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
白骑士矗立在昏暗的研究所前的空地上,闪耀的银白色铠甲散发着圣洁的辉光,然而胸前倒立的黑色十字又平添了几分叛逆的神秘。
“看来子弹穿不透那家伙的铠甲,爆破准备那玩意吧。”剃刀透过瞄准镜上下打量了一番光耀,将身体包裹的密不透风的铠甲没有丝毫缝隙,刚才的一轮射击足以证明,子弹根本无法击穿他的防御。
他们需要更为强大的破坏力。
“交给我吧,那家伙已让我热血沸腾了。”爆破嘴角上扬,整个人处于战斗极度兴奋的状态。
“我也上,怎么说也多一份力量。”陈凌风拿起星痕长刀,作势要加入战斗。
“不,你留下来照顾队长她们。
虽然我弄不清楚那群家伙的目的,但很显然这里只有你身份最为特殊,他们在我们一登陆瑶光便前来招呼,除了针对你,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理由。
另外刚才你也看到了,那些家伙绝不是容易对付的。
不容有失,你不需要去冒这个险。”剃刀重新将子弹压入弹匣,对着爆破使了个眼色,准备发动新一轮攻势。
“可是…”
“去队长那边吧,这里交给我们。”爆破两指放在头上对着陈凌风划了下,随即掏出腰间的两把巨型左轮旋转着握在手里。
陈凌风默默的攥紧拳头,此刻,他虽心有不甘,但自己也知道,实力不济,冲过去只会增添负担。愤怒在他的心里堆积,敌人如同戏耍动物一般,不紧不慢的放任萤火小队攻击,高高在上,胜券在握,而他却毫无办法。
陈凌风强压着心头怒火,回到凝雨和狐火身边,两人已能重新站立,只是刚才的攻击也让她们受了些轻伤。
“上吧。”剃刀对擦身而过的爆破说道,自己半蹲在地上专注的瞄准对面的光耀。
“看我的吧!”爆破扯掉项上的方巾,朝着屹立不动的白骑士冲了过去。
两人虽然并没有全胜的把握,但眼下面对气场如此强大的敌人,他们需要守住这最后一道防线。
爆破转瞬间已突袭至光耀身前,他交叉双手,两把左轮已对准白骑士的头部。
光耀并不打算闪躲,只是微微抬起握盾的手臂。
“砰”枪响,盾牌几乎同时移动挡在光耀身前,子弹碰撞在巨盾上只留下斑斑点点的灼痕,腾起的硝烟过后白骑士如剃刀所料,毫发无损。
光耀动了,看似笨重的骑士铠甲,并没有限制他的移动,挪步向前,巨盾已抵至爆破身前。
顺势挥击,盾牌压迫性的力量如同一面坚实的城墙一般砸了过来。
爆破只得侧身避过,然而光耀真正的攻击却隐藏在盾牌后面。
盾牌吸引对手注意,压迫性的攻击让对手身体陷入闪避的失衡状态,紧接着单手抡起钉头锤猛烈的砸向对手脑后。
剑灵传说
“砰”又是一阵沉闷的枪响,在爆破无法避开锤击的刹那,剃刀开枪准确命中钉头锤的前端,子弹爆炸的档口,光耀攻击也为之停滞,爆破趁机闪出了光耀的攻击范围。
仙壺農 狂奔的海馬
波斯那些事兒
一轮电光火石的攻击,枪弹与铠甲绝对防御的碰撞,然而似乎是使用火器的一方败下阵来。
乾坤建築師
无法突破防御,便无法取得有效的攻击,爆破双手撑着膝盖,看似异常的疲累。
光耀至硝烟中走来,散发着清冷白光的铠甲,如同执行裁决审判的圣骑士一般,他将钉头锤高举过头顶,下一击便准备拍碎爆破的脑袋。
突然,爆破将双枪收回腰间,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手里多出了一个小型的遥控装置。
“大块头,早就知道你这一身铁壳不好对付了,试试这些小玩意儿吧。”爆破趁着光耀分神的一瞬,闪到一旁,按下了手中的遥控装置。
光耀低头查看,原来在刚才的交拼中,枪弹的攻击不过是幌子,爆破借着子弹爆炸吸引住他视线的一瞬,已经将特制的小型爆破装置安装在了他的巨盾上。
“轰”爆破装置在如此零缝隙的空间引爆,即使强如穿着厚实铠甲的光耀也被爆炸震撼的冲击波推得向后退去。
