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有了谭鹏鹏贡献的打火机,许多多几个人考虑一下,看到驻地这边虽然也有些采摘了野果或者薯类为食的,但是都只是生吃。
明朝大才子 深海之血
他们自然也就不能太过高调了,于是几人在附近50米处找到一个稍矮的土邱,有树木挡应一时也没有人发现。
在土邱后面挖了一个向下的灶台,然后将枯叶和干树枝烧着,之后里面再塞上一些粗壮一些的干树枝,总算照猫画虎,做出来烧烤的那种烧红的热炭,将之前腌制好的鸡,又多裹了几层干净的树叶,用旁边纤细的枝条来来回回捆缚起来,再给树叶上裹上一层和好的泥土,这样照猫画虎的叫花鸡便做好了,倒也真像那么回事。
先将碳火拨开一些,然后将包好的鸡放进去,然后再把之前的碳火又拨弄到上面,完完整整盖住。到这儿还不算完,又在里面扔上几根木柴让他小火烧着,照着鸡肉的方式,同样把之前采到的薯类和鸡蛋,裹上两层干净的树叶,在用泥巴薄薄裹上一层,又扔进去,林林总总数量已经不少,薯类扛饿,鸡蛋补充营养,且两个都是能放的,就是后面没条件吃凉的,有条件直接热一热,也会比重新烤快上很多,这样基本一天的口粮就有了。
毕竟现在这个时机,吃了这顿还不知道下顿在哪呢?理想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可就不一定会那么符合了。
还有就是他们采的很多菌菇,将一节竹子笑成一根根粗细不同的竹签,先将竹签简单烤火消毒,然后将洗干净的菌菇上面均匀的抹上一些他们之前采集到的调料以及自己认为适合调味的酸甜浆果,均匀的让蘑菇吸收一下味道,然后谭鹏鹏和袁雯两个每个人手里拿着几串蘑菇,就着将灭未灭的小火慢慢的烤制。
许多多和袁望两个则是把剩下的一些可以吃的野菜和菌菇,囫囵搭配在一起,再把剩下的浆果和调料同样拌匀,然后用干净的大叶子包裹了厚厚好几层,再裹上泥巴,同样埋到下方碳火中,至于金焕则是尽职尽责的守着洞中火力,顺便将土邱周围的杂草清理的更加干净,防止有火苗泄露,到时候引起火灾。
终于将手中所有的吃食搞定,几人也已经饥肠辘辘,以前看别人做的时候觉得挺容易的,但是事实上如何,也只有真正动手做了才知道有多折腾,一来一回,又是半小时过去了。只是自己亲手摘取,且制作的的美食,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吃到,就已经觉得一定很好吃的样子,同样让人倍加期待。
还好有谭鹏鹏和袁雯手中的蘑菇,一会儿就已经烤熟了,因为第一次操作,两人都是深感责任重大,时刻不敢一刻移开眼睛,且也是在外面吃饭,自己动手烤过肉的,常识也都在线。所以表现居然都相当不错,没有一丝焦糊,两面却都烤透了,放在鼻尖还能闻到一种浓郁的果香和天然的调料味道。
每个人三串分到手里,咬上一口,齿颊留香,还有着菌菇自带的淡淡的汁水和果香以及香料混合的一种特殊香气,吃的五个人纷纷都往嘴边送还边被烫的哈气,边喊着,“好吃,好吃,真好吃”。
三串大大的蘑菇下肚,舔舔嘴角,感觉酸甜的味道还萦绕在唇齿尖,竟是越发觉得饿了。
但是几个人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情,毕竟这里离驻地不是太远,万一有人误闯过来,这时洞口碳火也早已熄灭了。于是金焕用之前准备好的一块石头挡住洞口,然后在洞口边缘,铺上一些泥土和碎石遮挡。
霸憾星空 飞池
按照之前商量的,两个人回到驻地那边打水,三个人佯装在附近在转转,当然顺便还采集了之前差不多的蘑菇和野果若干,蘑菇倒是挺多的,就是这边野果几乎没有几个了,由于是在驻地附近,估计之前邵刚说的他们第一批新建的人已经将周边附近都搜荡了一遍。
