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之挽救
小說推薦海賊之挽救
在确定了可能是邪教所为之后,韩善美和东柏立刻调出了首尔的邪教的资料,被盯上的相关邪教有三个,分别是朴奇瑞的真理教、新天地大地教、天尊会。
大地教和天尊会都是杂鱼,他们都是以坑蒙拐骗为主,杀人这种事可不是这种以骗钱为主的杂鱼会做的,更不用说还是连环杀人案了。
真理教的大BOSS朴奇瑞是棒子国顶级的大富豪,一生充满了传奇。
朴奇瑞是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兄弟姐妹六个,朴奇瑞是家里的老大,为了自己的弟弟妹妹朴奇瑞早早离开家养家糊口。
在码头扛过包,干过小工,跑过销售,摆过鱼摊,做过生意,可以说为了生存什么都做过。
不过朴奇瑞的资料有一段空白期,等朴奇瑞再出现之后,他的人生就开始了变化,做什么都赚钱,公司也越做越大,逐渐发展成了今天在棒子国都数一数二的庞大的集团。
異界的武神 古鏡人
閃婚成愛:首長老公別太酷 胖頭鯰
而真理教是在朴奇瑞的事业成功之后创立的,似乎朴奇瑞信奉的真神的确很眷顾他,朴奇瑞的事业一直都顺风顺水,虽然有过小的挫折,但是从未有过大的起伏,其他公司遇到的麻烦朴奇瑞从未遇到过。
也正是因为朴奇瑞的传奇般的经历,让朴奇瑞创立的真理教成为了最受欢迎的教派,有很多知名人士都是朴奇瑞的真理教的教众,其中不乏政坛人物以及知名富豪,朴奇瑞因此成为了棒子国的地下国王。
他的势力极为庞大,甚至能够影响到总统的选举,朴奇瑞的一句话可以影响到无数人的生死,所以在棒子国没有人敢得罪朴奇瑞。
群英三国
韩善美和东柏在将怀疑目标定为了真理教之后,便开车前去监视朴奇瑞,在车上两人有了一番讨论。
“总警,你确定要调查朴奇瑞?在我们国家从没有人敢得罪他啊!我们调查他会遇到无数阻力,甚至我们的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威胁,不管凶手是不是朴奇瑞,我们都不会有好下场!”
东柏看着手中的真理教资料说道。
在东柏知道韩善美要调查朴奇瑞的时候,东柏大吃了一惊,也许在棒子国有人不知道总统是谁,但是绝不会不知道朴奇瑞是谁。
上神歸來不負卿 靈天
朴奇瑞身边的利益纠葛太复杂了,动了朴奇瑞就相对于是和棒子国的政坛以及商界为敌,后果严重到没有人敢想象。
“东柏巡警,你会因为对方身份显赫而放弃调查么?”
韩善美没有回答东柏的问题,反而问了东柏一个问题。
“呵,如果我会忌惮嫌疑人的身份而放弃查案的话,也不会多次晋升被驳回了,我之所以问你,是因为你和我不同,你的前途广阔,年纪轻轻已经是总警了,如果你执意要调查朴奇瑞的话,不说能不能晋升了,连这身衣服能不能保住都不一定!”
东柏自嘲了一下说道。
东柏的能力很强,办案能力屈指可数,很多别人破不了的死案难案悬案都是东柏破掉的,其实有很多悬案不是破不了,而是凶手的身份太特殊,负责案件的警察不愿为此得罪凶手身后的人,所以才会成了悬案。
但是东柏不管那么多,只要是凶手,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会坚决将凶手逮捕归案,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人,以他的资历早就不应该是个普通巡警了,但就是因为一直被人压着,所以才晋升不了。
如果不是东柏能力特别强,有看好他的领导保他,东柏连巡警估计都做不了,最多只能做个交通警察了。
东柏根本不在意自己官职的高低大小,只要还是一天警察,东柏就不会放弃抓捕凶手,不管嫌疑人是谁,直到自己被赶出警察队伍的那天。
韩善美和东柏年龄差不多,但是已经位居总警的位置了,这在警察厅已经是不小的官职了。
但是如果是惹到了朴奇瑞,别说是一个总警了,就是总长都没用,都不用朴奇瑞发话,会有人主动跳出来解决掉这个麻烦,这就是朴奇瑞的影响力的体现。
“在穿上警服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不会放过任何人,不管对方是谁,即便是因为破案得罪了人,要我脱掉这身警服,我也要在脱掉这身警服之前先抓到犯人,如果朴奇瑞真的是真凶,我也会在失去警察身份之前给他定罪!”
