺不住了。
可他对司华悦太了解,她绝不会听他的,更何况,疾控中心里还有她的朋友在。
他只能寄希望于她的好运能够永远显灵。
就像那晚那个自杀式引爆车辆的事故,两辆车相距不过三米,司华悦兄妹俩竟然安然无恙。
宋代第一女将 无为天子
当然这主要得益于司华诚那辆车的无敌改装,其抗爆、抗撞、抗弹能力几可媲美武装坦克。
司华悦的好运还有那晚她驾车去监狱。事后出于好奇,他到交警大队调出那晚的交通监控录像。
乱世蓝颜
元末烽火
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他,也不禁被司华悦那超烂的车技给惊出了一身冷汗。
边杰的到来打断了顾颐的思绪。
为防引人注意,边杰每次给顾颐换药,都是将需要的纱布等东西装到一个简易的医疗箱里。
如果推着换药车进入他个人的休息室,一准儿会被人给盯上。
“你说你,你们警方的医院还不比我们院的医疗水平强?还有你爸那边的……”
边杰一肚子抱怨,作为妇产科副主任,他有一堆的大肚婆等着去照应,偏顾颐死皮赖脸地跑来他这里养伤。
“别提我们家那老顽顾!”顾颐在外从来不叫他家老爷子是爸,一口一个老顽顾(固)。
“他要听到你的这番抱怨,一早就派人把我给提溜走了。”顾颐说。
“那不正好?”边杰可不认为这是坏事,军方的医院,尤其是武警机动师的专属医院,医疗条件只会比地方好,而不会逊色于地方医院。
做为28师师长独子的顾颐,这次的负伤是因公,他家老爷子完全有理由将他接走。
可他偏要跟那些毒枭打游击,让他们摸不着头脑,拿不准他的死活和具体方位。
问他为什么选择来这里,顾颐的回答竟然是:你这里是妇科,没人会想到我一大老爷们会混迹在一群大肚婆的队伍里。
“中午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边杰真正是有苦难言。
他的饭量不大,经常在一起打饭,熟悉他的医护都知道。
可顾颐的饭量极大,害得边杰只得到外面买饭回来,躲着院里的同事。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让他头疼的是吃完饭和换完药的垃圾不好处理。
院里有专门的清洁工负责收集各病房和科室里的垃圾,可他的垃圾都是装进干净的袋子里自己提出去丢。
長生十萬年 江如龍
顾颐的伤口本来恢复得挺好,可他非要洗澡,说头痒得受不了,身上也黏腻得难受。
幸亏现在天气不热,这一旦感染,又不知道要住到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你是不是还是忘不了她?”边杰在顾颐的身后,顾颐看不到他的脸,只能感受到他熟练的上药动作在掀动他的伤口。
“哪个她?”回身将脏掉的纱布丢进纸篓,边杰云淡风轻地问。
他化万古
“嘁,少装,还能是哪个她?你真当我白痴看不出来?”顾颐奚落。
“你还不是一样,当我是白痴看不出来?咱俩半斤八俩,谁也甭说谁!仔细别真被那老外给拐去丑国当媳妇儿了!”
“你倒挺清楚她身边发生的事。”顾颐继续奚落他。
“我家老爷子的人天天驻守在那儿保他们那一院子人的平安,我如果连个保安队长的行踪都不知道,也忒愧对俺家老边了。”
“老边知道这事?”顾颐惊问。
“什么事能瞒得过老边的眼,她本身长得……”边杰话说一半打住。
隐藏在心里的这个伤疤永远都难愈合,他不想自己去揭开,太疼。
两个人缄默不语,各自想着心事。
“好了,你抬下胳膊试试松紧怎么样。”边杰起身,看着顾颐绷紧宽阔的背和背部虬结的肌肉群,忍不住一阵羡慕。
小时候,他俩同年生在一个大院,一起长大,一起拜师学艺。
最终,人各有志,他入警队,他入医队,没一个承继父辈的寄望。
虽是发小,现在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但他们俩的性格并不一样,爱好也不同,但却爱上了同一个女人。
能说是命运弄人吗?边杰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一直在等,等待奇迹出现,希望还能挽回她的心。
可他又不希望跟顾颐争,他也能看出顾颐也不想,似乎把选择权拱手上交了,这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阴阳媒之花为媒 海文猫
“我听老边身边的熊参谋长说,李翔年中可能会复员。”边杰再次在心里哀叹了声。
顾颐仅嗯了声,没有接话,对这些围绕在司华悦身边的男人,除了边杰,其他人,他都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他太清楚司华悦的性格和喜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