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逆流崛起
小說推薦重生逆流崛起
刀疤刘不解气的,又给贺沙川来了一脚,话说他这几年又是修身养性学习名人名句,又是做慈善的,粗话都没说过几句,就差吃斋念佛告别红尘了,结果这几个货,竟然还把他当成拦路抢财的。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被刀疤刘揍的贺沙川,更是委屈的快哭了,他不知道刀疤刘这是什么套路,索马里海盗都还讲点规矩好不好,放到刀疤刘这里就是一顿胖揍,都不跟他多说的。
刀疤刘身后,那名接到刀疤刘扔过来支票的大汉,则是眉开眼笑。
话说鼠有鼠道,秦长青派来的两个人,用的是明面上的关系,周斌也有自己的路子,让岭南一众地头蛇为自己所用。
快穿之女配掰开也是黑的
刀疤刘自然也有自己的门道,这长相跟刀疤刘半斤八两的大汉,就是刀疤刘找来的道上的人,像刀疤刘找这些人,再轻而易举不过了,说句不客气的话,刀疤刘鼻子闻一下,都知道这帮人在哪里。
而这次能截住贺沙川这些几个败家子,也多亏了这个本地道上的人,另外贺家的各大产业公司,这几天也闹哄不断,矿场闹事的、贺家地产的工地闹事的,还有闹腾的退房得,都基本上是刀疤刘安排的,不然怎么突然间能有那么多破事出现。
看着被揍的,估计贺振邦都认不出来的贺沙川,刀疤刘将贺沙川提溜到了一旁。
網遊之寫輪眼傳說
“姓贺的,有什么不满,尽管来找老子,”刀疤刘撇了一眼贺沙川,然后低声向着贺沙川说道,“再要是敢打唐家,还有那位唐……,老子下次再找你,就不会这么便宜了!”
刀疤刘没把话说完,可贺沙川听着刀疤刘的话,还有刀疤刘眼中的凶气,知道他真不是说笑,他真是敢把自己给沉江底的,而刀疤刘为何找他,贺沙川也终于明白了。
无敌兑换
没再理会贺沙川,刀疤刘将蒋根舟等人叫来,准备打道回府燕京。
穿越红楼之庶长子 残阳落暖
那名岭南道上的大混子,凑到了刀疤刘身边,刀疤刘找上他时,他感觉刀疤刘似乎不简单,可连这几张支票都看不上眼,他感觉刀疤刘比起他想象的,还要厉害不少。
“捐一半给慈善机构和学校!”刀疤刘向着凑过来的大汉说了一句,他不会拿这钱一分,好不容易爬上岸,刀疤刘不想让这钱脏了他的手。
“这几个姓贺的,你给老子看住了,别让老子再听到什么破消息!”
刀疤刘对着大汉交代了一句,他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以后贺沙川这些人,是别想过安生日子了。
听到刀疤刘的话,大汉一阵肉疼,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但对于刀疤刘的话,他不敢拒绝,他知道自己的道行,比起刀疤刘是差的远了。
“刘哥,兄弟们什么时候,能去燕京跟刘哥聚聚啊!”大汉搓着手,向着刀疤刘说道,明显是想要投靠刀疤刘。
刀疤刘还没说话,一旁的蒋根舟就面色不善的看着大汉,突然就冒出来跟自己抢位置的,蒋根舟能没脾气才见怪了。
刀疤刘则看了一眼大汉,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什么时候,舍得把这些钱全部捐出去了,什么时候再来找老子!”
现在刀疤刘手底下生意众多,从地产到休闲俱乐部,再到浴场、酒店、夜店、KTV等场子,还有安保、物业公司等,之前跟着刀疤刘得人都已经被安置下来。
要给大汉这帮人一碗饭,并不是什么难事,赚的还比起他们之前要多不少,但大汉这帮人的作风,估计到了燕京活不过三个月,要是不改了性子,刀疤刘才不愿意接手他们这个烂摊子,一不小心还得把自己给搭进去,宁愿多花点钱,把他们给打发走了。
看着扬长而去的刀疤刘,大汉愣了半响,看着手中的支票,实在是难以下定决心给全部捐了,只能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躺了一地的几个贺家败家子,还有蜷缩在一堆的贺家败家娘们,让人将车全部给开走。
反正这里距离市区也不过七八十公里,足够贺沙川这几个货再走回来了,至于会不会跑,大汉毫不担心,渡轮已经被他给打发走了,只要贺沙川还在岭南,他就能把他给揪出来。
向左走,向右走
冥紙師 我叫吳大膽
星空王 寒蝉鸣
在岭南风光无限十几载的贺氏集团,这次彻底轰然倒下了,贺家的产业也彻底被瓜分,被岭南的各大地头蛇,全部给吞了下去。
就跟一夜之间突然消失在了众人眼中一样,贺家也成了昨日黄花,再过上几年,估计贺振邦等人,也只会存在于一些人的记忆中,记得贺家往日的风光。
不过这次贺家的倒下,也流传出了一些传闻,譬如贺家这次是碰到了对手,是被人出手给拆了,这个传闻传的沸沸扬扬,但到底是谁出的手,却是众说纷纭,毕竟能直接拆掉贺家的,那是要比贺家强的多得庞然大物才行。
另外流传起来的传闻,就带有一些花边传闻了,传闻这次对贺家出手的,是为了替唐家出头,而起因就是因为唐家的唐雪灵。
吸血鬼末日
这份花边新闻,不少人听到都是一笑了之,都知道唐雪灵面容出众,在整个岭南都颇有名气,不少人感觉这恐怕是多有杜撰罢了。
可事后岭南一些打探到消息的人,却开始对唐家敬而远之,再也不愿意招惹唐家,更别提下黑手什么的了,没有想走贺家的老路!