韩善美的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芒。
说实话在棒子国像韩善美和东柏这样不受任何人影响的警察实在是不多,这也是没办法的,警察体系接触的人复杂的很,社会上的方方面面都可以牵扯到警察,也正因为如此,权势人物都会牵扯到警察和检察体系。
在棒子国,检察体系要比警察体系更牛,检察完全可以不给警察面子,在棒子国检察官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了,所以在棒子国无数学生都希望考上检察官。
“那我就放心了!”
东柏听到韩善美说的之后,脸上突然露出了轻松的表情。
“你什么意思?信不过我?”
韩善美皱着眉头看着东柏问道。
“不是,我只是为了更谨慎一些而已,在知道韩总警的真实想法之后,我更有信心了!”
东柏笑着说道。
“怎么?不怕人身安全了?真理教的教众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我们淹死啊!”
韩善美轻松的口气问道。
“没事儿,我会游泳!”
东柏开着玩笑。
“是么?仰泳、蝶泳、自由泳还是蛙泳?”
韩善美笑着问道。
“都会,总警要是感兴趣我可以教你啊!”
东柏歪着头看着韩善美说道。
“好啊,那说准了!”
两人难得的轻松谈笑了一会儿,自从接到这个任务之后,专案组以及广搜队的警员精神都紧绷着,时间紧迫,案件影响恶劣,关注度太高,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好了,不说笑了,我们调查朴奇瑞智能暗中进行,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广搜队的人都不能泄露,广搜队人员复杂,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朴奇瑞的信徒,一旦消息走漏,再想要破案就不可能了!”
韩善美收起笑容说道。
“我知道,不过,也不告诉具巡警和吴巡警么?”
东柏点点头问道。
“具巡警和吴巡警你比较了解,你认为他们值不值得信任?”
韩善美问道。
“我从进入警署就是跟着具巡警的,我惹了不少麻烦,具巡警也帮了我很多,走了不少关系,很多时候都是具巡警保住了我,对于具巡警我是百分百信任!”
“而吴巡警虽然能力不是很强,但是正义感十足,不会屈服于恶势力,是一个值得信任的警察!”
东柏和具庆坛以及吴世勋是一个警署的,彼此之间非常熟悉,作为老前辈的具庆坛一直对东柏和吴世勋照顾有加,特别是人见人厌的东柏,也只有具庆坛愿意收留他,其他警长对东柏都是避之不及,就是一灾星。
但具庆坛不在意,他将东柏收进了自己组,两人相差的年龄也大,具庆坛完全将东柏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问题具庆坛能够解决的具庆坛出面,解决不了的具庆坛也会走关系保住东柏,东柏到现在还能够穿上警服具庆坛出了很大的力。
吴世勋刚当上巡警,在具庆坛的组里就是打杂的,虽然能力不强,但是很有眼力见,生活上的琐事都给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外出任务也不用担心遗漏什么,吴世勋保证都给安排妥当。
也是整个警局中第二个和东柏关系好的警察了,吴世勋进入警局的时候,主动要求进入具庆坛的小组,为的就是靠近自己的偶像东柏,通过东柏两年的观察,吴世勋是个正义心十足的警察。
“好,那就叫他们一起,我们一起研究一下怎么调查朴奇瑞!”
