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暗夜精灵的圣地,瓦尔莎拉的月神殿内,陈.风暴烈酒被描绘成了月神艾露恩降临人间。
如此亵渎神灵,化作阴影豹的玛法里奥无法忍受,利爪死死的抓住房梁。
反观一旁的泰兰德,表情无比平静,像是面对一件不经意的小事,愤怒程度还不如属下没有准备桂花糕。
玛法里奥以目光示意,询问她为何不生气。
泰兰德回了一个白眼:“为何要生气?”
玛法里奥不太明白,视线落在陈.风暴烈酒的雕像上,意思是这可是亵渎神灵,而你是首席月神女祭司。
泰兰德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图书馆,意思是我熟读史书,历史上此类的事情多了去了。
玛法里奥很快心领神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夫妇两人活了一万多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有见识过。
曾经有一个狗头人帝国,极致辉煌之时,狗头人国王号称是月神艾露恩的创造者。
大言不惭,制造了十万八千个神灵,艾露恩是最差的那个,被扔到宇宙边缘的垃圾场,跑到艾泽拉斯作威作福。
亵渎神灵程度,远超陈.风暴烈酒。
偏偏那位狗头人大帝活了一百八十岁,可谓是狗头人的老寿星,儿孙满堂,享受了一辈子荣华富贵。
暗夜精灵派出了无数杀手,包括伊利丹在内,结果都拿他毫无办法。
有人说,这位狗头人大帝得到了月神艾露恩的庇护。
玛法里奥再次看了泰兰德一眼,意思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泰兰德嘴角微翘,露出淡淡的嘲讽之色,目光稍稍向上抬。
玛法里奥明白了,有狗头人帝王的前车之鉴,泰兰德不想与陈.风暴烈酒为敌,反而要承认他就是月神艾露恩。
玛法里奥目光微垂,同时眉毛上扬,意思是你侍奉了月神艾露恩一万年,原来早就厌倦了。
泰兰德目光忽左忽右,同时紧紧的抿嘴。
意思是这话千万不要说出来,藏在心里,以目光交流即可。
假设月神艾露恩真的能观察世人的一举一动,但她一定理解不了玛法里奥与泰兰德夫妇一万年的默契。
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所想。
在这对夫妇间,事情分三个层次,做出来的,说出来的,目光交流的。
三者互相矛盾,截然不同。
月神殿闹哄哄一片,梅拉·高岭亲自主持祭祀仪式,向陈.艾露恩.萨尔.风暴烈酒献祭。
为活人献祭,这在历史上也是常有的事情。
毕竟,讨好死人,远不如讨好活人获得的利益大。
潘达利亚,卡桑琅丛林,温暖的海滩上。
陈.风暴烈酒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几名性感的女兽人陪在身旁,偶尔嬉戏打闹,好不快活。
活著需要勇氣
不远处的帐篷内,卡德加则穿的严严实实,如同等待征战的勇士,随时关注着瓦尔莎拉的战局。
暗夜精灵主动撤走,兵不血刃的占领了月神殿,卡德加虽然感到意外,但并没有担忧。
腹黑竹马欺上身:吃定小青梅
当听说当众焚烧搜刮来的财宝,从宝物中诞生了陈.风暴烈酒的雕像,卡德加大吃一惊。
陈.风暴烈酒从未传达过这种命令。
这不是奇迹,而是一个阴谋。
尤其是众人向神像祭拜,卡德加再也忍不住了,立刻前来与陈.风暴烈酒商议。
陈.风暴烈酒听完卡德加的描述,表情反而非常淡定。
“依你看,阴谋的目的是什么?”
卡德加谨慎的说道:“人类中有一句古话:捧得越高,摔得越惨,有人故意抬高你的名声,引起月神艾露恩的反感。”
陈.风暴烈酒不以为然道:“若月神艾露恩全知全能,岂会看不破这里的阴谋?”
卡德加摇摇头:“神灵需要尊严,若是我们处理不当,就真的成了亵渎神灵,引起月神的不快。”
“依你之计,应该如何处理?”陈.风暴烈酒问道。
卡德加严肃的说道:“立刻重建月神像,并处罚相关人等,向大家解释这是一个误会,解除月神艾露恩的疑虑。融化金银财宝,形成雕像的魔法来自达拉然,以这条线索查下去,挖出幕后之人。”
陈.风暴烈酒站起来,阳光下,圆滚滚的身子在白得耀眼。
当他成为大酋长后,尤其学会了萨尔的思考方式,陈.风暴烈酒得到了显著成长。
豪門二嫁:前妻帶球跑 妖嬈小辣椒
他再也不是那个天真浪漫,总是被人欺负的熊猫人。
“卡德加,论计谋和实力,我都不如你,但担任大酋长的却是我,你可知道为什么?”
卡德加露出迷惑的表情。
“因为你没有学会大酋长的思考方式。”
陈.风暴烈酒仰望着天空,露出挑衅的神情:
“所谓的月神艾露恩,和凡人一样欺软怕硬,你若是软弱,她就越发欺负你,你若是强硬,她就拿你没辙。在我们熊猫人中有一句古话:神灵,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但却不具备与之相称的智慧和道德。”
卡德加担忧的看着陈.风暴烈酒:“大酋长,你想要做什么?”
婚婚欲睡:老公,約嗎? 林花似錦
绝品妖孽混都市 小江南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封帝錄
陈.风暴烈酒嘿嘿冷笑:“告诉梅拉·高岭,她做得远远不够,当然,达拉然的线索也不能放过。”
奥格瑞玛,萨尔的小院内。
外面的侍卫每隔五分钟,必须从窗口看一眼萨尔,免得他搞些阴谋诡计。
萨尔则一直静静的看着书,一本来自达拉然的魔法书籍。
书页内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恭恭敬敬道:
“救世主萨尔,一切顺利,都按照您的吩咐,陈.风暴烈酒被抬举成了月神艾露恩降临人间。”
萨尔咧嘴一笑:“非常好,据我所知,月神艾露恩非常小气,睚眦必报,陈.风暴烈酒完了。”
“大酋长,我们永远拥护你,该死的熊猫人,只配做食物而已。”
萨尔笑道:“待我重回酋长之位,达拉然就正式加入部落,这些年你们辛苦了。”
合上了书,萨尔笑得非常开心,仿佛看到一道神雷从天而降,直接劈死了陈.风暴烈酒。
最強系統之狂暴升級 超神蛋蛋
安静的思考了半晌,萨尔有些困了,忍不住打了个盹。
突然,魔法书籍传来微微的震动,萨尔急忙翻开书。
模糊的影子再次出现,诧异的说道:“救世主大人,最新的消息,那陈.风暴烈酒行事太诡异了,狂妄至极,我们实在看不懂。”
萨尔露出意外的表情,低声问道:“陈.风暴烈酒如何应对?”
影子纠结了半晌,说道:
“陈.风暴烈酒派人向梅拉·高岭传话,并狠狠训斥了她,说月神艾露恩仅仅是陈.风暴烈酒身边一名不起眼的侍女。”
萨尔手中的书一下子落在地上,好半晌才喃喃道:
“陈.风暴烈酒,他疯掉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