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一番搜查下来,护城军从一开始找人,变成了找东西,一应值钱物品几乎全部被他们搜刮进了自己的腰包里,有几个还因为分赃不均谁先发现等问题,差点打破了头。
院子外面哪还有人肯吃这种哑巴亏站着守门,一个个急红了眼冲进来搜刮。
丁潇潇虽然心疼肝疼的,但是这也算是侧面帮了自己。
傍晚时分,轰轰烈烈的搜查活动终于停止了,丁潇潇看着满院子乱七八糟的东西,心里终于舒坦了一点。
这样的一个宅子,毁掉也就毁了吧。
半生缘(十八春) 张爱玲
“队长,问你件事吧。”丁潇潇看着正把玩着一个小瓷象的队长,轻声说道。
龍血武帝 流水無痕
对方吓了一跳,手里一抖,瓷象差点掉在地上,还好丁一眼疾手快,接住了。
“什么事!?”经过这么一出,队长明显心情不佳,只是他拿的是别人家的东西,如今分明是自己心虚,却还要恼羞成怒的将一切赖在主人家身上。
不讲理有时候也能讲出理,可叹啊。
“这么晚了,不吃饭吗?”丁潇潇压着火,继续问道。
队长站起身来,不以为然道:“我们吃过了,不劳郡主操心。”
丁潇潇微微笑了笑,眼睛盯着他手里的瓷象,低声道:“我还没吃啊。”
队长正想回一句你吃没吃干我何事,抬头却见对方的目光冷冷落在自己手中,突然稍稍有点理屈。
“这不是有伙房吗,郡主自己做点吃吧。”
丁一见他如此无理,正要回嘴,被丁潇潇制止。
“是有伙房,可是我吃什么?吃人肉吗!?”
最后四个字,她说的很是低哑,惊得队长猛然抬头,对上一双冷冰冰的眸子。
丁潇潇继续说道:“抢了我的东西,关了我的人,如此无礼吃了也就吃了。”
“我让他们从驻地送些粮食过来!”队长认怂,刚要起身丁潇潇继续说道。
“我这个人一天没有油水就要吃人的,别当我开玩笑。”
队长叹了口气:“会送些菜油过来的,您还要什么!?”
丁潇潇伸出一根手指道:“我要一桶菜油,少一滴我杀你一人,不信你就试试。”
说罢,她带着丁一转身便走。
寻宝大师 旷海忘湖
队长虽然不解,但是以为郡主是因为他们抄了她的东西才故意找茬,却也没在意。
一桶菜油才几个钱,他掂了掂手里的瓷象,心满意足的起身吩咐手下去驻地拿吃食和菜油了。
“要一桶?”兵丁有些奇怪。
队长低声道:“这不是心里不痛快找事儿吗,要就给呗,又不掏你的腰包,快去快去。”
掌灯时分,东西都送到了,粮食蔬菜还有些肉食,一应俱全,旁边满满的一桶菜油格外醒目。
虽然最近很是清苦,但是看见这桶油的时候,丁三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么多!?这就是敞开肚皮喝咱们也喝不完啊。”
丁一瞥了他一眼:“主子自有安排,你轻声点儿。”
食为天,没什么比吃饭更大的事了,几个人一起动手,做了一顿荤素搭配七彩俱全的晚饭,坐在一处很是痛痛快快的吃了一顿。
队长从外面监视着几人大快朵颐的样子,低声道:“你看吧,听了她的,把东西送来,人一吃饱了,什么烦心事都没了。”
不少人频频点头,称赞队长有办法,可其中一个微微皱起眉头,用手指点着里面的人,喃喃自语着。
“这人,好像不太对啊……”
“什么不对?”队长问道。
兵丁指着丁潇潇他们喊道:“临邑大人,临邑不见了啊!?”
几个人互看了一眼,立刻冲进伙房,丁潇潇拿着一个馒头看着几个人,狠狠撂下筷子:“这是要干什么!有没有规矩了!”
队长心慌如狗,赶紧施礼:“郡主得罪了,请问临邑大人在哪?”
“临邑!?他怎么对本宫无礼的你没看见吗!?我怎么知道他去哪里了,死了才好呢,出去出去!”丁潇潇拿出一副气的饭都下不去的神情。
纪程赶紧帮她捋顺后背,丁一则站起身来下逐客令。
贴身高手
“郡主正在用膳,队长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谈吧。”
昭然歲月忽老矣
半推半搡的,队长从伙房里出来,仔细回了一下之后发觉,他们下午搜查外人入侵的时候,临邑就不在了。
他一拍大腿,恨恨的看了丁潇潇一眼,转头命令手下:“临邑一定是跑了,赶紧追,他一定是回城了,务必要将他截住。万一,临邑在西归城露了面,金将军追究下来,咱们都别活了!”
兵丁们乱作一团,牵马的牵马,喊人的喊人,就准备冲出去追。
丁潇潇突然走出房门,高声说了一句:“临邑啊,我想起来了,我中午的时候见过他,藏在一个地方。”
众人顿时围住了丁潇潇。
“在哪?他还在那吗?”队长紧张的问道。
此时负责在外巡逻的队长也闻声而来,他比所有人都紧张,今天是他负责院外把守,要是跑了个大活人他都没发现,追起责才叫一个首当其冲。
“快带我们去。”
丁潇潇看了看几个人急得要命的模样,反倒不急了:“我吃饭呢,总得吃饱了吧。”
“快点吧祖宗!我们的人头可都挂在您的腰上了,高抬贵手,高抬贵手吧!”队长急吼吼的求告,转眼间就把丁潇潇的辈分抬上去了。
丁一起身道:“那个地方小人也看见了,郡主用膳吧,小的领他们过去。”
之后他瞪了一眼还在大快朵颐的丁三,后者不情不愿的放下手里的馒头,最后想了想,还是整个儿塞进嘴里,这才噎得翻着白眼跟丁一出去了。
光线很差,院子里凌乱不堪,一行人跌跌撞撞这才到了柴房后面。
“哪有人?你们主仆是不是欺瞒咱们呢!”队长怒道。
丁一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压低嗓门:“别吵,我们看见的时候,临邑大人正在睡觉。吵醒了他,咱们都有的受。”
早就有人耐不住性子了,一把拉住丁三吼道:“在哪!再不说老子杀了他!”
丁一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赶紧将地窖的暗门拉开。
“在这在这,军爷有话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