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魔界很大。
游戏里面并没有设定魔界的面积,但曾经在旁白里面提过,说“如果说魔界是一片大海,那么人间最多只相当于海中的一座岛屿”。
邪皇剑
这个设定是否有剽窃某沉迷麻将不肯更新的漫画作者的嫌疑?不得而知。
但横竖当初出这游戏的时候,那漫画作者早就已经在死了——这混账真的拖稿拖到了死,最后用了一个巨大的空白加上几行字,将自己最著名的作品做了一个了结。
【我将这广阔的世界留给你们,让大家的才智来尽情装点它吧。】
……说得那么好听,可不就是“下面的故事大家随便写,反正我不管了”的意思嘛!
潘龙按照神枪“流星”指明的方向,一口气走了四五天,周围的景象却始终看不到多少变化。
灰黄的尘土、灰黄的天空、永不停歇的狂风、干枯的大地和怪石嶙峋的山崖……这个世界里面,完全看不到有水,更看不到任何正常的动植物。
魔物,他倒是见到了不少。
这些魔物绝大多数都很凶恶,一感觉到他的气息就急急忙忙冲过来想要袭击他。但它们的速度大多不够快——潘龙忙着赶路,每一步都跨出至少十余丈,在地上奔跑的速度甚至比许多飞行魔物拍着翅膀飞翔还快。
只有极少数速度极快或者感应范围极大再或者运气极好的魔物,才能来得及拦在他的面前,试着对他发动袭击。
……其实它们的运气真的不大好。
毕竟,被一拳打成四分五裂或者洞穿再或者轰杀至渣……怎么看都不像是好运气的样子。
连续走了好几天,潘龙倒是不累,却不由得有些心烦。
如果不是看着系统地图上,他所走的道路的确是一条直线,他怕是都要怀疑自己迷路了。
正当他满心烦闷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在前方升腾而起。
这气息远比他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魔物都强,甚至就连当初骷髅岛上那条变成了僵尸的龙,相比之下也显得有些不值一提。
潘龙笑了笑,停下了脚步。
“看起来,总算遇到个有点实力的了!”
如果他还是上次来这里的实力,此刻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刻退出这个世界,哪怕迟一点点都可能会被秒杀,来个将全身装备全都热情捐献的大爆。
而如果他还是先天境界,那么最好的选择也是退避三舍——尽管不知道前面拦路的那家伙究竟有多强,但只凭气息,先天境界的他多半是打不过的。
但如今他可是返璞归真的真人!
真人,在九州世界曾经被称之为“陆地飞仙”,对凡人来说,已经可称得上是仙圣一流的人物。
朝游北海、暮宿苍梧、腾云驾雾、呼风唤雨……大多数神话里面的事情,真人境界都已经能够做到,或者至少说勉强做到。
以他的实力,就连之前在诸神封印里面隐约感觉到的诸神里面最厉害的几个,也并不见得比他强。
魔界的强者再怎么厉害,最多也就是比肩诸神罢了——这已经料敌从宽到了极点。
既然如此,那他有何畏惧?
潘龙停下脚步,那气息却没有。只一会儿,它就来到了潘龙的面前。
那是一个有着类似人类的外形,却全身披着厚厚甲壳,头部还有明显昆虫特征的魔物。
如果换成别人,不要说认不出它的身份,甚至于都没办法判断出对方的年龄和性别,只是潘龙却笑了。
他知道这家伙是谁。
魔界里面反对魔王的组织“苍雷”的首领,“虫皇”赫拉玛奇亚。
这个“虫皇”本身的实力固然极强,但他最强的还是保命的本事。按照游戏里面的介绍,他可以在大地各处隐藏自己的卵,哪怕只要还有一颗卵活着,就可以借助它复活。
而他究竟藏了多少虫卵?没人知道。
所以这么多年来,虽然他被魔王击杀了至少十几次,但却总是能屡败屡战,每每从不知道什么旮旯缝隙里面钻出来,给魔王添一点大大小小的麻烦。
游戏里面,玩家们初到魔界之后,也是在他的指引下,才见到了“时光之镜”的铸造和拥有者,“炉火魔神”古铠。
换句话说,至少在要对付魔王这一点上,他算得上是潘龙的盟友。
赫拉玛奇亚显然并不怕挨潘龙的拳头,径直走到了距离潘龙不足十步的地方才停下来,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人类,你为何来到魔界?”
