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
“顾兄应当庆幸,未曾被五毒教的天榜武者照面,否则以他们的千里锁魂之能,不论你如何改头换面,躲到何处,都是无用……顾兄是要与我动手?”
钟神秀摇摇头。
“若是碰到那种大高手,我也只有认了。”顾青影惨笑一声,收回了刀刃:“我这次前来,主要还是为了复仇,见到当日的小兄弟一飞冲天,也有些为你高兴……这才多看你一眼,并无其它意思。”
这点钟神秀还是相信的。
从当日举动来看,这位顾少侠,还是一位好人。
可惜这个江湖,不适合好人厮混。
“看来,你也是被黑寡妇花妙的消息吸引而来,但你就没有想过,这是五毒教专门为你布置的陷阱么?”
钟神秀无语了。
他都能辨认出来对方,地榜宗师大概也有一些独门手法。
顾青影看似混在大批江湖散人之中很安全,实际上还是危险无比。
这傻帽,就不知道拿着王家藏宝,躲起来起码修炼到宗师,再出来复仇么?
如此迫不及待地跑出来,莫不是想要白送?
那还不如送给他钟神秀大爷呢!
“自然想过,但复仇无望,只能拼死对方咬下一块肉,也是好的。”
顾青影惨笑一声,给钟神秀的感觉,就好像一匹狼,孤狼!
一匹失去所有希望,准备用最后一条性命,跟敌人同归于尽的孤狼!
“你怎么如此?就算那些名门正派不帮你伸冤,你也可以自己练武啊……”钟神秀很是假惺惺地劝了一句。
“你是想问我姑姑家那本秘籍的事吧?”顾青影却慨然回答:“我也想练成绝世神功,灭了五毒教满门……可是,你不知道,四大奇书与奇功绝艺榜上的武功,大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没有缘分的人,哪怕拿到绝世武功,也练不成上面的功法,否则的话,有着神功传承的王家为何连一个地榜武者都没有,最后被灭门?”
武意凌云 楼天
‘我懂……按照西方神秘学说法,不就是对普通人的灵性有要求么?灵性越高,悟性越好……看起来,这个顾青影的相性,与王家秘籍也不匹配啊……空有神功秘籍,却练不成,也是真的惨……’
实际上,顾青影这种也是资质,普通人的资质。
那些因为灵性太高,经常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而差点被吓疯的西方神秘学者,大概会十分羡慕的。
“你想要秘籍?”
顾青影眯起眼睛:“可惜……我怎么可能将它随身携带?纵然你击败我,甚至擒下我,也是没用!”
“神功秘籍,或许便是宗师乃至大宗师的钥匙,那些没有传承的武者,哪个不想?”钟神秀大大方方地承认。
“爽快!可惜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也没什么交情,我凭什么将它交给你?”
————
顾青影嘴角露出一丝疯狂的笑容:“我已经准备向江湖上传出消息,不论是谁,只要取了黑寡妇花妙的性命,我就将王家秘籍相赠!”
这大概也是他所能拿出的最大筹码了。
柳续纷飞
钟神秀看得心里一叹,转身就走。
在没有办法撬开顾青影的嘴巴之前,哪怕击败他也没个卵用。
这次跟过来,只不过是刷个脸熟。
多刷一刷好感度,搞不好这顾青影哪天快要死了,就想到他托孤了呢?
自由神
好吧……与其想着这个,不如思考一下怎么搏杀一位地榜宗师来得实在。
‘算了……这一路秘籍,或许应该放弃?’
‘要杀一位地榜宗师?太困难了,还是寻找其它门路吧……’
钟神秀一路回到酒楼,就看到仍旧被围在那里的段明玉,不由微微一笑,没有挤入人群,反而自顾自找了个空位置坐下调息。
等到夜间,人流才渐渐散去,段明玉如释重负,不断跟钟神秀抱怨他没有人性之类。
夜幕深沉。
酒楼最好的客房之内。
钟神秀正在盘坐,突然耳朵一动,看向门户。
轻盈的脚步声响起,叩门声传来:“安山城故人前来一见。”
他哈哈一笑,打开门,将女神捕燕无双迎进屋子:“女神捕也来看宗师对决?”
“如此大事,朝廷自然关注,我不过马前卒。”
燕无双嫣然一笑,虚室生辉。
望着这个兼具冷峻与慈悲两种特殊气质的美人儿,钟神秀热情地请对方坐了,又添上茶水:“来,尝一尝,这望湖楼的雨前茶很不错。”
燕无双却笑吟吟地盯着钟神秀看了一会,才叹息道:“上次我便知道你不是池中物,却没想到如此快便一飞冲天,展露峥嵘……”
钟神秀沉默了下,又道:“你就不问问五行大盗掌的事情?”
“总逃不过你从哪里得到了第五篇,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得来,也不归我管!”燕无双道:“只是,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
“哦?出了何事?”钟神秀问道。
“还是那次风雨牛君庙的后续,当事人的顾青影据说得到一本神功秘籍,却依旧被追杀得好像一条狗,但同样在那里的你却一飞冲天……我是相信其中不过机缘巧合,但外人怎么想?”
燕无双反问道。
‘一条狗?’钟神秀想到今日的顾青影,自动脑补出一幅画面——顾青影:‘喂喂喂,你说谁是狗啊?信不信我当面咬你一口?’
雲中漪蘭(天舞紀外傳)
一念及此,不由就露出几丝笑意。
他想了想,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大概以为,顾青影将秘籍传给了我?这不是开玩笑么?我跟他无亲无故的……就算我想,他也不想啊!”
“但当时的你,的确有机会与他接触,获得传承……”燕无双认真道:“五毒教如今失去顾青影踪迹,说不定就要从其它方面试一试,再加上上次五毒教弟子覆灭,这一次,怕不是他们的护法都要出动,来找你了。”
“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啊!”
钟神秀心里十分郁闷。
严格说起来,上一次在那破庙之中,他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还差点被殃及池鱼。
汉末卫公子 夏门
却偏偏,还要面对后续的一大堆麻烦,这叫什么破事?
‘五毒教么?若是敢找来,或许我还要考虑一下顾青影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