所以许多多只能带着袁雯和谭鹏鹏再走的远一些,好歹又多采集了一些果子,然后才往回走,这个过程,他们又顺便将刚刚采到的蘑菇就着碳火还热着,重新又烤了吃了一波,才算是真的点了个底。
五人决定等吃的时候,就在附近转悠了,半小时时间,已经可以在附近简单探查一番了。在红队的地盘,也不用像之前那么藏头露尾,所以搜寻起来就更加大胆和仔细,不放过一寸一毫地方,再加上之前的经验,万变不离其中,还真找到了两个任务物品。
其中一条是任务提示消息,大意是说,找到某个人,就可以获取对方指挥部情报一封,影响甚大但是这个消息不能大范围传播,如果被对方或者不该知道的人知道,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还有一个是任物物品,还是老套的空包彩弹一匣,他们每个人出来的时候,也就每个人发了二十枚子弹,用完就没了,也就是说,你没了子弹,就是面对面遇到对手了,那就只能拼刺刀了,哦!应该是拼身手了。
就好比法师可以远攻和进攻的区别,肉盾直接直接上手,且虽然他们中间有军刀,但是并不被允许作为战争用的工具,但是可以依靠赤手空拳让对方认输的话,也是可以被认同的。
女巡按
对于军人来说,没子弹就像没了牙的老虎,许多多一行人倒还不错,虽然一路走来没少浪费子弹,但是他们任务也做得勤啊!光是在红方阵营底盘时,就找到了不少藏着子弹的地方,所以还真不缺这个。
因此眼下几个人,看着两个任务牌,都是有些无言,第一个也就罢了,不告诉他们是谁,只说有这么个人,感觉就是为了忽悠人写的一样。
第二个就更无语了,教官们没事藏这么多子弹匣干嘛,这是不相信他们的枪法吗?就不能换一个花样的物品吗?比如望远镜、驱虫药这种居家旅行必备来一样也行,实在不行,那你给个锅碗瓢盆的我们也不嫌弃。
就之前围在一起做饭的时候,许多多就念念叨叨自己野鸡炖蘑菇,但是奈何他们并没有锅和碗啊!因为他们听了也好想尝尝啊!原谅其他几个没吃过野鸡炖蘑菇的孩子,成功的被许多多种草给诱惑到了。
速度极快的转悠了半圈,还没将蓝方的地盘一半跑完,眼看时间差不多半小时的时候,五个人果断回头直奔之前埋吃的地方而去,可饿死他们了,可就是不想吃包里的压缩饼干。
走到地方,先是假意的转悠了一下,附近没有人,然后由谭鹏鹏、袁雯、袁望、金焕四个人在周围不远守着,许多多自己走到刚刚的小土坡之后,一眼就看到之前他们埋的那个灶口。
拿一根结实的木棍一点点将已经烧得滚热的石头从洞口拨开,里面的碳火温度还是很高,但是已经渐渐没有了之前红红的样子,像是散发够了自己的能量,变得有些漆黑。
一时就看不到洞口里面的情况。
直接将外面被挖的那一层土层掀开,等里面的情况全部可以看清楚,许多多开始将自己裹得一团团泥巴团往外面拨。
然后又将金焕和袁雯叫过来,让两个人过来一起跟着自己开始扒上面已经烧干的泥巴!袁雯第一次见到真实的这样情况,还有些惊奇,但是泥巴上面还是烫的,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为难的看着许多多,“这怎么弄啊!”,然后就看到许多多终于千辛万苦直接挖出了其中最大的一块泥土块。许多多厚厚的在手上裹上几层树叶,然后一把抱起土块就往下摔了个稀巴烂。
调教大唐 牛凳
露出里面已经被烧得焦黄的树叶们,之前包裹着的根茎,也基本已经脆脆的跟着泥土一样开始崩开,小心翼翼的再轻轻一拨,就看到树叶下面露出的已经烧得喷香的一只叫花鸡,果香混合这不知名各种香料的味道,闻着就非常上头。
许多多满意的看看,有用旁边一双削干净的竹筷,戳了戳鸡肉,一下子就能扎透,就知道应该是熟了,这还是在家里偷吃奶奶做肉时跟着奶奶学到的小偏门办法。
这动作看的袁雯刚刚微张开小嘴,随后在看到里面露出的想象的肉,直接是咽了咽口水,然后就学着许多多刚刚的样子拿起一个小土块,抬起就要使力摔去上面的泥土,谁知竟被一道清丽的女声阻止,“袁雯,不要摔,不要摔”,许多多忙阻止到,不仅说完,还有些还不放心的拽住袁雯已经抬起的手臂。