“虫皇何必明知故问?”潘龙笑着说,“我都走了这么多天,难道你看不出来,我要做的事,不就是你这么多年一直想要做的那件事吗?”
赫拉玛奇亚那宛若大号蚂蚱似的脸上,猛地出现了或许应该被认为是“惊讶”的表情。
“人间竟然也知道我?”他忍不住问。
“这么多年下来,魔王陆陆续续来找了我们这么多次的麻烦。我们再不努力收集跟他有关的情报,那不成傻子了吗?”潘龙笑着反问。
赫拉玛奇亚也笑了两声,将这个问题放到一边,然后说:“那么,人间的强者,我该怎么称呼你?”
“我叫潘龙,人间大多称呼为我‘勇者’。”
“勇者……就是那群一代代阻拦魔王的人间强者们的称呼吧?你没有更加独特的身份吗?”
“对人间来说,勇者就是最特别的。”潘龙笑道,“或许,我会成为人间最后的勇者,也不一定。”
赫拉玛奇亚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笑了笑说:“我也希望如此。”
大家有共同的目标,接下来的谈话就顺利了很多。
无论潘龙还是赫拉玛奇亚都不是喜欢绕圈圈的谜语人,双方很坦诚地交流了意见,最终商定了一个简单的计划。
赫拉玛奇亚借助自己无处不在的化身手段,将魔王从它的大本营里面引诱出来。而潘龙则负责将离开了大本营的魔王斩杀。
之所以要这么做,倒不是担心潘龙打不过魔王,而是魔王的大本营“魔王城堡”里面有许多魔法机关,其中有些是怎么厉害的高手也难以对付的。
比方说,启动某个机关,直接把潘龙传送到某个荒芜的小世界去。
那该怎么办?
相比之下,或许从魔王城堡出来的魔王身边,高手的数量甚至可能比在城堡里面更多,但出门在外,他们就没机会耍这种花招了。
总的来说,这个计划算是各取所需,称得上双赢。
但在骄傲的“虫皇”看来,自己只不过是去习惯性地露个脸打一架,最多再被打死一次——这么多年下来,他真的习惯了。可人间的“勇者”却要负责最危险的工作,那是他自己怎么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
这就让他感觉到是在占潘龙的便宜,心里很过不去。
“人间的勇者,这一战之后,我必定也要帮你一个忙,弥补你的人情!”临别之时,他郑重其事地说。
潘龙笑着挥挥手,没有说什么。
当初在游戏里面,预备勇者们要通过这位“虫皇”的考验,才有资格得到他的帮助,让他帮忙出谋划策。
而现在,他不仅主动来帮忙,甚至还觉得亏欠了自己,提出要给补偿。
这大概就是能力不同,结果也一样不同吧。
毕竟,满级的角色一身神装,居然被新手村守卫迎面大吼“小子,当心点!”这种事情,只有在游戏里面才会发生。
和赫拉玛奇亚商定之后,潘龙继续朝着魔王城堡的方向前进。
这次他又走了五天,远处的狂风突然涌动起来,很快就凝聚成了一个有着宛如中东大胡子似的上半身,下半身则是一团旋风的“风巨灵”。
“尊敬的勇者,我是虫皇大人的使者。”那风巨灵飞到面前,用娴熟到甚至带着克里斯王国方言味道的人间口音说,“大人已经将魔王引了出来,我现在就将您传送到预备伏击魔王‘灰烬峡谷’。”
潘龙点头,站在原地,风巨灵绕着他转了几圈,化作一团幽幽蓝光,从他的脚下升起。
周围的景象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眼前已经不再是广袤而荒芜的大地,而是变成了一座狭窄的山谷。
山谷里面很阴暗,满地都是厚到可以将一头大象活埋的尘土,在这片尘土之间,许多身影正在激烈的战斗。
或者说,那是一群人在围攻一个人。
被围攻的那个,有着类似人的外形,却披着一身甲壳,俨然一个直立行走的大昆虫,不是“虫皇”赫拉玛奇亚,却又是谁?
