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納的霍格沃茲
小說推薦康納的霍格沃茲
亲眼见到康纳本人,知道了康纳的身份,还敢心生歹意的家伙,不是蠢就是坏。
迷糊小皇后
这位印度阿三哥是个底子不干净的黑巫师,自然是个坏东西,还好他不算太蠢,在被康纳小小威慑了一下后就安分了下来,不敢再有什么别的想法。
白骨传说
炎龙军魂
用屁股想想都知道,如果没有把握又怎么敢独自赴约呢?当然,阿三哥并不知道康纳其实是两个人,他和安琪儿一个负责控制人一个负责抽空气,才一下子把他给吓住了的。
康纳是个重视效率了人,可没空跟他玩什么装逼打脸的戏码。
“好了,请坐吧,辛格先生,”康纳挥了挥手,桌面上就出现了两个酒杯,两人相对而坐,阿三哥巍巍坐下,如临大敌地看着康纳。
“在此之前,我还要先确定一下,辛格先生你知道我们要谈的是什么生意吗?”
“不,我不太清楚,我只是听说莱克家族有份活干,需要蛇佬腔,而且报酬很丰厚,然后我就过来了。”
“行吧…那我就简单地说明一下,我需要复制你身为蛇佬腔的能力。”康纳开门见山地说道。
“复制?…恕我直言,蛇佬腔是我的天赋,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复制天赋的魔法…”
總裁之豪門啞妻
“以前是没有,但现在有了。”康纳掏出一个盒子,推到辛格面前,抬手示意:“这个,辛格先生了解过吗?”
“我知道这个…神笔对吗,你们莱克家族研究出来的新玩意儿,但这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想让我一个没碰过画笔的人去画一幅会说蛇语的画吗?哈哈哈,这…你是认真的?”
辛格本想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结果看到康纳一脸认真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这个…我确实听说过绘画魔法能够继承别人记忆…但是蛇佬腔…”
“蛇佬腔也不过是天生会蛇语的人,既然蛇语是一种有体系的、能够通过学习去理解掌握的语言,那么自然也可以被用于绘画魔法上。”
辛格直到这时才知道这次的任务是什么,他沉吟片刻:“我听说制作魔画需要一个人一生的记忆?但我不可能会把自己的记忆分享出来…”
康纳摆摆手说道:“不需要,一生的记忆什么的…以前的魔画只能由魔画师制作的时候确实是这样,但现在有了神笔后就不一样了,毕竟你会使用神笔后,你就可以自己控制,把一部分的记忆转入魔画之中,全程都由你自己控制,我只要确认你画出来的成品有用就行了。”
“这个神笔…竟然如此神奇?”辛格此时也惊讶地看向桌面上的笔盒子,他来到英国也有两三天了,刚好赶上了莱克家的发布会,他倒是没想到当时最不起眼的神笔竟然还有这么好用的功能…
“但是,莱克先生,我并不会画画…”
“那你不会去学吗?你以为想赚我莱克家的钱是件很轻松的事?你能不能敬业一点!?”
“……”辛格被骂得无言以对,他接过很多黑活儿,很多变态的事情都干过,但就是没见过有人花钱来让自己去学习的,一时间他的心情竟然有些复杂…
“所以我的工作就是学会使用神笔后,画出会蛇佬腔的魔画,对吗?”
“嗯,差不多,”康纳点了点头,然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卡片一样的东西,推到桌子中央:“除此之外,还有这个。”
“这个是…?”
“芯片,空白的魔偶芯片,莱克店里有的买的,我还需要你把蛇佬腔这个技能制作成芯片,这个工作比画魔画要麻烦一点,但是更加重要。”
“魔偶芯片?…我从新闻上了解过一点,据说是能让魔偶学习技能进行自我升级的道具,但是…莱克先生,制作芯片看起来不是比画魔画要简单…”
“那你根本就没有深入了解过,”康纳抬手说道:“制作芯片可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你难道以为那是把一段记忆直接扔进去芯片里就可以了吗?”
“……”难道不是吗?辛格很想这么说,但一想到自己根本就没有深入了解过,也就不敢在这位创始人面前胡说八道了。
康纳又甩过去一张小卡片,说道:“你看看这个就明白了,这是一张完整的芯片,关于怎么制作奥尔良烤肉的。”
“……看?要怎么看?”
血鼎邪神 柳如花
“把你的魔力输进去,就能看了。”
辛格依言拿起小卡片,输入魔力,然后看到小卡片上出现了画面,透过小卡片可以看到有一双手正在做烤翅。
“这是…?”
“这就是记忆,关于怎么制造烤肉的记忆,我们只能从卡片上大概看到内容,但是当这些芯片被插入魔偶体内的时候,它们就会以第一人称的视角经历这些画面…”
康纳举起一只手指,说道:“但是这些记忆其实是经过了加工的,和原来的记忆已经大不相同了。”
“什么意思?”
“制造芯片的时候,首先要先往里面存入一段记忆,那是你想要分享出来的知识,但记忆本身是不会说话的,你的想法并不会出现在你的记忆中,而且你不要忘了你本来的目的——”
“芯片的目的是让魔偶学会你分享出来的技能,那么这种情况下,你就要转换视角,你要站在一个初学者也就是魔偶的角度,去思考怎么让人更容易学会这一项技能,然后…用神笔对你的这段记忆进行编辑和修改。”
怒火青春 兩個大饅頭
“魔偶本身就拥有着很高的学习能力,但是在最初制作魔偶的时候,我们已经用各种各样的记忆把它们给‘填满了’,如今的成品魔偶其实各方面的能力都和普通人差不多,但是它们不会思考太多没用的事情,表现出来的学习能力还是会强于巫师的,像这样的烤肉记忆,魔偶读取个半天就能全部掌握。”
康纳闭着眼睛敲着桌子:“画一幅魔画只是把记忆挪一个地方,那很简单,但芯片不一样,它是让你成为老师,先分析你自己的记忆,然后再想办法去分享你的记忆,这是一个技术活儿…”
“而且这东西别人是复制不了的,说不定还能成为你以后的谋生手段之一,相信我,你以后就是凭卖蛇佬腔的芯片也能赚不少钱…怎么样,说到这份上了,辛格先生,这单生意你要接吗?”
“那个…我还要先确定一下…报酬是…”
“五百加隆。”
“我接了!”
“很好,合作愉快,我现在还有点时间,会简单跟你说一下怎么使用神笔,接下来你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学习,制作完成魔画和芯片后再通知我过来验收,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还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了。”
“那就来把这份合同契约给签了吧…”