袁雯有些不解,为什么要这样阻止她,还没等她开口问缘由。就听一旁正徒手开始剥开小土球的金焕开口,“因为你那块可能里面是蘑菇和青菜,这类食物应该会有一定的汁水产生,再者本身是散的,也不像叫花鸡就是一整块,耐摔,估计你要是真的下手了,那也就吃不成了”,这会儿下来,金焕又怎么看不出,许多多有多护食,自然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果然袁雯就看到许多多冲自己大力的点点头,又冲金焕比个大拇指,“阿焕懂我!”,说的金焕倒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随后三下两下,金焕就将自己手中的最后裹着的几层树叶剥开,然后递给袁雯,“诺!你吃这个吧!一样的”,说完又拿起刚刚袁雯手中那一块,开始徒手快速拆解起来。
金焕常年练一身外功,因此一双手掌看起来非常厚,细看下来,手心都是磨得厚厚的茧子,因此在袁雯觉得很烫手的东西,落在金焕布满厚茧的手里,也就并不觉得有多么烫了。
九幻驚雷 荒顏
鬼方印
所以顶着袁雯一脸崇拜的目光,金焕不紧不慢的解开了一个又一个土包,速度竟也不比许多多直接摔的效率慢多少。
待到所有都准备差不多了,袁望又带着谭鹏鹏在周围转了一圈,然后打了两瓶水后,五个人又开始偷偷摸摸围成一圈,就这样开始品尝美食。
第一个下手的自然就是那份叫花鸡了,外皮烤的焦黄,却一点都不老,不知选择的那个树叶是什么品种,但是有一种别样的清香滋味在里面。三个男生很主动的将两个鸡腿让给了两个女孩,然后就是一副奇异的景象,五个人围蹲在一个小土坡后,每个人手里捏着一大块鸡肉,两个女孩人一个鸡腿,都快速的进食着。
豪姐妹 公举
鸡肚子里还有许多多埋进去的甜薯块,以及整个未碾碎的果子,都已经也烤的香软,几个人吃了刚刚吃了没有盐,只有果香和香料味道的鸡肉,再换换口味,口中就再无一丝油腻感觉。
没几分钟,一整只成年正在下蛋,分量不轻的母鸡,就快速被几个人瓜分完毕了。这也是他们的方针,这个时候必须快速解决,不能讲究什么吃饭细嚼慢咽,毕竟不管是已方还是对方,全部都随时有可能到这边来。
而他们选择这个区域的一个原因,最重要的还是这里是监控的一个死角,在他们之前寻找任务物品没多久的时候,就发现了居然有监控这个东西了。
也是,毕竟考核嘛!肯定不能仅仅只看结果,再说不管是为了保护所有人安全,还是应付各类情况发生,监控就监控吧!他们也很理解。
只是他们在山里偷偷烧火做吃的,虽然教官们的要求手册中并没有这一条,但是以防万一,他们还是不想就这样被直接撞上。
吃完一只鸡,又吃完野菜和菌菇,奇怪的搭配,有的意外口味还不错,反正他们都没有盐,能做出来这样正常的食物已经很满足了,起码比吃着压缩饼干有滋有味多了。
每个然又分食了三个鸡蛋,然后口袋里在每个人口袋里揣上两个,鸡蛋就算吃完了。之后饭量大的许多多和金焕,又各自吃了两个烤甜薯,几个人的进餐就到此结束。
一顿饭吃的可真是不简单,甜薯个头大,他们原样还是把剩余的用树叶子包裹了。因为剩下的不够均分的,所以谭鹏鹏、袁雯、袁望三个人主动说少拿一个,许多多和金焕每个人分了三个,其余三人每人两个,还是热热的烤甜薯,被层层树叶包裹,放进背包里,甚至还能感受到微微从背上传来的暖意。
五个人又去驻地转悠了一圈,了解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和之后的打算。得出的结论是,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晚上的机会,看来今晚注定是不会平静了。
晚上,既是救人的好机会,又是杀人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