而围攻他的那些人——潘龙懒得去在意,此刻这山谷里面能够吸引他注意力的,除了正在被群起而攻之、打得灰头土脸但一时间大概还死不掉的盟友之外,就是那个正坐在一辆由四个巨人扛着的宝座上,被大群高手众星捧月一般护卫在中间的黑袍人。
魔王。
魔王没有名字——他当然曾经是有名字的,但自从他成了魔王之后,“魔王”就成为了他的名字。
他是魔界之王,魔界之王就是他。这个身份,就是他的名字。
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重要。
潘龙的出现,显然也引起了魔王和他麾下高手们的注意。
一个有着宛若蜥蜴一般脑袋的家伙看了看他,注意到他身边那个风巨灵,眼中便腾起了杀机。
他随手朝着地上一抓,尘土升起,凝聚成一杆短矛。然后也不见作势,这短矛就撕裂魔界无处不在的灰黄色大风,转眼到了面前。
风巨灵没料到才刚刚抵达就要迎面一枪,一时间吓得呆住了。
其实不呆住也差不多,这家伙特长就是传送、建造之类的“奇迹”手段,让他跟人厮杀,他本来就不在行。
眼看短矛就要射中风巨灵,潘龙皱了皱眉,伸手抓住短矛,直接扔了回去。
以那个蜥蜴脑袋为中心,周围至少十几步范围内的魔物全都炸得粉身碎骨,连稍稍大一点的碎块都找不到。
比他们稍远一点的魔物总算碎得不那么明显,努力一点的话,应该还能够重新拼凑起来。
再稍稍远一点的魔物们差不多就是简单的身体断裂,然后是横尸一圈……大概足足有五十步范围之外,才能看到活着的魔物。
这些幸运儿们靠着前面那些挡枪同伴们的牺牲,避免了被潘龙一个AOE清场的悲惨命运,但也全部被短矛爆炸掀起的冲击波轰得七倒八歪,就连扛着魔王宝座的那四个巨人都站立不稳,踉踉跄跄摔倒,将宝座跌落尘埃。
所有在那边观战而没有参加围攻赫拉玛奇亚的魔物里面,唯一能够站得住的,就是魔王本人。
直到这时,短矛破空的轰鸣声,才终于在潘龙的面前炸裂。
至于这短矛飞回去的轨迹……莫说实力弱小的风巨灵,就算是正在激战之中偷偷注意这边的“虫皇”赫拉玛奇亚,也一样没有看清。
事实上,包括他在内,在场所有人几乎都呆住了。
谁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挺普通的人类,竟然一出手就将魔王麾下赫赫有名的近卫队几乎打了个团灭。
而他所用的手段,只是随手扔出去的一柄短矛!
刹那间,狭窄阴暗的山谷里面,除了风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片刻之后,魔王才用惊疑的声音说:“我认得你,你是那个在人间用陷阱暗算了我的凡人!”
他的话,让潘龙想起了曾经的往事,想起了几乎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份殊荣。
于是潘龙忍不住笑了:“真想不到你还记得我,我本来以为自己这样的小角色,对于你漫长的生命来说只是个匆匆过客呢。”
“你既然这么强大,为什么当初要伪装得那么弱小?”魔王大声质问。
这些年来,他一直对上次的失败耿耿于怀——按照他的想法,自己的计划本应是能够取得成功的,结果却被莫名其妙给破坏掉了。
他不知道多少次发誓,下次袭击人间的时候,一定要把那个卑鄙的凡人揪出来,撕得粉碎。就算那凡人已经死了,也要把尸骨挖出来做成骷髅兵,镶嵌在自己的宝座上充当垫脚!
可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卑鄙而弱小的凡人”竟然如此强大。
而且,还主动来到了魔界,来到了他的面前!
更要命的是,看此刻的形势,只怕这次,已经不是死上一个化身就能了账的事情了!
一时间,魔王不由得有点后悔。
好端端的,自己跑去人间招惹这家伙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