陈楚前往SG游戏水晶宫总部的路上,接到了刀疤刘、周斌还有秦长青等人的电话,贺家宣布破产了,贺振邦也进去了号子里,不过待的时间可能不长,一两年就能够出来。
冰山王妃邪魅爺
对于贺家的倒下,陈楚没有过多表示,跟贺家之间纠葛了这么久,也是到了了断的时候,从燕京到安阳,再到现在得岭南,贺家没少膈应陈楚,这次也算是有个了结了!
拿出几张北美信托基金旗下银行的不记名支票,陈楚签了几张支票,这些不记名支票都是属于一个第三方账号的支票,不需要签字,直接就能够取钱。
将支票给了同在车上的小黄牛杨广山,陈楚对着杨广山说道,“将这几张支票,给周斌、刀疤刘,还有郊区山庄那边!”
“是,陈哥,我知道该怎么做!”
杨广山什么话都没有多问,直接便收下了支票,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杨广山可是明白的,对于陈楚安排的事,杨广山向来不会多问,哪怕是有可能背锅,杨广山也知道,不知道多少人,宁愿顶替他的位置来背锅。
陈楚看着顶着黑眼圈的杨广山,不由的一笑,“你这段时间的日子不好过啊!”
杨广山长叹一口气,何止不好过,杨广山和韦青燕两人被那位刚半岁不到的小祖宗,给折腾的差点扛不住了,每天半夜都要醒十几次,杨广山都快要熬不住了,这还是他老子那边给帮忙带娃,不然杨广山早就疯了。
戀妳上癮 芹瑋
听着杨广山的诉苦,陈楚摇了摇头,不见开车的卫建国想遭这份罪,都没机会。
“你跟呼叫中心的那个女孩,怎么样了?”陈楚也向着卫建国问了一句,卫建国正在跟燕京呼叫中心的一个人事部的女孩拍拖,负责东山别墅的一众安保人员,没少给卫建国出谋划策,虽然他们也单身,陈楚也将车库里的那辆依多尼斯跑车,借给卫建国装碧,还专门发了他一笔经费,结果到现在还没结果。
提起这个,卫建国脸上更苦了,比起吃苦瓜还难受几分,“别提了!”
卫建国感觉这个太难了,简直比起他负重三十公里,再来一千发子弹训练还难,他实在是摸不清对方的心思。
看着卫建国的样子,陈楚不由笑了一声,然后说道,“等过几天,楚科总部年终会议的时候,我让燕京呼叫中心总裁姚冠昌替你问一下!”
听到陈楚这话,卫建国连忙向陈楚道谢,如果姚冠昌这个燕京呼叫中心的总裁,都不能帮他的话,那卫建国感觉自己这辈子是没戏了,跟妹子是绝缘了,现在燕京呼叫中心已经到了三期工程,有近十万入职人员,其中近97%都是妹子,这要是都找不到合适的,卫建国感觉自己也不用折腾了。
车子向着SG游戏水晶宫过去,今天是WEGL黄金联赛冬季冠军杯的决赛日子,实际上也是相当于上半程赛事,或者说是WEGL黄金联赛各大游戏战队俱乐部,常规赛的一次年终较量。
虽然冬季杯的分量,不及WEGL黄金联赛总冠军那么重要,但也相当于是争夺WEGL黄金联赛总冠军和百万美刀奖金的入场券,竞争也是十分激烈。
今年已经是WEGL黄金联赛的第三个年头,WEGL电子竞技黄金联赛也已经成为全球职业电竞的标杆赛事,影响力远超棒子的WCG电子竞技大赛。
尤其是今年,WEGL黄金联赛,借助奥运会就在家门口的便利,向燕京奥委会进行了申请,砸了天价赞助费,另外发起全球游戏玩家联名请愿活动,最终收集到了七千多名职业电竞选手,还有全球近六百万玩家的联名,终于让电子竞技成为明年奥运会的表演赛!
虽然因为舆论原因,电子竞技并非是真正的进入奥运会比赛项目,但电子竞技成为奥运会的表演赛,还是彻底让全球游戏行业炸锅,几乎是掀起了一股狂潮。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游戏不止是游戏的口号,也一时间传遍了整个世界,WEGL黄金联赛的官方,也打算用擦边球得方式,宣布将明年WEGL黄金联赛的总决赛,放到奥运会的表演赛中,也就是奥运会的表演赛,就是WEGL黄金联赛的总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