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是你们追杀的齐使?”无尘子看着白仲问道。
白仲摇了摇头,他巴不得齐使回齐,然后让齐国发出檄文讨韩,就差派人护送齐使回去了。
“他姓公羊!”无尘子淡淡的说道。
白仲直接呆住了,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姓公羊好啊,这下都不用我们动手韩国都得完了。”白仲喃喃自语道。
“姓公羊怎么了?”弄玉有些不解,姓什么不都是齐使么,而且公羊也不是什么大姓。
“儒家四书五经,四书为《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五经为《诗经》《尚书》《周礼》《易经》和《春秋》,儒家弟子一生专治其一,而这些四书五经之中又以专治《春秋》的弟子为最,但是儒家经典都深奥难明,因此《春秋》又分出了左传,公羊传和谷梁传,各有侧重。”无尘子说道。
“所以这个齐使是儒家公羊学派的弟子?”弄玉也明白了,这是把儒家也拉下水了。
“如果只是拉儒家下水他会那么高兴?”无尘子看着已经得意忘形的白仲说道。
弄玉呆了呆,拉儒家下水还不算大事,那什么才算大事。
“诸子百家中有一句话叫做,宁杀圣贤,莫惹公羊。”无尘子说道。
弄玉还是有些不太清楚,连圣贤都敢杀,为啥不能惹公羊学派。
“意思就是对于儒家,你可以去杀了孔圣孟圣的后人,也不要去招惹公羊学派。因为公羊学派都是疯子,他们奉行的是九世之仇,十世可报,一旦跟他们沾染上,就是不死不休。”无尘子继续说道。
“这样吧,我给你们讲个故事,你们就能够明白公羊学派的难缠了。”无尘子见他们还是不太清楚公羊学派的恐怖,于是想了想说道。
“我觉得你这故事讲完,韩国要没了。”白仲说道。
弄玉和六剑奴都是点了点头,被你点名讲故事有好下场貌似真没几个。
“《列子•汤问》中记录了一个故事,原本太行王屋两山是在冀州之南,黄河北岸的北边,高达七八千丈,纵横七百里。。。。”无尘子说道,将整个愚公移山的故事说完。
戰神破天道
“你是说,公羊学派就像愚公一样生生世世,不死不休?”弄玉有点明白了,如果真是这样,韩国追杀齐使公羊氏真的是有点恐怖了。
“道理,我们都懂,《列子•汤问》我也读过,只是我记得明明是操蛇之神,什么时候改成了许姓仙人了?而且这许仙又是你们道家哪一位先人?”白仲皱了皱眉问道,道家历代先祖即便并没有姓许的,这许仙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被道家称为许仙。
无尘子看了他一眼说道:“我道家前辈多了去了,你能都知道?凌仙子董子,鹊桥仙牛子,御鬼子宁子,你知道哪一个?”
白仲皱了皱眉,是我书读的少还是你们道家大佬太多,我怎么一个都没听说过。
少司命也是眨了眨眼,阴阳家和道家同宗同源,她怎么也没听说过道家还有这几个人物。
一尘惊天
“你不懂了吧?修为为什么分天人,就是因为天人永隔,而第一个打破天人永隔就是董子。为了让后人能够跨入天人,所以鹊桥仙牛子在天人之间搭起了一座鹊桥,让后人能够感应到天人界限。御鬼子宁子你就不需要知道了,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无尘子张口就来。
董卓霸三國 非我所想
白仲长大了嘴,他还真不知天人这个境界怎么来的,但是听到无尘子的解释,不明觉厉,只觉得这董子和牛子是两尊超级大佬了,能跟他们齐名的御鬼子宁子恐怕也不是普通人。
少司命眨了眨眼,她明白了根本就没有这几个人,天人境界是庄子提出的天人合一,只是你这么忽悠白仲真的好么,而且感觉除了我,其他人都被你唬住了。
“鹊桥是什么?”白仲皱了皱眉问道,他卡在半步天人已经很久了,但是却从未感受到什么鹊桥的存在。
六剑奴也都是竖起耳朵来听,除了真刚星鸿,其他人也都跟白仲一下卡在半步天人,当然他们在这个境界里已经走的很深很深,只差最后的一点灵光就能踏入其中。
第18號公寓 葉子雲蘿
无尘子认真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摊了摊手道:“你们什么时候听说过我是传统武学修士?”