浓烟散尽,银白色的巨盾从中部龟裂开来,虽没有完全损坏,但已变得残破不堪。
“起风了,枪膛内的炙热灵魂也该起舞了!”爆炸的冲击波掀起爆破的头发和衣角,他在黑暗中狂笑,此刻,他便是游弋在铳间的子弹。
爆破重新将双枪握在手中,奔袭,点地,凌空跃起。
“剃刀,压制!”爆破至空中朝后援的剃刀喊道。
剃刀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随即屏住呼吸,五发子弹连续发射,稳稳命中光耀的巨盾,逼的他只能在原地格挡防御,不能挪动分毫。
此时爆破在空中也瞄准了光耀的盾牌,两把巨型左轮朝着刚才盾牌上爆炸的中心猛烈射击,金色的弹壳从枪身中滚落,转瞬将十二发子弹倾泻殆尽。
“给我,破!”爆破下坠至光耀巨盾上沿的高度,凌空旋转身体,一记强有力的后踢正中盾面。
“嘭”轮番强烈的爆炸终于让巨盾不堪重负,碎裂成了数块。
爆破刚一落地,旋即将子弹重新压入枪内。
“没有了绝对防御,这么近的距离,你这身铠甲也没用了。”爆破举枪抵上光耀的脖颈处。
“噗”血雾忽地在空中炸开,伤口来自爆破的腿部。
“你太吵了,教官说过,不宜让你过度兴奋。”光耀碎掉盾牌的手腕处弹出一把如利爪般的短剑,锋刃直接在爆破的大腿上贯穿了一个血洞。
光耀抽出短剑,血液在空中飞洒,爆破也跟着倒向地面。
“蝼蚁,不住畏惧。”光耀抬起左脚狠狠朝地上的爆破踏去。
“当”一把短小的飞刀钉在了光耀铠甲的缝隙处,让他抬起的腿停滞在半空中。
关洛风云
须臾间的迟疑,已给剃刀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他狂奔至光耀身前,将腿部遭受重创的爆破拉了出来。
山村小仙医
“屏住呼吸的连射虽然破坏力和速度都算上乘,但会留下短暂的后遗症,即使是经过细胞融合的人类也不例外。
加之你刚才奔袭,剧烈运动,这个后遗症将更加放大。
你的呼吸急促了,手脚将跟不上大脑的指令。”光耀抡起钉头锤扫向剃刀腰间。
剃刀想后退闪避,但正如光耀所说,身体跟不上大脑的指令,他的腿并没有挪动。
歸位[快穿] 金水銀
危急时刻,他只得极力扭动上身,虽是避过了钉头锤撞击到器官,但侧腹上仍然受到了结实的一击。
剃刀抱着爆破被锤击砸飞出去,侧腹上已渗出鲜红的血渍,嘴角也流出了鲜血,显是受伤不轻。
陈凌风看着被急退的爆破和剃刀,敌人仅是损失了一面盾牌,但战力却丝毫未受到影响。
反观萤火小队,除了他自己完好无损外,其余几人均是不同程度的受伤。可以说他们已经陷入了被动的绝境。
“是时候该收场了,窒息的压迫已施加到极致。
时刃,去测试下祭品的愤怒吧,凝雨和狐火收掉她们的武器即可,萤火将是最后的棋子。”教官对着身后的黑暗处说道。
“这个简单。”一个纤细的声音传来,
農家甜寵:邪醫的修仙狂妻
来人身着休闲外套,光着脚踏步走过教官身侧。
变身土豪少女 灰色断罪
半长的头发被他束在脑后狂放的支棱着,一枚古旧的铜制发簪穿在发尾处。
两耳上挂着闪光的耳饰,面容更是如同古典画作中的倾城佳人一般温婉动人。
肤如凝脂的脸上略施粉黛,柳眉细长,一双灵动的桃花眼配上深黑的眼眸,别有一番勾魂摄魄的魅力。
“你也该准备了,待会可别扎我身上了,我怕疼。”那人朱唇轻启,幽幽的在医生耳畔说道,身形闪动间竟有阵阵兰花的香气飘过。
“去吧去吧,不会扎到你的,还有,我不喜欢男人。”医生有些厌恶的挥着手,那种酥入骨髓的声音对他并不受用。
“我也不喜欢你这种表面绅士,内心扭曲的变态。还有,我不属于男人,我的代号只有时刃,没有性别。”时刃停下脚步,从身后拿出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把与他身高一致的长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