韩善美点点头说道。
末日之精神病院 伤心小箭之麟少
为了建立这个专案组,韩善美调查了所有的整个首尔警察厅的警察,最后挑中了东柏、具庆坛和吴世勋。
心理梦
东柏在警察厅是出了名的刺儿头,韩善美早就有所耳闻,东柏也是韩善美调查连环杀人案所需要的人才,而能够和东柏关系非常密切的具庆坛和吴世勋也就进入了韩善美的视线。
用华夏的古话说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东柏的品性韩善美是信得过的,稍微了解了一下具庆坛和吴世勋之后,韩善美就将两人也招入了专案组。
“叮铃铃……”
东柏刚想说话,手机就响了起来,东柏拿起手机一看,是具庆坛打过来的。
“喂!具警长,有什么消息了么?”
东柏接起电话问道。
“什么?哪里?”
不知道具庆坛说了什么,东柏的脸色立刻变了,语气严肃地问道。
“好的,我和韩总警马上到!”
说完东柏挂了电话。
“发生了什么事?”
韩善美看着东柏的样子就知道出事了,她生怕是再次出现了一具新的尸体。
“具警长说,在北汉山发现了骸骨,而且不止一具!”
东柏语气严肃地说道。
“什么!不止一具?!”
韩善美震惊的问道。
“对,目前还不知道有多少,现在已经发现了五具尸体!经现场法医鉴定,全都是未成年女性!”
狐仙大人迷上調皮丫頭
东柏的语气凝重无比。
虽然还没去到现场,但是东柏和韩善美几乎已经能够确定了北汉山发现的连环杀人案肯定和现在的连环杀人案脱不了干系!
“吱……”
韩善美一脚踩住了刹车,转过头看着凝重的东柏,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韩总警,还是先去现场再说吧!我感觉这一次我们肯定会发现有用的线索!”
东柏沉重地提醒道。
“哦,对!现场!”
韩善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说道。
韩善美赶忙掉转车头开往北汉山,北汉山位于棒子国首都首尔北面,其名字意为北面最大的山,是游客市民喜欢去的地方。
在开向北汉山的路途上,韩善美和东柏一句话都没说,两人一路上都沉默不语,北汉山尸骸的被发现肯定会将连环杀人案关注度再度推向一个高峰,压力他们不在意,他们在意的是到底有多少个女孩遇害了。
现在已经发现了五具未成年女孩的尸骸,这就代表着最起码有五个女孩遇害了,两人的心中都希望只有这五个尸骸,不要再增加了。
但事与愿违,等韩善美和东柏赶到现场的时候,尸骸的数量已经从五具增加为了十具,而广搜队还在搜索着,不知道尸骸的数量是否还会增加。
“总警,这是法医李金辉,李金辉法医已经初步对十具尸骸做了个初检。”
韩流巨星
看到韩善美和东柏赶来了,具庆坛赶忙将两人带到了法医的面前。
“韩总警,您好,我是李金辉!”
法医李金辉见到韩善美如此年轻竟然已经是总警了,非常惊讶。
“李法医,您好,还是请您说说这些尸骸的情况吧!”
韩善美直截了当说道。
“好的,我对这些尸骸做了个初检,这些尸骸都保存的很完整,没有缺失,受害者都是十岁到十六岁之间的女孩,被害的时间从尸骸的腐败情况来看,应该是十年以前,甚至更久,具体的时间还需要在实验室借助仪器检测,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一个大概时间。”
李金辉解释道。
“我明白,李法医,你继续。”
韩善美点点头示意李金辉继续。
“这十位受害者的死因应该都是头部被重物重击而亡,我们明显可以看到头骨的脑后部分出现了裂痕,这应该是导致死亡的直接原因。”
李金辉拿起一个受害者的头骨指着脑后的裂痕说道。
“全都是脑后部位么?”
东柏皱着眉头问道。
“对,不过有两个头部有多处被重击过的痕迹,从尸骸的腐蚀情况来看,这两名受害者应该是死于将近二十年前。”
李金辉指着最外面的两具尸骸介绍道。
“二十年前?李法医你确定么?”
億萬光年
韩善美急忙问道。
“虽然没有仪器检定,但是以我的经验来判断,二十年应该是没问题的,这两具尸骸被土沁的已经很重了,没有二十年以上的时间,是达不到这个程度的!”
古墓异录 梁山好汉
李金辉确定地说道。
“看来我们的猜测是对的!”
蹲在地上观察尸骸的东柏站起身来看着韩善美凝重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