白仲等人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货就不是正常人,走的也不是寻常路,毫无经验借鉴可言,顿时一阵失望。
“但是,我的确知道啥是鹊桥。”无尘子想了想再次开口说道。
“所谓鹊桥就是人与天地的沟通桥梁,引动天地之力为己用是需要介质,而这个媒介就是鹊桥。”无尘子开口说道。
白仲等人都是看着无尘子,果然这家伙的经验对他们来说没有用,他们都是用修为强行摄取天地之力为己用的,这家伙是在跟天地沟通,向天地借用。
少司命则是皱了皱眉,她觉得似乎无尘子的方法才是真正的天人之路,天人合一才是真正的天人,强行摄取天地之力终究是天人相隔。
“走,我带你去体会什么是真正的天人。”无尘子明白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两个人直接离开了小院,来到新郑外的山上。
“天人之所以称为天人,就是即使没了修为,也依旧可以聆听天地万物之声。”无尘子平静的说道。
“这是万物生长之声!”无尘子握住少司命的葱白手指,闭上眼说道。
少司命本能的一颤,随即放松下来,闭上眼,跟着他一起聆听着万物的生长,仿佛世界只剩下了两人。
于是她听到了小草破土而出换换伸展嫩叶的声音,听到了大树在地底抽出根系汲取水分的声音,蝉蜕时的清脆,蝴蝶破茧而出奋力一展之声……
无尘子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已经进入了那种玄之又玄的顿悟境界,点了点头,没有打扰她,坐在一旁想着自己的事,然后不小心就睡着了。
正在顿悟的少司命一愣,看着眼前的一切,高楼大厦,还有许许多多没有见过的怪物甲壳,形形色色穿着怪异的人,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尤其是一些女孩穿着裸露,让她不忍直视。
“梦境!黄粱一梦!”少司命立刻明白过来,这是无尘子的梦境。
北落师门看着两个被梦境琉璃光笼罩的人,双目灵性而又嫌弃的看了无尘子身形一眼,身躯矫健的一跃,躲到了两人身后的树上匍匐隐藏起来。
“愚蠢的主人啊,没有任何护卫还敢在外进入梦境之中。”
天亮以后,梦境消散,少司命看着醒来的无尘子,眼神有些怪异,她怎么也想不到一直成竹在胸,漫不经心的无尘子在梦境里居然是那样的人。
“你进了我的梦境?”无尘子看着少司命的眼睛,瞬间明白了,自己莫名其妙的开启了梦境,然后想想自己梦境里的形象,顿时就有了杀人灭口的想法。
————
“你知道的太多了,你说怎么办吧?”无尘子看着少司命说道。
魔法制造者 核文桃心
少司命眨了眨眼,我怎么知道你居然是那样的人,蹲在大街上偷看一个个路过的女孩子的腿,尤其是风一起就转不动眼,被打了几次依旧死性不改。简直就是登徒子的极致了。
“不准说出去,也不准告诉其他人!”无尘子威胁道,太丢人了,偷看别的女孩子还被另外的女孩子发现。
少司命眨了眨眼,我又不会说话怎么说出去,除了你还有谁能看懂我的眼睛。而且,我是有多傻,居然跟着你一起在那看着。
“她们没有你好看!”无尘子想了想,又看向少司命修长笔直的玉腿,说道。
少司命一愣,脸上浮起一片红霞,你这是在调戏我?我这是被调戏了?
血玉鈴傳奇 梧桐輕語
“你这样太冷了,走,我带你去压马路!”无尘子看着红着脸的少司命笑着说道。
“压马路?”少司命一愣,星眸之瞳眨了眨,这可不是你的梦境,你真的要去?不怕挨打?而且很毁形象的。
“新郑的繁荣没多久了。”无尘子拉着少司命的手走在新郑的街头,叹了口气说道。
少司命则是看着被拉着的手,直到现在还是一脑子的空白。从头到脚,所有的服饰都被换了一遍,淡紫色的清冷衣裙被换成了红霞色,头上佩额也被换成了桃红,手上的指花同样是被换了。
“你是不是有过承诺,谁看过你的脸就要娶你?”无尘子突然想到了查老先生笔下的木婉清小姐姐,开口问道。
少司命愣了愣,你怎么会这么想,而且这种东西除非脑子有问题才会把自己的一生托付在一个面纱上。
“不过,你确实很美!”无尘子看着自己成功改变了造型的少司命笑着说道。
“你想娶我?”少司命眨了眨眼睛,看着无尘子。
无尘子一愣,想起了道争丘上他们三人面对百家高手时的场景,少司命还不是天人,却是倔强的站在他和晓梦身后,替他们挡下了所有偷袭。
“你不愿意?”无尘子笑了笑,说道。
少司命眨了眨眼,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她也不知道那时为什么会那么想,她只是觉得,如果他死了,她就没有了依靠,所以才会那么去做的。
“你跟我其实很像!”无尘子说道。
少司命被阴阳家下了禁术,没有了人的情感,也不会说话。用太上忘情来形容再合适不过,虽然他们有办法解开,但是他们也知道这是阴阳家为了让少司命归位,也是在历练她。
而无尘子他们要做的跟阴阳家正好相反,他们要少司命自己去打破封印,体会到人世间的七情六欲,从而超脱。
“其实我也没有人的情感,用道家的话来就是,我不是人。”无尘子说道。
少司命眨了眨眼,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你不需要懂,但是我跟你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一起修行吧,等你哪天开口说话了,也许我也就是个人了。”无尘子笑着说道。
少司命点了点头,任由他拉着自己在新郑的街头里游逛。
“你们。。。”白仲看着收了手一夜未归的两人,愣了愣,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无尘子走到哪都有红颜美人相伴是真的。
“活了四十多年还单身,我要是你父亲,都要从地下跳出来打死你!”无尘子撇了白仲一眼说道。
白仲一愣,笑着说道:“那你就错了,老哥我有一房正妻,两房平妻,七八个妾室,儿子也有三四个了。”
无尘子瞬间呆住了,你都有家室,有儿子了还跑出来这么浪?
“有没有女儿?”无尘子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白仲一愣,警惕的看着无尘子,你不会想老牛吃嫩草吧?
“我可以养成的!”无尘子想了想说道。
“滚!”白仲直接跑了,真要被他惦记上,这天下恐怕真没几个女子能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